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零一章:毁天灭地
    这些天兵,还在念念有词。

    精壮之人,排在最前头,做出要冲杀的样子,手中更是提着大刀。

    这大刀和短柄的青龙刀相似,本是气势十足,很有震慑感。

    只是……当炮弹落下来的时候。

    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甚至有人在怀疑,是不是……自个儿的咒语起了效果。

    等到炮弹终于落下,在这密集的人群中飞快地炸开。

    率先炸开的,乃是那吹唢呐的地方。

    唢呐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那火焰瞬间随着冲击波荡开。

    于是……无数人倒下,惨不忍睹。

    这一下子……

    开始出现混乱了。

    只是……这显然只是开始而已。

    在人们惊愕和恐惧下,呼啸的炮弹,一个个落下来。

    随后……在一处处炸开。

    这些作法的天兵,本就密集,此时大家聚在一起,这等于成了靶子。

    而炮弹,每一个都炸得很精准。

    主要也多亏了老天爷,今日天气晴朗,没有大风。

    轰隆隆……轰隆隆……

    一个个声音,震天动地;一团团的火焰,笼罩在了那天兵们的阵地上。

    那炮弹破碎的弹片,所造成的伤害极大,甚至一个拇指大的弹片,足以给人制造出碗口大的伤口。

    更有人直接被高温所吞噬。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懵住了。

    精壮的汉子们,一个个哭爹喊娘。

    数不清的人被震倒在地,可此时,耳边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那大法师,此时直接给摔下了步辇,他脸色惨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下意识地要坐回步辇去,口里急匆匆地呼喝:“走,走,走,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只可惜……那些给他抬步辇的人,却早已跑了个干净。

    混乱开始了,几乎所有人都像没头苍蝇一般的到处乱窜。

    那本是猎猎作响,迎风招展旗蟠,现如今早被大火烧成了灰烬。

    益王见此,已吓得趴倒在地上,战战兢兢,瑟瑟发抖。

    另一边,在火炮不断的轰击的时候。

    一声声的哨声刺破了炮响。

    紧接着,挺着刺刀的生员们再无犹豫,各队的大小队官,也纷纷吹响了攻击的口哨。

    全线出击。

    数不清的生员,齐刷刷地挺着雪亮的刺刀,径直发起冲锋。

    他们采取的,并不是以往进攻的散兵阵型,而是密集的凝聚成一个拳头一般,采取硬碰硬的方式。

    此时,炮声终于戛然而止。

    天兵们一个个惊魂未定,再回头,更是惊惧不已。却见一地的尸首,方才还活蹦乱跳的同伴,现如今竟连尸首都是四分五裂的。

    地上那一个个人的样子,甚至已经无法辨认了。

    几轮炮击之后,数千天兵,转瞬之间,竟是折损了接近一半。

    剩余还侥幸存活的,此时看着这宛如地狱一般的场景,却已几乎濒临崩溃了。

    更可怕的是……数不清的东林军已气势汹汹地冲杀而来。

    许多人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跑。

    可是……他们更没有预料到的是……

    东林军采取的乃是包抄,除中间第一教导队之外,其余两翼,则似钳形攻势一般,直接从左右杀来。

    于是乎,这些天兵们,似乎只有一条退路了。

    而一旦只剩下一条退路的时候,就少不得互相推搡,彼此践踏。

    那受伤倒地的人,拼命地抓着要跑之人的大腿,口里大呼着:“救我……救我……”

    可是……无人理会。

    彼此之间拥堵和碰撞在一起,有人急了,直接拿刀,劈开前头阻挡自己的人。

    还有为数不少,似乎笃信这闻香教的,却依旧大叫:“不必怕,我等刀枪不入……这是未来佛对我等的试炼!”

    他们还想拼一拼。

    只可惜……逃兵太多,有的想向前,有的想后退。

    “殿下……殿下……”一个老宦官此时匆匆地寻到了趴倒在地瑟瑟发抖的益王朱由木,嚎哭着道:“他们杀来了,杀来了,快逃,逃了吧。”

    朱由木抱着脑袋,肥硕的脸毫无血色,他惊魂不定地道;“对,对,走,赶紧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一面说着,一面让人取了一匹马来。

    只可惜,他太沉重,一时翻不上马,以至于那宦官无论怎么推挤,朱由木也只是一脚吊在马镫上,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自己的腿架上马背。

    于是他粗重地呼吸,直到那老宦官啊呀一声,被压垮在地。

    朱由木也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急了,满眼慌乱,连忙道:“救驾,谁来救孤。”

    只可惜……护卫们早就跑了个干净了。

    这朱由木急得团团转,口里道:“大法师呢,大法师在何处?”

    就在此时,数不清的生员已是杀了进来。

    雪亮的刺刀在手,仿佛形成了肌肉记忆一般,见人便刺。

    一个个没头苍蝇一般的人倒下。

    原本以为火炮轰击最是可怕,可现在绝大多数人意识到,真正残酷的却是这白刃战。

    因为这些东林军的人就在眼前,你能明晃晃地看到那锋利的刺刀,而且很快这些想要顽抗的人就发现,自己根本毫无任何招架还手之力。

    就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手中的所谓大刀,其实就是摆设,不等你动手劈砍,刺刀就已到了,直接穿透你的身体,你能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气,直接贯穿自己的身体,而后……你看到对方冷漠的样子,等你倒下的时候,他便踩着你的尸首过去。

    到处都是东林军,令人逃无可逃。

    他们冷漠,无情,没有什么花招,只是最简单的劈刺而已。

    甚至他们并不急于立即展开杀戮,往往是进行穿插,将这里的人分割之后,再彼此呼应着,将人统统放倒。

    张静一也在其中,他亲自督战,带着一队人,左冲右突。

    张静一已经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的手臂有些酸麻。

    直到听到惨呼:“别杀我,别杀我,我乃益王,我乃天潢贵胄,我乃太祖高皇帝之后。”

    整个战场,其实已经一面倒了。

    甚至张静一根本不将这些人当做敌人,因为……他们连敌人的资格都算不上了。

    他带着人,寻到了朱由木。

    此时,朱由木宛如肥猪一般,倒在地上,浑身圆鼓鼓的,口里发出凄然的求饶。

    张静一快步上前,一个跟随着他的生员不放心地道:“恩师……学生搜搜看,且看看是不是益王……”

    张静一摇摇头,道:“不必搜了,这么胖,十之八九就是了。”

    说着,他已到了朱由木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盯着朱由木,沉声道:“认得我吗?”

    朱由木已是面如猪肝一般,一脸恐惧地道:“不,不认得。”

    张静一朝他森然一笑,随即道:“我便是张静一!”

    朱由木眼里的瞳孔收缩着,顿时嚎哭。

    张静一冷笑道:“此人有大用,立即拿下!传令下去,还有负隅顽抗的,统统杀了!两炷香之后,我要求清理战场。”

    “喏!”

    哨声四起。

    …………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其实结局,早就注定了。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这些闻香教的天兵,摆出各种花架子,倒是一开始……让天启皇帝有些怀疑,是不是对方……当真有什么了不得的杀手锏。

    直到火炮开始轰击,天启皇帝便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以至于他居然还差点,想要严肃地对待这些‘乱党’。

    天启皇帝坐在马上,此时他却若有所思,忍不住喃喃道:“人心,人心啊……”

    对啊,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心。

    这个世上,强弱有时候需要真正动了手,才能见分晓,可是……在无数的人心之中,为何这些天兵有如此蛊惑力呢?

    这想来也是为何,东林军哪怕实力再强,依旧还有无数人想要反抗的原因。因为在许多人的心目中,东林军也不过如此……

    天启皇帝眼眸遥遥望着远方,随即,脸上露出了不屑的冷笑。

    …………

    而真正大受震撼的。

    却不是天启皇帝。

    而是这城上和城外的无数百姓。

    这些军民们,对天兵有的心怀恐惧,有的则是带着一种莫名的敬重。

    可无论是什么心思,他们也认为……这天兵降临南京城,势必会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可现在……所有人都看呆了。

    就这……

    城楼上,那本是胆战心惊的士卒们,本是如临大敌。

    可这时候……他们终于知道,为何东林军能够千里奔袭,一举拿下南京城了。

    这才是真正毁天灭地的力量。

    现在再去看那些所谓的天兵,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人就是如此,眼见为实。

    这一下子……不少人看向东林军的眼神,已经全然不同了。

    “天兵啊……这是天兵!”有人突然大呼一声。

    虽然现在而言,还在这喊贼子是天兵的人,已经属于大逆不道了。

    不过几乎所有听到了这些词汇的人,已经不自觉地将这天兵二字,不再代入进闻香教的身上。

    东林军……才是真正的天兵天将,毁天灭地,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