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零三章:统一方夏
    天启皇帝以为自己听错了。

    因为这个数目,实在过于可怕。

    他一个狗屁益王,何等何能。

    天启皇帝隐隐有怒意。

    益王朱由木惨然道:“是这么多,是这么多,这数目,我化成灰也记得……”

    天启皇帝一下子抖擞精神,突然觉得红光满面,此时此刻,竟带着几分说不清的滋味,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后死死的看着益王朱由木道:“说罢,这些银子,如何挣来的?”

    “海外到处都是银子……”朱由木道:“我大明的瓷器、丝绸,在这儿卖一两银子,出了海,价格利益翻数倍。只要用船,将这些东西运到了琉球,至少价格便可翻五倍至十倍以上,而且是有多少要多少……不只如此……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收购黄金。”

    “收购黄金?”天启皇帝倒是一脸惊奇:“这收了黄金有何用?”

    益王朱由木道:“佛郎机那边银价较贱,他们大多是以金为货币,所以一两金子,可以兑二十两纹银。可在我大明,一两黄金,却只可兑银四两至五两。所以……只要在内陆,用大量的白银,四五两银子的价格收购了黄金,转手送出海,价格便直接翻上数倍不止。我……我每年,都会囤几船的黄金出去,而后,用一船金,换回二十多船银子。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天启皇帝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里头有这么多的门道。

    难怪这白银在江南直接引发了大规模的通货膨胀。

    原来全是这些家伙们,弄来数不清的白银,制造出来的。

    张静一对这两亿多两白银,其实一点都不意外,他甚至预估这个数目会更多。

    实际上,从美洲大发现开始,佛郎机人和大明的贸易表面上是中断,可实际上却一直没有中断过,大量的走私商人,还有像益王这样的人,源源不断的暗中与佛郎机人交易,导致了明朝中后期,大量的白银疯狂向大明流入,这些流入的白银,直接引发了整个大明的通货膨胀。

    可恶的是,在这种白银持续流入的过程之中,朝廷居然一两银子的税赋都没有收到,大明的岁入,从明初到明末,其实根本没有增长多少,甚至……有些税赋,比明初时还少了。

    可是同样的岁入,在明初的时候可以干很多事,比如明成祖的时候,靠着这些岁入,一方面横扫大漠,持续的对北元用兵,另一方面,又派人南下安南国,对安南国发动战争,与此同时,他还在北平建立了新的都城,建立了紫禁城,同时还大量的造船,建立了世上规模最宏大的船队,命郑和下西洋。

    你看……同样的岁入,明成祖在的时候,干的哪一件事不是耗费巨大,可偏偏,成祖皇帝不但没有因为干这些事而导致国库空虚,居然还能有盈余。

    可到了现在……朝廷的这些可怜岁入,可能干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耗空国库了。

    这江南,天知道藏匿着多少的白银,能直接引发物价上涨数倍的大量白银……这两亿多两……只怕也只是益王一家的财产而已。

    天启皇帝先是狂喜,而后却又是忧心忡忡。

    一个藩王,这么多钱。

    再看看自己,还是你叫朱由校,朕叫朱由木好了。

    朱由木说出了数目,就好像整个人已是抽干了一般,浑身软绵绵的,竟是觉得活着也没了什么意思。

    天启皇帝回过神来,才注意到了朱由木,却是盯着朱由木道:“你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触犯了这么多的罪,自当死无葬身之地。只是……你即便要谋反,那也罢了,太祖高皇帝,不也是靠谋反起家的吗?可笑的是,你连谋反都如此可笑,竟和一群所谓的’天兵‘厮混一起。不过……你输了也便输了,这天底下功败垂成之人,也不差你一个,可你身为反王,既是兵败,竟连死也不敢,居然还落到被俘至朕的面前,太祖高皇帝若是知道,竟有你这般的子孙,只怕在天有灵,也是羞愧难当。朕与你乃是同宗……今日……便索性成全了你吧。”

    说罢,天启皇帝闲庭漫步一般,一步步走到了朱由木的面前,突的从腰间取出一柄匕首。

    而后,如闪电一般,将这匕首刺入朱由木的咽喉。

    这一切太快了。

    快到本就笨拙的朱由木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

    他只是瞳孔收缩,而后便觉得咽喉刺痛,紧接着,便开始窒息。

    只是他身子肥硕,血液极多,鲜血便如溪流一般的涌出来,一时之间,竟没有死,只是憋着脸,脸已煞白,用一种绝望的眼神,凝视着天启皇帝……

    最后,他不断的挣扎,终是气绝,倒在血泊。

    天启皇帝已收了匕首,他已经没有丝毫的表情了。

    他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眨一下,下一句话却是对张静一道:“朕越发的恐惧了。”

    张静一平静的看着倒地不起的朱由木,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波动,倒像是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说起来……陛下如此……其实也是给这朱由木留了一个体面,不至让他这天潢贵胄受到侮辱。

    张静一道:“陛下何惧之有?”

    “一家人尚且如此,这些人……平日里到底干了多少事啊。”天启皇帝叹息:“谋逆一案,要彻查到底,凡是牵涉其中的,一个都不要放过。”

    张静一点头:“臣自当尽力。”

    “对了,朕明日……要去谒见孝陵。”天启皇帝突然道。

    张静一感觉到天启皇帝似乎心里藏着事,他没有从天启皇帝身上看到多少喜悦,虽然他自己挺爽的,这一笔就是两亿多啊,自己凭空就得了两千多万两纹银的提成,说是财大气粗,也不为过了,何况……这才只是个开始呢。

    这提成,果然还是能调动人的积极性的,张静一现在恨不得将这江南所有富户的家都扬了。

    不过,天启皇帝表现出来的,却没有多少喜悦,这显然并非是天启皇帝的性格。

    天启皇帝又道:“到时,你陪驾朕的左右,前去孝陵吧。”

    “是。”

    …………

    次日,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此时南京城……已经固若金汤,甚至是整个江南,几乎也再没有多少抵抗的力量了。

    天兵被围杀的消息,迅速的传遍江南,那些但凡有一丁点心思的人,此时也已心冷了。

    东林军,是不可抵挡的。

    越抵挡死的越快。

    此后,三五成群的东林军,各自奉旨,前往各处的州县,顺利的接受散布在江南各卫的军权,依旧还是那一套,给饷,分田。

    与此同时,各处开始张榜,军校招募生员,欢迎踊跃参与。

    这东林军,已被视为天兵,一夜之间,形势逆转,已开始有人意识到……加入东林军,可能是新的前途了。

    张静一命南京各处的印刷作坊,疯狂的印刷基础的招考知识,而后……四处分发。

    而天启皇帝则骑着马,随即至紫金山南麓,这太祖高皇帝的陵寝依山为陵,沿着神道入山,无数的亭台连绵。

    天启皇帝登上山,至享殿的时候,已至傍晚。

    他换上了素衣,当日便住在享受殿之中。

    如此过去三日,大多时候,他似乎都寡言少语。

    只是到了三日之后,天启皇帝召张静一至享殿。

    张静一是在棂星门外驻扎,这山上清冷,风景倒是壮丽,不过看了一日,便厌倦了。

    此时天启皇帝相召,张静一入殿,随即,便见太祖高皇帝的画像,以及神位,这里香火缭绕,有些刺鼻。

    此时天启皇帝穿着素衣,跪在蒲团上,背对着自己。

    张静一默默想要上一炷香。

    天启皇帝道:“不必啦,太祖高皇帝和朕一样,都不爱玩虚的,给他祭祀和上香的人多的是,不多你一个。”

    张静一讪讪道:“陛下不拘小节,令人钦佩。”

    天启皇帝道:“这几日,朕在此,每日陪伴太祖高皇帝,你知道朕在想什么吗?”

    张静一道:“想来的希望太祖高皇帝在天有灵,能使天下风调雨顺。”

    天启皇帝摇摇头。

    张静一道:“莫非是希望长生殿下……”

    天启皇帝依旧摇摇头,道:“太祖高皇帝不保佑这个,朕见那闻香教,便越发的不相信,天上当真有神灵可以呼风唤雨……或是佑人平安。这些……是人间帝王管的事,遇到了灾情,就救灾,孩子生了病,就请人救治,岂可处处都指望天上的列祖列宗们,今日庇佑这个,明日保护这个。朕唯一想的事,是太祖高皇帝给朕留下的,除了这万里江山,还有便驱逐鞑虏,匡复天下的毅勇,以布衣之身,凭借经天纬地之才,得此天下,你说说看,这是不是非常之人。”

    张静一想了想,认真的道:“自然。”

    天启皇帝道:“太祖高皇帝可以统一方夏,可以在百废待兴之中一举成两百五十年的制度,那么朕可以不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