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零五章:将相本无种
    既然陛下不入县城,当然得去寻了。

    这县尉张涛便领着一干人,心急火燎地打探起来。

    很快,他们才知道,陛下却是去了刘家里。

    于是一行人急急忙忙地赶至刘家里,便见此时,这里热火朝天。

    刘家里这地方,本是有一个士绅,叫刘文慧,不过已被抓去了南京城。家里头上下,早已慌乱成了一团。

    天启皇帝抵达这里,随即叫来了里长,里长战战兢兢,天启皇帝询问此地的田亩数目,里长便报了上来。

    一共是一万九千二百亩。

    天启皇帝拿着这里长在县里抄录的纳税田亩数目,随即一声令下,这上上下下的人,便已忙碌开了。

    他要将这儿的田亩数目重新额定一遍。

    这一下子,那里长已是慌了。

    却见天启皇帝脱了灰色大衣,捋起袖子便开始动手。

    生员们也纷纷的下了田埂。

    这自然引发了不少当地村民的围观,只是大家不敢靠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张静一似乎明白了天启皇帝的意思,却也兴冲冲的开始进行丈量。

    他们踏足这刘家里的每一寸地,记录下一处处的数据。

    其实在大明,征税的田地是有限的,几乎所有征税的土地,是从太祖高皇帝时期开始额定,只是两百多年来,这些土地通过类似于功名之类的手段,免税了多少,又或者新开荒的土地,隐了多少的田产,那只有天知道。

    不过在朝廷的眼里,这里确实就是只有一万九千二百亩地,一亩不多,一亩不少。

    起初大家还不知怎么丈量,等请了一个当地的人来指点一番,于是便带着绳子忙碌开来。

    那县尉张涛带着一群人赶到的时候,看着眼前这一幕,已是惊呆了。

    他们面面相觑,只得乖乖下了田埂,在这泥地里跪下:“见过陛下,臣等迎驾来迟……”

    张静一瞥了他一眼:“你认错人了,陛下在那里。”

    “啊……”张涛惊呆了。

    于是便又忙跑到张静一牵着细绳的另一头,重新跪下:“臣等……”

    天启皇帝朝他咧嘴一笑,而后却道:“滚开,别烦朕。”

    呼……

    这不是昏君,那就真见鬼了。

    张涛一时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总不能自己在旁舒舒服服地呆着,看着陛下干活吧。

    于是……思虑再三,又寻了几个司吏窃窃私语一番,便也带着绳索,去另一边丈量了。

    这一日丈量下来,真是饥肠辘辘,且平日里还算是养尊处优,所以许多人觉得自己腰都直不起来。

    这丈量的差不多了,数目一加,算了出来。

    天启皇帝看着簿子,眼睛越加瞪大起来,随即大怒道:“三万七千二百三十亩,这样说来,这多出来的一万八千亩从哪里来的?”

    那里长被叫了来,早已吓得脸都绿了,只好连忙的磕头,如实道:“陛下……小人万死,这……这……这都是刘家藏匿的田产……”

    天启皇帝则是冷冷地道:“他刘家藏匿的田产,你是里长,难道会不知吗?依着朕看,你们是沆瀣一气,何况……这刘家还用所谓的功名,又减免了大量的税赋,这一算起来,他一个刘家,就少了两万五千亩地的税赋,平日里这些狗东西不是成日的叫唤着税赋沉重吗?敢情他们不缴税的!”

    里长惊惧极了,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小人万死。”

    天启皇帝却眼中冷意越发浓烈,道:“大家都看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他自己都说自己万死,可见朕绝没有冤枉他,来人……将这里长拿下,全家流放辽东!”

    里长一听,便觉得眼前一黑,要昏厥过去。

    却早有几个在旁待命的生员直接将他架了起来,拽着便走。

    里长才如梦初醒,又忙叫唤起来道:“小人冤枉……冤枉啊……”

    有人给天启皇帝和张静一筛了茶水来,二人都喝了,天启皇帝依旧还不解恨,骂道:“真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一群人沆瀣一气,欺上瞒下,真以为朕是聋子,是哑巴吗?”

    张静一此时的心情却颇为愉快,带着微笑道:“陛下息怒,这人都流放了,还为这个生什么气呢?正好,刘家一查抄,就可以分地了,如此一来,百姓们得了土地,朝廷多了税赋,岂不是皆大欢喜吗?”

    那张涛和下头的司吏们早就吓得大气不敢出,这里长的下场,他们是看到了的,这真是喜怒无常啊,一不小心,就是给直接发配辽东。

    一想到辽东那鬼地方,张涛等人已是吓尿了。

    他们一个个颤颤惊惊的,直到这时,张静一似乎想起了他们,张静一于是抬起手,点着这张涛。

    张涛脸色骤变,心情大抵是不断的默念:你看不到我,看不到……

    只见张静一道:“陛下,此人乃是本县的县尉,叫张涛,这张涛乃是山东人,是个举人出身,在山东老家,有家三十二口,也不算是小门小户了,因为只是举人,所以选官只选了一个县尉,他还有一个兄长,听说也是中过秀才的,噢,对啦,他是个有运气的人,一共生了七个孩子,都是男儿,真是多子多福啊……”

    张静一这如沐春风的说着,张涛却好像自己一下子现了原形一般,如坐针毡,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怎么这张都督对他……这么清楚?

    天启皇帝则是背着手,笑道:“这么多孩子,砍了可惜。”

    张涛:“……”

    张静一的声音道:“陛下,他没犯什么罪,毕竟他是去岁才调任至本县的,又是县尉,本地的士绅瞧不上他,在南京城,他也没什么关系,和那该死的县令、县丞几个不一样。”

    天启皇帝点点头:“这就难怪,他没有被拿住了。”

    说罢,他朝张涛招招手。

    张涛只觉得自己迈不动步子,就好像……自己要上刑场一般,却也知道不能不动。

    于是怯怯地挪步到了天启皇帝和张静一的面前,见这二人都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张涛带着满腔的惧意,噗通一下便拜倒道:“陛下……”

    天启皇帝道:“方才你跟着丈量土地,倒也辛苦了,朕看你倒是一个实在人,朕喜欢实在的人,咱们大明最缺的,恰恰就是你这样的能吏,你办事很稳妥,这张卿家也夸了你。这样吧,此番你虽无功劳,也有苦劳,从今日起,朕敕你为本县县令,即刻上任。”

    “至于县里清丈田亩的事……要抓紧着办,还有分田的事,也不可耽误,今年眼看着就要过去,来年还要春耕,不要耽误了农时,这个地方,区区一个村落,竟藏匿了这么多的田,可见这些人丧心病狂到了什么地步,而在此县,又有多少这样的村落呢?”

    张涛听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却是整个人晕乎乎的轻飘飘的。

    自己居然……升官啦。

    他确实只是一个举人,继续会试无望,知道自己中不了进士,不得已之下,只好出来做官。

    不过举人做官,就得先放下科举,除此之外,还需去吏部选官,说白了,就是要排队,好不容易排到了自己,可给的也绝不可能是什么好差事,进士一般是直接放一个县丞或者县令,而举人就惨了,要嘛主簿,要嘛就是他这样的县尉,或者是县学的学官。

    基本上……熬个十年八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若是运气不错的话,或许能有机会,做一个县丞或者知县,再往上走……那就几乎不可能的了。

    在这个时代,最看重的就是出身,进士都分三六九等呢,一甲二甲进士未来有光明的前途,三甲进士只能外放到地方任地方官,至于举人……能脱颖而出的,几乎是寥寥无几。

    这张涛真是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直接升官了,而且……是直接从九品直升七品,不……准确的来说,是从六品!

    因为这里可是应天府的辖县,隶属于京县的范畴,所以品级会格外的高一些。

    张涛又是诚惶诚恐,却又突然心里一喜。

    说实在的,谁不想做官呢?

    在县里做县尉,苦哈哈的,每日抓捕盗贼,处处看上头几个人的脸色,而且几乎毫无前途可言,哪里及得上直升县令……成为一方的父母官,更不必说,说不定……将来还有仕途呢。

    张涛大喜,立即叩首道:“谢过陛下。”

    张静一朝他笑了笑道:“好好干,事情办的好,陛下不会忘记你的,你可不要忘了,这南京城里……空缺多的是。”

    张涛也不笨,这一听,就猛地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对呀……这南京城,如今不知多少人落马,他原本很是恐慌,觉得要出大事,可现在细细一想,他们死不死,关我张涛什么事?我只要站在对的一边,这些人都死绝了,反而给我张涛腾出了位置……

    不得了……

    张涛猛地心头一震,一下子……觉得的自己人生……似乎也没有这么坏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