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一十三章:皆可杀
    难怪天启皇帝勃然大怒。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天启皇帝当初答应,还只是见着参与的有几个是魏忠贤的人。

    总觉得人……这些至少还晓得守规矩。

    大不了让他们走一遍程序便是了。

    如此一来,也算是明正典刑。

    现在倒好,就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果?

    眼看着天启皇帝杀气腾腾。

    黄立极数人立即拜下道:“臣万死。”

    天启皇帝依旧怒不可遏,他几乎要将牙咬碎了。

    他冷冷地瞪着他们,冷笑着道:“重审,继续重审,告诉他们,朕不满意,让他们重新审过,再告诉他们,不要再和朕玩弄心眼,不要欺到朕的头上!”

    天启皇帝随即道:“知道了吗?现在去传旨!”

    面对天启皇帝的怒火,魏忠贤也是吓了一跳,便连忙点头道:“是……”

    倒是刘鸿训这时却道:“既然陛下让三司会审,现在突然横加干涉,只怕不妥。”

    “有何不妥?”天启皇帝厉声道:“难道朕不是皇帝,他们不是臣子吗?”

    刘鸿训道:“君臣有道,各有各的……职责。”

    天启皇帝冷声道:“什么君臣有道,都是胡说八道,吃了朕的俸禄,怎能不尽心王命?”

    而后不容置疑地道:“立即给朕下旨。”

    天启皇帝态度坚决。

    刘鸿训正想张口,还想说些什么。

    倒是这个时候,黄立极道:“臣遵旨,内阁这就拟诏!”

    刘鸿训见黄立极如此,不禁吹胡子瞪眼,却似乎也无可奈何。

    天启皇帝在气头上,等这些人都走了,依旧还不满意,满眼冒火,忍不住骂骂咧咧道:“朕要这些人有什么用,除了给朕添麻烦。”

    张静一倒是表现出事不关己的态度,说实话,天启皇帝可是占了九成的收益,这才是真正的大股东,要急也是他皇帝急。

    因此,张静一宽慰道:“陛下……何必动怒呢,我劝陛下要大度。”

    天启皇帝瞪眼道:“你不要在此事不关己,怎么,瞧不上抄家的银子吗?你折腾了什么珍奇机?所以便有了聚宝盆,可以自己生银子是不是?”

    张静一听罢,心里冤枉,随即下意识地看了魏忠贤一眼。

    魏忠贤则是将眼睛别到了一边去,视而不见。

    张静一便道:“陛下,这不是珍奇机,是蒸汽机。”

    “这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的。”张静一道:“蒸汽机……是锅炉。”

    “锅炉?”天启皇帝诧异道:“你造锅炉做什么?”

    “让锅炉自个儿在地上走。”张静一很认真地道。

    天启皇帝惊诧道:“自个儿走?木牛流马?”

    张静一:“……”

    天启皇帝笑着道:“如此,岂不你还成了诸葛孔明不成?”

    这个时代,有赖于戏曲和各种演义的流行,诸葛孔明已经流行了。

    这满天下,不知多少人是这诸葛孔明的粉丝,也就是在明朝中后期开始,诸葛亮开始慢慢的超越了周公、管仲这些人,成为了智慧的化身。

    张静一便咳嗽道:“咳咳……这个创意很好……”

    不过天启皇帝毕竟记挂着他的银子,倒是没有心思继续追问下去。

    他脑子里,觉得这大抵就是木牛流马的玩意,不过木牛流马到底是什么,其实他自己也无法确认。

    作为一个木匠,他其实对于木牛流马是有过兴趣的,这岂不是一下子给天下节省了无数的畜力?

    可就是因为他做木匠过于成功,便意识到木牛流马是不可能实现的,诸葛亮这玩意,是骗人。

    另一头,旨意火速发到了刑部。

    对刑部尚书狠狠地申饬了一番,随即便要求刑部尚书推翻此前的案子进行重审。

    不过很快……朝廷就被打脸了。

    因为刑部给事中,直接封驳了旨意。

    所谓封驳,其实也是大明制度的特点。

    为了防范皇帝瞎出主意,因而旨意下到了各部,各部的给事中,是有资格封还旨意的。

    意思就是,这个旨意我们不执行。

    只是……封驳毕竟不是小事。

    三大臣于是又免不得碰头商议。

    左都御史李夔龙有些担忧,忍不住道:“老夫听闻陛下震怒,对此案极为不满,诸公怎么看?”

    刑部尚书薛贞则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显得不惊不慌,道:“给事中已经将圣旨封驳了去,从法理上而言,我等可不奉诏。”

    李夔龙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这些日子审下来,真是触目惊心啊,他们竟凌辱大臣到了这个地步,如此肆无忌惮的屈打成招,指鹿为马。多少正直之士受尽了屈辱,若是我等不过问此案,真要按着他们这样的搞法,天知道多少人要蒙冤,更不知多少人要受难。”

    “诸公,这天下人无数的眼睛都在看着我们呢,是遗臭万年,还是流芳千古,只在今日了!到了如今……得拿出舍我其谁的底气才是,如若不然,这么多人惨遭毒害,我等于心何安?”

    薛贞颔首点头:“是极。”

    大理寺卿陈扬美慢悠悠的呷了口茶后,随即便镇定自若地道:“就这么办,咱们尽快的审,不能再拖下去了。”

    于是,这三司加快了审问的步伐,一个个审下来,竟是发现绝大多数人都是冤屈的。

    这一下子,引发了举朝哗然。

    什么所谓的叛逆,根本就不存在的,绝大多数人人在南京城,对外头的事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当初是听说流寇要杀到南京城来,大家人心惶惶。

    而负责‘平叛’,真正知道内情的,则多是像魏国公徐弘基,以及一些武臣。

    不出几日,又有许多剖白自己忠义的诗词开始流传于市面,都说是大狱中的‘罪臣’所作。

    甚至还传出,连刑部大狱不少的牢头和差役都为他们流泪。

    这消息一经传出,便开始搅得天下议论纷纷。

    天启皇帝得知之后,又是大怒。

    可这时候,天启皇帝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架在火上烤了。

    如今闹的这样大,到处都是流言蜚语,三大臣又顶着压力,内阁这边又在装死。

    而据闻,最后的判决,也即将开始。

    这分明是直指宫中。

    就在此时此刻,魏忠贤终于沉不住了,他招了从前阿附他的徒子徒孙们到自己的府邸来。

    大家倒是来了,只是都默不作声。

    魏忠贤便直接将话敞开来说:“陛下的意思,你们是懂得的,这是铁案,你们也跟了咱这么多年了,这事……怎么说?”

    他微笑,一双眼眸,扫视着众人,却闪露着严厉。

    似薛贞和李夔龙这样的人,当初就是攀附魏忠贤起家的。

    只是,大家依旧是不做声。

    魏忠贤就看向薛贞:“薛贞,他们不说,你是刑部尚书,你来说罢。”

    被点到名字,薛贞便起身,恭恭敬敬地朝魏忠贤行了个礼:“九千岁,如今已群情汹汹,下官除了秉公办理之外,没有其他办法。这些人之中,绝大多数,确实都有冤屈,下官绝没有忤逆宫中的意思,可是身为大臣,尤其是主掌刑名的尚书,若是下官颠倒黑白,这天下人会如何看待下官呢?恳请九千岁能够明白下官的苦衷。”

    魏忠贤眼中闪过锐光,冷笑道:“看来……你们当真是要一意孤行了?”

    “不是要一意孤行,只是秉公行事而已!”薛贞此时表现出大义凛然起来。

    不表现也不成,虽然他自己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是如何攀附魏忠贤的。

    魏忠贤此时已经开始意识到,有些人已经连最后一丁点的情面也不顾了。

    虽然一切如他所料一般,树倒猢狲散,可还是低估了这些人。

    “好好好,既如此,那么便没什么可说的了。”魏忠贤失望地看着这些人,道:“你们啊……终究还是聪明过了头……”

    留下这句话后,便什么也没有再说了。

    …………

    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消息和讯息,都汇聚成了一份份的简报。

    而这些简报,张静一居然别开生面,他开始亲自坐镇北镇抚司,而后……让南北镇抚司以及经历司,还有各千户所,召集所有的文吏、校尉、力士、緹骑进行学习。

    要求每一个人,都按时看简报,并且撰写自己的心得体会。

    甚至还让各个千户所,内部进行讨论。

    这个案子,已经闹大了,不少的锦衣卫也有耳闻,他们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感受到了外头对于厂卫的反感开始加重。

    毕竟……许多钦犯,在人看来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虽然这些读书人平日里是高高在上的老爷,可一旦落难,便立即营造出可怜兮兮的模样,这种形象很容易让人同情。

    而锦衣卫内部,显然是已经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氛,他们不得不被张静一按着头,让他们看着一份份的简报,这一桩桩触目惊心的内容,让他们心底生出了一种说不清楚的焦虑感。

    尤其是简报之中,时不时的出现某些类似于‘厂卫皆可杀’的内容,更是让他们毛骨悚然。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