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一十五章:春秋大义
    薛贞所说的沾光,其实一点都不是开玩笑。

    一个士大夫,若是因为维护天下士人的利益而被朝廷追究,罢黜了官职,甚至丢掉了性命,那么势必会得到天下人的敬重。

    而在这种敬重之下,他的家族自然而然,便可一跃成为人们敬仰的对象。

    想想看,将来你的儿孙,报出你的大名,便有无数位高权重的人争相将其当做自己的子侄一般的对待,后世的人为你建牌坊,四处宣扬你的功绩,这留给子孙的,何止是财富这样简单,这是金饭碗。

    薛正听罢,不甚唏嘘。

    薛贞又交代道:“其实……也不必怕,这朝中,不知多少人在保护为父呢,你啊……放宽心……好啦,时候不早,该去部堂了。”

    说着,他起身,而此时,轿子已在薛家的门前候着了。

    这是一顶舒适的软轿,四个轿夫抬起轿子,随即摇摇晃晃,抵达了刑部外头。

    他落轿的时候,便发现此地早有不少人了。

    其中读书人不少,众人一见到薛贞过来,顿时无数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

    薛贞则是气定神闲,徐徐步入刑部,而后抵达了刑部大堂升座。

    这大堂外头的长廊之下,则是拘押着一大串的重要钦犯,这些钦犯无不是曾经地位显赫,几乎是江南这一次逆案的代表。

    三大臣已经齐聚。

    于是,薛贞沉默了片刻之后,便看向左都御史以及另一边的大理寺卿,道:“可以开始了吗?”

    这左都御史李夔龙颔首点头道:“依我看,可以了,先带钱谦益进来吧。”

    另一边的大理寺卿没有吭声,不过也是默许的态度。

    薛贞随即,拿出了一沓的案卷,而后道:“传钱谦益。”

    这钱谦益狼狈的进来。

    不过他的精神状态很好,此时他带着枷锁和镣铐,每走一步,都是哗啦啦的响。

    薛贞淡淡道:“不必带枷号,除去刑具吧。”

    他话音落下,差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其中一个差役道:“部堂,此人乃是……钦犯……”

    薛贞板着脸道:“可他也是读书人,如今这个样子,已经很为难他了,为何还要用刑具来羞辱他!”

    此言一出……宛如一股清风,顿时,引发了外头不少观审之人的叫好。

    这在人们看来,薛贞这属于不畏强暴,为人说话的形象。

    其实很多人都吃这一套,无论是任何人,哪怕他再位高权重,或者再如何不是东西,可实际上,只要他摆出一副为民请愿的模样,只要针对更高位者,古往今来的人们,便往往心里流露出敬重。

    薛贞此言一出。

    差役们便去了枷锁和镣铐。

    钱谦益便拜下,痛哭道:“罪官……多谢薛公。”

    薛贞摆出一副不容情的样子,道:“钱谦益,这些日子,本官审理你的案子,你的情况,还有你的案宗,本官已是统统看过了,你与主谋徐弘基,并没有什么私交,平日里与他……更是形同陌路,而此次谋逆,便是因为徐弘基而起,除此之外……还有南京武臣若干,这徐弘基已死,可谓是死有余辜。至于其他武臣,如新宁伯谭懋勋等等,如今业已死了,这是上天保佑我大明,总算是没有让那些奸佞得逞,这些人的谋逆事实,是十分清楚的。唯独是你……你礼部侍郎,至始至终,都没有参与到徐弘基为首的逆党中去。”

    薛贞说到了这里。

    钱谦益更是痛哭流涕:“罪官,真是苦不堪言。”

    “可你当初,为何认罪。”

    “不认罪便要动刑,学生实在熬不过。”钱谦益又哭。

    此时,许多人都露出了同情之色。

    薛贞叹息道:“厂臣如虎啊。”

    不过,他这一番叹息之后,便又打起了精神:“既然是事实清楚,那么……本官也就不绕弯子了,此前所判的卷宗里头,有许多地方,事实不清楚,也不细致,还有一些地方,更是无中生有,本官念你熟读四书五经,通晓经义,定然是一个恪守本份的忠贞之人,如今蒙此大冤,又无故遭了如此多的皮肉之苦,念你可怜……赦你无罪!”

    钱谦益只觉得脑子嗡嗡的响。

    他有些不可置信。

    薛贞又道:“只是……这毕竟是钦案,三法司赦你无罪,认为你不过是被人冤枉,可此案最终的定论却在陛下那里,你放心,我等自会上书,为你洗刷冤屈,只是……这些日子还需委屈你,只等恩旨下来!”

    钱谦益听到这里,立即嚎啕大哭,这些日子所遭受的屈辱,积压着的怨气,如今一下子宣泄了出来,口里含糊不清的道:“多谢……多谢……此再造之恩,来世便为牛马……也难报万一!”

    他这般一哭,观审之人,更觉得同情起来,因为钱谦益虽然在南京城的时候,风流倜傥,身居高位,一副大老爷的做派,可在这里的形象,却是一个遭受迫害的可怜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悲悲惨惨戚戚。

    于是……便有人跟着叫好:“青天大老爷……”

    称颂之后,薛贞随即道:“好了,传下一个……”

    ………………

    新县那儿,突然传出了钟声,这钟声来源于新县的一处寺庙。

    这钟声一起,紧接着,北镇抚司驻扎在各地的千户所和百户所一时之间,哨声大作。

    随即,数不清的锦衣卫官校似乎早就枕戈待旦,火速从各处的方向,开始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大量的校尉,穿着鱼服,跨着腰间的刀柄,一齐出发。

    而在此时……

    钟声传入宫中。

    魏忠贤在司礼监里,慢悠悠的喝茶。

    他这几日心情很不好,所以司礼监的上下宦官,没有人敢招惹他。

    此时,有人脚步匆匆的进来,道:“干爹,干爹……”

    却是司礼监的随堂太监杨顺。

    杨顺朝魏忠贤行了个礼,急匆匆的道:“不得了,不得了了,外头突然传出钟声,而后……这京城里头,哨声此起彼伏,有人来报,说是这哨声,乃是军中进攻用的哨响……干爹,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魏忠贤端坐不动,他露出惋惜又惆怅的样子:“不必管,这不是我们的事。”

    “这……”

    魏忠贤抬头,凝视着这随堂太监杨顺,慢悠悠的道:“也不必慌,既然和我们无涉,那么便稳重一些。”

    “干爹,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奴婢听说宫外头有一些传言……”

    魏忠贤笑了笑:“传言……是编排咱已众叛亲离了吧?”

    “这……”

    魏忠贤淡淡道:“众叛亲离,也比失了自己的本份要好,宦官就是宦官,做宦官就是伺候人的,不要以为,自己多了几两肉,就可以不知天高地厚了,所以……若是这宫里头,也有人不知天高地厚的跟着宫外的人胡闹,到时死了,可就别怪咱没有提醒了。哼……”

    这随堂太监杨顺听了,大抵明白了什么。

    于是,他压低了声音:“其实……这些日子,不但有许多的传言,宫里确实有不少人,和外头的人……”

    “相互勾结是吗?”魏忠贤笑了:“这无可厚非,毕竟……咱这是树倒猢狲散了嘛,驾驭不住外头的人了,难免会有人……拎不清自己,以为自己得到了外臣的支持,便可在宫中有了立足之地,甚至想要分庭抗礼,呵……愚不可及……”

    他居然没有追究这件事。

    因为在他看来,这样的人既然如此糊涂,那么……到时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这样的蠢蛋,自己连收拾的兴致都没有。

    “去打探一下消息罢,你们不是爱凑热闹的吗?那就去瞧一瞧这个热闹。”

    …………

    远处的钟声,没有中断刑部大堂三法司的审判。

    此时连续审判下来,薛贞已有一些疲倦。

    不过这一个个为人平反,终究也算是善事一桩。

    这个时候,被押上来的,乃是王时叶,这王时叶是最冤枉的。

    他的兄长王时敏因为当初兴匆匆的跑去了孝陵卫大营,而他呢,当然也跟着一起去了,最后的结果很糟糕,王时敏被直接处死,而王时叶却活了下来,不过很快,便被抓获。

    他所供认的乃是跟随兄弟一起从军,抵抗东林军……

    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

    只不过……眼看着许多人被赦无罪,此时也不禁为之叫屈:“学生无罪,学生无罪。”

    薛贞道:“你的情况,也已查清楚了,你是被人裹挟,因而从贼的是吗?”

    “是,是,被人裹挟。”王时叶大哭道:“当时都说是流寇侵了江南,于是兄长便招募了一些乡勇,前去助战,家祖讳锡爵,乃嘉靖朝的内阁大学士,是清清白白的人家,诗书传家,耕读迄今,心中怎会毫无大义呢?原本学生是想要为国分忧,为陛下铲除巨寇,哪里想到,会遭来如此灭门之祸……学生无罪啊……”

    说着,他再三叩首,泪流满面!

    薛贞皱眉起来,这个案子,和其他的不同,这个是真的和东林军打过仗的,连这个都不算谋反,那整个江南就真没有人反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