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一十六章:反击
    薛贞于是便道:“王时叶,你真是糊涂,你的案子,本官是查阅过的,你好端端的一个读书人,竟是误信奸人之言,跑去和那逆党勾搭,到了现在,还想反口吗?”

    王时叶便凄然道:“实在万死。”

    “哼!”薛贞冷笑道:“到了如今,事实俱在,脱罪已是不可能了,你这是从逆之罪。”

    王时叶便哀嚎道:“我冤枉……”

    凭什么其他人就是冤枉的,我王时叶就不是冤枉的,从逆不是小罪,不是闹着玩的。

    薛贞便道:“不过本官念你无知,且你终究是读书人,知晓春秋大义,不过是被人蒙蔽而已,无知者无罪,不过此罪甚,却是不能轻饶,理应罚你流配戍边!”

    王时叶原本心里苍凉,只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谁晓得居然是一个流放。

    他本来还想喊冤,一下子却是哑火,这个时候是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薛贞则意味深长的与左都御史李夔龙和另一个大理寺卿彼此对视了一眼。

    三人在这个问题上,是取得了一致的。

    轻罪是他们的主旨。

    其实这倒不是薛贞愚蠢,可能有人觉得这样的判罚让人大跌眼镜。

    可实际上,历史就是如此。

    比如这左都御史李夔龙,他在历史上攀附魏忠贤,成为了魏忠贤的得力干将,帮助魏忠贤不知整垮了多少东林党。

    等到历史上的崇祯皇帝登基,魏忠贤获罪,而魏忠贤当时定下的,就是逆罪,如此一来,东林党也纷纷重新上台,崇祯皇帝让东林党的三法司审讯魏忠贤逆案,按理来说,像李夔龙这样的爪牙,不知多少东林党人被他整垮,这些东林党人也将李夔龙恨得咬牙切齿,总要弄死李夔龙才是。

    可实际上的结果,恰恰让崇祯皇帝大跌眼镜。

    因为这东林党所组建的三法司,居然只定了李夔龙一个褫职之罪,褫职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革职罢官。

    这可是钦定的逆案啊,是崇祯皇帝钦定,就差指着鼻子暗示东林党,这些人都是反贼。

    可三法司的表现却令崇祯皇帝大失所望,这些彼此党争不断,双方咬牙切齿的人,最终……却依旧顶着崇祯皇帝的压力,要轻松的放过李夔龙。

    于是崇祯皇帝勃然大怒,认为惩处太轻,没有尽法,命三法司重新议处。

    这已经是皇帝的第二次暗示了,而且人家摆明着让你们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可三法司非但没有报仇,反而依旧阳奉阴违,又给李夔龙定了一个追赃遣戍。

    第一次是罢官,第二次则只是追还赃款进行流放。

    依旧还是轻松的放过。

    当初咬牙切齿的东林们,现在为了保护这些从前的阉党,和崇祯皇帝可谓是斗智斗勇。

    最有惹得崇祯皇帝没有办法了,便只好以中旨的形式,直接绕过了内阁和三法司,以钦定逆案的名义将这李夔龙砍了。

    历史便是如此,阉党最得势的时候,杀的大臣寥寥无几,等东林得势,也尽力会从轻发落。

    倒不是彼此没有仇怨,而是因为……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魏忠贤是可以死的,那些武臣如田尔耕这样的人当然也可以死,可大家都是士大夫,是读书人,刑不上大夫,却是不能诛杀。

    因为今日贸然诛杀,他日可能这刀就要架到自己的头上。

    今日的李夔龙很运气,他依旧得势,可他和历史上的东林一样,表达了自己作为士大夫的立场。

    少杀慎杀,谋逆大罪,主谋是武臣,读书人能网开一面的,要尽力网开一面。

    也和历史上一样,哪怕忤逆皇帝的心思,甚至阳奉阴违,和皇帝对着干,也在所不惜。

    此时无论是东林,亦或者是阉党,其本质都是一样的。

    三大臣虽没有点明,却彼此都有一种说不出的默契。

    这薛贞微微一笑,而后道:“来人,将这钦犯关押起来,下一个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下一刻,突然有人被带了上来。

    薛贞一愣。

    他努力的辨认了眼前这人……猛地站了起来,一脸瞠目结舌的样子。

    带人来的……却是两个锦衣卫,只是他们却是差役的打扮,这二人……死死按着一人……正是薛贞的儿子薛正。

    薛贞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儿子竟在自己的面前。

    他身子一哆嗦,更可怕的是……这些锦衣卫……居然无声无息的,就取代了大堂之外,长廊之下的差役。

    而外头听审的军民百姓,居然还没有任何的知觉。

    他们依旧如痴如醉,又带着几分敬畏的等待着下一桩案子。

    见薛贞失态,一旁的李夔龙便拼命咳嗽,他显然还不明就里。

    薛贞脸上的肌肉抽了抽。

    此时却发现,自己的儿子浑身伤痕累累。

    这儿子发不出什么声音,因为他的下巴,显然被人‘卸了下来’,直接脱臼。

    于是……只能发出一种古怪的响动。

    薛正看到了自己的亲爹,自然极为激动。

    只是发不出声音,身子努力想要挣扎,却被两个‘差役’死死的按住,分毫动弹不得。

    “咳咳……咳咳……”李夔龙继续咳嗽,不过这个时候,他察觉出异样了。

    不等他开口询问。

    这刑部尚书薛贞却发出了嚎叫:“儿啊……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他的举动,立即引发了左都御史李夔龙和大理寺卿陈扬美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薛贞怒道:“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询问这两个差役。”

    其中一个差役挎刀上前,凛然道:“自是带了人犯,恳请薛部堂明断是非。”

    说罢,另外一个‘差役’则抱着一摞卷宗上前,而后将这一摞卷宗,送到了薛贞的案头,这‘差役’咧嘴笑着道:“此案事关重大,牵涉谋逆、杀人、勒索、奸淫,兹事体大,还请薛部堂……明察秋毫,可千万不要走了眼。”

    薛贞只觉得一阵眩晕。

    可两个差役却是用一种古怪的笑意看着自己。

    更让薛贞无法忍受的是,这二人杀气腾腾,倒好像与自己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薛贞只觉得不寒而栗。

    他眼睛瞥向自己的儿子。

    自己的儿子却好像一只小鸡一般,被人抓着,依旧不能动弹。

    薛贞勃然大怒,立即大喝道:“来人……来人……将这二人给本官拿下!”

    就在所有人还在震惊的时候。

    只听薛贞一声号令,外头便有更多的差役挎刀进来。

    只是……久在刑部的薛贞立即意识到,这些差役……看着面生。

    而进来的十几个差役,一个个挎刀而立,抬头……凝视着薛贞,虽是进来,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拿人!”薛贞摆出最后一点的官威,发出怒吼。

    可那进来的一个差役却道:“还是请薛部堂审明了案情再说!”

    这个穿着差役服的,正是玄武百户所百户刘和。

    刘和用一种痛恨的目光看着薛贞,他已经无法容忍这些士人了。

    因而,他的话似乎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口吻,身子蓄势待发,仿佛只要有任何异动,便要立即拔刀相向,一旦拔刀,势必见血。

    薛贞终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他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感觉自己一下子要被抽空了一般。

    而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案牍上的一摞卷宗。

    这卷宗……实在太厚实了。

    首页上,便是密密麻麻的一行行小字。

    兹有贼子薛正,父刑部尚书薛贞也,面黄,短须,年三十又二,额有大痣,身长五尺二寸,其罪滔天。一者:奸YIN妇人刘李氏,刘李氏,刘氏之妇也,世代营商,开绸庄一间,于天启二年三月初七为薛正所见,其见艳生喜,尾随该妇……

    天启二年……三月初七……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这十多年前的事……这些事……薛贞没有什么耳闻。

    显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这薛正乃是自己的独子,自小宠溺惯了的……

    薛贞也拿捏不定,这事的真假,可这卷宗里,说的明明白白,一丝不漏,这刘李氏还有她的丈夫,以及当时撞见此事的三个邻人,竟也都说的清清楚楚。

    下意识的,薛贞继续往下翻开了一页,则是不同人的口供,还有当初刘李氏报官之后,顺天府留下的状书,当然……这件事显然被摆平了,因为顺天府认定刘李氏为诬告,于是……又有当初经过办此案的情况,还有经办之人……的口供,这些口供,描述了薛家来了人,如何与顺天府的堂官商议,最后堂官又如何暗示定性云云……

    牵涉到的时间、地点,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所牵涉到的十七个人,从受害者,目击者,经办的官吏,一个都没有落下!

    薛贞不寒而栗。

    因为这等事,越是往深里去想,越觉得细思恐极。

    而这时候……那薛正的下巴,却被人重新接上。

    紧接着,薛贞听到薛正的声音:“爹……”

    …………

    求月票,另外大家可以看看作者的话,是关于一些争议内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