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一十九章:上天难欺
    可此时,薛贞比谁都要清楚,这显然只是开始而已。

    方才还居高临下,掌握人生死的刑部尚书,如今却已被人质问,反而被人拿捏。

    张静一见他默然不答,便又大喝:“本都督问你,你的儿子强抢民女,罪恶昭彰,你知情吗?”

    薛贞抿着唇,依旧不答。

    张静一便道:“来人……动刑!”

    几个一直在旁待命的‘差役’便如狼似虎一般冲上来,刘和当先,手中举着一个木牌子,对着薛贞的脸呼呼便拍下去。

    薛贞惨叫起来,捂着高肿的脸,疼的几乎要在地上打滚。

    一旁的大理寺卿陈扬美显然已看不下去了,恼怒地大声道:“张都督,这是刑部……”

    他话没有说完,张静一却朝陈扬美冷冷笑道:“我在此审断,你是什么东西,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陈扬美勃然大怒,可此时,他感受到的是一股杀气,不只是张静一,便是这一个个差役,也像要杀人一般。

    至于方才还为他们叫好的军民百姓,现在也一个个默不作声了,居然没有人为他们说话。

    有的是当真被张静一给震慑住了。

    还有人则是心里怀着愤怒,眼看着薛正罪恶昭彰,恶贯满盈,再见这薛贞为了包庇儿子的丑态,让人早已生出了反感。

    天启皇帝站在人群之中,只屏息看着,他的表情只是冷漠。

    此时,张静一目视薛贞,冷厉地道:“本都督问你最后一遍,你儿子做的事,你可知情!”

    薛贞已是斯文丧尽,此时可谓是万念俱灰,他试图继续抵抗,可一旁的刘和人等,却让他打心底的怕了,他只能慌忙道:“不……不知……”

    “不知道吗?”张静一道:“薛正除了强抢民女之外,还牵涉到妖言惑众,勒索财物,这些你知情吗?”

    薛贞道:“不……不知……”

    事实上,他是彻底慌了,满脑子都是自己儿子的安危,又害怕引火烧身,最终烧到自己的身上,此时哪里有方才的凛然正气?

    张静一道:“你什么都不知情?”

    “不……不知道。”他矢口否认,而他也知道,他只能否认。

    张静一笑了笑,道:“这样看来……你只是教养无方了。”

    薛贞低垂着头,此时脑子开始拼命的运转,在短暂的慌张之后,毕竟身居高位之人,虽心头依旧有着慌乱,此时却已经在心里开始权衡起利弊来了。

    张静一随即却道:“既然你什么都不知情,显然这些案子,你的儿子薛正就是主谋,依大明律,他为主谋,数罪并罚,当是什么罪?”

    这一下子,却如晴天霹雳一般,让薛贞稍稍恢复的理智,又再次崩塌。

    张静一见他不答,便道:“你不说,好,那我来说,此罪甚大,所以……问斩,抄家,对不对?”

    “他只是个孩子……”薛贞惊叫道:“如何能是什么主谋?”

    张静一这下是忍不住的笑了,不禁道:“他年龄比我还大呢,竟也是孩子?你们薛家……看来五行缺孩啊。”

    这是一句讽刺的话。

    可听在薛贞的耳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张静一不慌不忙的样子,接着道:“不过,你儿子只是问斩,倒也不急,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现在我们该来审一审你了。”

    薛贞又慌了,连忙道:“什么……什么意思。”

    张静一道:“上午的时候,你的儿子薛正便已被拘押,他已承认,你们薛家这些年来,日进金斗,薛部堂,你说……你一个刑部尚书,每年的薪俸和宫中的赏赐却是死的,我来问你,你们薛家……哪里来的这么多财产?”

    薛贞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

    这一手实在太厉害,顺藤摸瓜,一个个的收拾,问出新的口供……

    他慌忙着想要掩饰。

    张静一此时继续道:“你不必狡辩了,你以为我张静一只轻信你那逆子空口白话?实话告诉你,一个时辰之前,你家的账房和主事,都已请去了北镇抚司,该说的,他们都已说了,你们不是一直喜欢引用律令吗?不是口口声声祖宗成法吗?那么,我也用一用这祖宗成法,太祖高皇帝曾说,尔俸尔禄,民脂民膏。平日里……你总是对人说,现在朝廷内忧外患,陛下还与民争利,侵夺人的钱财,这话,是不是你说的?”

    “你看,你自己也知道国家已经内忧外患,可你这钱财,又是搜刮来的哪里的民脂民膏?百姓们已活不下去了,倒是你这刑部尚书,快活的很,那你说……是谁在与民争利?你尚且知道……民脂民膏四字,可见你绝不是无知,而是明知国家艰难到这般的地步,却还肆无忌惮,有恃无恐,搜刮民脂民膏,若是照太祖高皇帝的大诰中论罪,理应剥皮充草,以儆效尤。尤其是你身为刑部尚书,知法犯法,更该从重惩罚!”

    薛贞听罢,脸色苍白,惊慌大叫:“你这是栽赃,是污蔑……是污蔑……”

    张静一眼带嘲讽,笑着道:“是否污蔑,自有定论,你以为我是来和你逞口舌之快的?我收押了你薛家这么多人,你以为这些人是怎么拿住的?我张静一行事,光明磊落,所以……实话告诉你,你家已被抄了……”

    被抄了……

    一个个的噩耗,根本不给薛贞任何反应的时间。

    当他还想着怎么给儿子脱罪的时候,却没想到,张静一早就预备了大量的人证物证,连书童和顺天府的人都已拿住了。

    当他还想着如何狡辩,想办法营救儿子,从轻发落的时候,却没想到,张静一已经开始追究自己了。

    当他还想着为自己辩解的时候,结果……直接被抄家了。

    “我乃刑部尚书,你擅抄我家?”薛贞厉声大喝,脸上换上了滔天恨意。

    张静一泰然道:“你是刑部尚书,就更该知道,你所掌握的,乃是天下的刑名,此等重责,俱为你一人所系,现在传出你贪赃枉法,锦衣卫彻查,当然是责无旁贷。当然,为了追求公正公平,所以……我也绝不冤枉你,在抄你家的时候,我还特意请了刑部给事中,大理寺少卿,都察院的御史同去,不只如此,还请了数十个百姓,一同去见证,好让他们知道,我张静一不似你这赃官一般,栽赃构陷,徇私舞弊!”

    “……”

    到了这个地步……薛贞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要被坑死了。

    他忍不住潸然道:“你就这般打击报复的吗?你这是陷害忠良!”

    张静一大笑:“陷害忠良?你是忠良吗?你若是忠良,那这天下人,人人都是忠良了!连那些流寇,都是慈眉善目,乃是一等一的良民。到了现在,你还敢跟我逞口舌之快?你家里的那些姬妾,还有那些金银……更不必说,你那床头的各种玩意儿,甚至是书斋里的YIN书YIN画,你竟也敢自称是忠良?”

    薛贞的脸色越发苍白,身子已慢慢的萎了下去。

    实际上……到了这个地步,他已没有办法了。

    其实张静一要收拾似薛贞这样的人,还真是简单无比,倒不是说……他有什么特别的杀手锏。

    其根本原因在于……人设。

    是的。

    不说搜抄出来的金银,就说那些YIN书YIN画,若是张静一家里藏着,大家也只是一笑置之,毕竟张静一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设,他就是鹰犬,因为我道德底线低,所以我道德底线可以低。

    这就如‘大昏君’天启皇帝一样,他就算不藏,大家都会想象他各种在后宫中的YIN秽。

    可这些读书人出身,作八股做敲门砖的人显然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自己营造了一个道德先生的人设,一个个私下里虽是男盗女娼,可台面上,却总是以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道德标榜自居。

    真要彻查,所有和人性沾边的玩意,这些家伙,十之八九,一个都不会落下,抓到了便是社死。

    由此可见,营造人设虽是满足了这些读书人的道德癖好,可实际上,也是一层枷锁。

    张静一此时冷冷地盯着薛贞,凌厉地道:“薛贞,你罪大恶极,到了现在,尚没有悔过的迹象,既然要照着祖宗成法来办事,来人,将这薛贞拿下,到时……剥皮充草,他的儿子,也是恶贯满盈,这一对父子,猪狗不如,正所谓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时至今日,若是不诛灭此父子,又如何安民兴邦!”

    刘和等人听罢,一时振奋,应诺一声,便要将这薛贞拖拽下去。

    薛贞仍旧不甘心,口里大呼:“冤枉……我冤枉……张静一……你……”

    张静一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

    而那些百姓,却自觉地让出了道路,他们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去看薛贞。

    与此同时,张静一则笑容可掬地看向了一旁的陈扬美二人。

    这一张俊秀年轻的脸,这笑容……虽是如沐春风一般,却在二人眼里……很瘆人!

    …………

    第一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