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二十章:凌迟剥皮
    陈扬美二人已经开始有些不自在了。

    张静一则笑吟吟地道:“二位……”

    陈扬美深吸一口气:“张都督……想做什么?”

    弱者心态尽显。

    张静一道:“我在说话,你也敢插嘴?”

    陈扬美:“……”

    他心中不忿。

    不过……

    身子却很实诚,立即住口。

    碰到这样的人,你真一丁点办法都没有。

    张静一随即道:“方才的处置,二公以为如何?”

    这是灵魂拷问。

    傻瓜都清楚,刑部尚书的罪是坐实了的。

    可是……毕竟三人联手,这是队友啊!

    为他说话,不就堂而皇之的官官相护了吗?

    可若是立即做出切割,这三法司瞬间土崩瓦解,某种意义而言,也是对张静一的妥协。

    二人于是缄默不言。

    可是他们不说话,怎么能躲的过去呢?

    张静一目光冷凌,严厉地道:“怎么,不说话?你们平日里,不是口若悬河吗?还是你们本就和他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陈扬美憋红着脸,他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那李夔龙则有些害怕了,道:“这……这……若是确有其事,那么……自是罪有应得。”

    张静一却是笑吟吟地看着李夔龙道:“既然这薛家父子罪有应得,那么……我这儿还有一些事,李公,咱们来计较计较你的事吧,你家里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也藏着许多的银子?还有,你的十三个侍妾,是怎么来的?听说……还有几个……竟是娼妓?”

    “你是朝廷大臣,为何会有这样的癖好?这么多人,你又是如何养得起的?还有,你在你的老家,这几年来,购置土地多达三万六千多亩,你家何来这么多的银子?”

    李夔龙听到这里,打了个颤,他一脸惨然:“张都督这是什么意思?”

    张静一便冷冷地道:“三法司会审,这是国家的制度,可若是连三法司竟也是贪官污吏呢?国家将司法交给你这样的人手里,如何能伸张百姓的冤屈……现在,你来交代一下吧,不过……我收到的只是线报而已,到底是不是确有其事,还得先抄了你的家再说。”

    “你是左都御史,位高权重,你的好坏,关系到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为了确保你是个两袖清风的清官,那么……我查一查你,也是理所应当的吧。就好像陛下一样,陛下乃是天子,是天下人的父母,所以百官虽时可以纠劾天子一般,总不能你得了如此官位,一言断无数人生死,现如今群议汹汹,都说你平日里在家门庭若市,许多人给你好处,锦衣卫却不闻不问。现在,锦衣卫的人马,已围了你家,就等你这边确定呢,若是你无法澄清自己,那么这北镇抚司,只好贸然冲进去一探究竟了。”

    张静一顿了顿,接着道:“你放心,不会有人栽赃构陷你的。这一次,依旧还是请三法司的主事、少卿还有御史,甚至还请了一位翰林一同抄你的家,不只如此,还请了不少的百姓去围看,你若是心里没鬼,自不必怕。到时说不定,当真是冤枉了你,还可还你的清白!”

    李夔龙一听,已要晕过去。

    他急了:“张都督,你……你……”

    “我要你解释。”张静一目光冰冷,不客气的道。

    李夔龙一下子心乱如麻起来,连忙道:“我……我家里是有一些银子,可是……可是……”

    “那么从何而来?”

    李夔龙想了想:“俸禄……”

    张静一立即就道:“你这些年为官,所有的俸禄,我已折算过,满打满算,也不过数千两银子。”

    李夔龙又连忙道:“还有祖辈的积蓄。”

    张静一毫不迟疑地道:“你李家的积蓄,我也算过,土地和田产,就在你为官之后,开始暴增。”

    李夔龙道:“是……是我经营有方。”

    张静一笑了:“你做了什么,如此的经营有方?”

    “这……”李夔龙已满头大汗。

    张静一脸上的笑意已敛下,道:“看来,得查清楚了,来人……让人动手。”

    李夔龙慌忙大吼:“你敢!”

    张静一本还心平气和,这时突然厉声回应:“便是敢,又如何?”

    李夔龙:“……”

    张静一道:“似你这样的人,也做什么左都御史?今日……我便非要用祖宗成法,将事情讲清楚,还是那句老话,太祖高皇帝的大诰里头明言:官吏贪赃满60两银子,一律处死,决不宽贷。除此之外,太祖高皇帝还一再强调,上到中书省和中央六部,下到地方府、州、县,不管是谁,一旦发现贪赃枉法,便要秉公执法,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凡有触犯者,根据其贪赃多寡,分别处以凌迟、阉割、株族等刑,除此之外,为了免使赃官害民,对不同的赃官,处以剥皮楦草、挑筋、断指、断手和削膝盖等刑法。六十两银子……不知道李公够不够处死的标准,若是再多,那么就可能要凌迟,要剥皮充草,甚至是诛族了。祖宗之法在此,这朝中的硕鼠,还想遁形吗?”

    李夔龙听罢,已是脸色大变,他看着一个个恨不得杀他的眼神,下意识地看向外头的百姓。

    其实这些鼓动舆论的士大夫们,并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百姓们虽然有一种天然同情弱者的心态,可是……他们更痛恨贪赃官吏,这盖子……没有揭开来的时候,他便是为人伸张正义的好官,可一旦盖子被张静一揭开了,而且还邀人一起抄家,倒是颇有几分众筹抄家的意思。

    如此一来……当张静一搬出了太祖高皇帝,反而让这些百姓们,似乎一下子又转换了立场。

    对呀……为啥不可以查一查呢?

    可偏偏……也是李夔龙这些人不争气,这也没办法,虽然平时里高调,动辄仁义道德,可私下里……做的事,却实在是肮脏无比,这怪不得张静一,也怪不得锦衣卫。

    张静一冷声道:“来人……”

    “在。”

    “传令,让围在李家外头的人,给我动手!三法司五品以上的大臣,都应查一查,当然,决不能冤枉了人,所以……要多请人同去见证!”

    “喏。”那人行礼,匆匆而去。

    李夔龙已是大惊,他意识到了自己也完了,此时他心里堵得厉害,连忙道:“张都督……得饶人处且饶人……”

    张静一却朝他一笑:“你要我饶你,可被你压榨,你贪墨的百姓,谁来饶他们呢?你这样的人,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现在推行新政,稍稍让你们让出一些利益,你们便忍不得了,却还想着给人翻案,你若当真是什么两袖清风之辈,倒也罢了,偏偏你是什么人,难道我不清楚?就你这般,还敢给人翻案?”

    李夔龙哭丧着脸道:“我……我……我可以……”

    “已经迟了。”张静一淡淡道:“你可以与不可以,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你和那些人……该怎么治罪,就怎么治罪。你现在求饶,可你似乎忘了,若是我心慈手软,你和你那些要保护的人,若是有一日骑在我的头上,我还会有命在吗?只怕我们张家一家老小,也尽都要死在你们的手里!真到了那个时候,我认了,也绝不指望靠求饶能得你们的宽恕,今日……也是一样!所以,你就安心地准备好上路吧,何须多言。”

    张静一的一番话无比的直白,李夔龙一脸灰败,身子已软了下去。

    张静一再不理他,而是转过身,目光落在了那陈扬美的身上。

    此时,这位大理寺卿是大受震撼,转眼之间,便直接整垮掉刑部尚书和左都御史。

    这个家伙,是有多狠毒啊!

    而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陈扬美目光冷沉,一脸戒备,警惕地看着张静一。

    张静一对他凝视了一眼,那目光带着意味深长,随即朝他道:“陈公……还要继续审下去吗?”

    陈扬美咬着牙,三司会审,两个人都已垮了,那还算什么三司会审?

    见他默然不语,张静一笑了笑道:“现在……你们自便吧,若是还要继续审下去……悉听尊便,我现在很忙,得抄家去了,三法司里……不知多少的赃官污吏,还需处置呢!”

    说着……张静一作揖,便大喇喇地带着人……扬长而去。

    陈扬美愣了一下,只觉得如做梦一般,他原以为……接下来这大棒要落在他的身上!

    哪里想到……张静一似乎完全没有收拾他的兴趣。

    直接转身便走。

    随后,他看着那被人拖拽而去的李夔龙、薛贞,依旧疑如做梦一般。

    那张静一……当真是放过他了?

    话说回来,陈扬美为官,确实算是清正,是正儿八经,一步一个脚印,凭着政绩和功劳爬上来的。

    他所厌恶的……正是张静一的飞扬跋扈,以及对于士大夫的毒辣。

    可现在……他细细地咀嚼着这李夔龙和薛贞,便忍不住有一些恶心,自己竟与这样的人为伍!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