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二十五章:万象更新
    孙承宗所说的是实情。

    其实人们对于这个时代的理解可能很简单。

    发生了灾荒就去赈灾便是了,辽东要去打仗了,便去打仗。

    只要皇帝一声令下,帝国的机器转动,自然而然,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可是在实际的过程中,在执行的时候,这一切都有无数的变数。

    这么多的粮食,你得搬运,首先你要做的,是需要足够的人丁,于是你先要让人服徭役。

    运输这么多的粮,十万八万的粮夫是肯定要的。

    打算走几天呢?从京城到关中,一年半载可能夸张了,可三五个月却还是要的。

    问题又出现了,挑粮的是人,人家一路运输,你得给人一口吃的吧,怎么办?就地吃。

    于是……一个人挑着两百斤的粮,这一路走走停停,三五个月过去,一百五十斤的粮食就吃没了。

    实际能运输到的是多少呢,只有五十斤。

    就这五十斤,你还得确保户部的人每一个都奉公守法,大家不贪不占,还得确保送到了关中的官府之后,上上下下的官员不吃拿卡要。

    可实际上……这些其实也是必要的开支。

    也就是说,两百斤粮,正常的情况,真正能到灾民手里的,能有二十斤就已不错了。

    这种损耗,是十分惊人的。

    在生产效率和运输效率低下的年代,一个地方发生灾情,就意味着朝廷随时可能耗费掉半个国库。

    灾情如此,打仗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何,中原王朝不敢轻启战端的原因,因为耗不起。

    毕竟,你救个灾就要这么多民夫,耗费这么多的钱粮,而大量征来的徭役人丁,这些人三五月时间,都花费在路途上,就等于是人力完全空耗了,这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也是为何,建奴人差一点拖垮整个大明的原因。

    现在内帑确实有钱,可是在灾情出现的地方,钱是没用的,只会让囤货居奇的商贾得到暴利,必须得调拨粮食去,才能解决问题。

    若是不调拨,那便是饥饿发生,人相食,百姓们实在受不了了,最终就会……振臂一呼。

    孙承宗此时倒是有耐心向张静一解释关中所发生的情况:“自从流寇四起之后,许多的田地荒芜下来,关中、河南一带,破坏极大,朝廷征来的粮,已远不如从前,现在灾害却依旧频繁,便是内帑也无法解决,调粮,朝廷无法承受,不调粮……百姓也无法承受。”

    “殿下,老夫说句实在话吧,现在朝廷已是伤筋动骨了,不是抄几个家就能解决问题的,倘若还继续新政,不切实际,老夫担心啊……”

    张静一没想到,他会将话题,转移到了新政的上头。

    一旁的大臣,也默默地听着,此时听孙承宗苦口婆心的劝说,也不禁精神一震,他们显然……也认同孙承宗的话。

    是啊,看在国家已到了这样的地步,还是少折腾吧,瞎折腾啥,大家都多活几年,不好吗?

    张静一却道:“既然损耗如此巨大,那么我们应该去想,怎么样才能减少损耗,却为何想着停止新政呢,难道没有新政,两百斤粮运到关中,到了灾民手里就超过二十斤粮吗,这是暂缓新政能解决的事吗?”

    孙承宗:“……”

    一旁有人终于憋不住了,正是大理寺卿陈扬美。

    这陈扬美禁不住道:“话不可这么说,损耗是自古有之,秦汉时就有了的。”

    张静一嘲弄地看他一眼道:“从来就有,所以就可以视而不见吗?”

    陈扬美一听,要呕血,这不是抬杠吗?

    “我们不是在空谈,是在说实际情况。”

    “我说的也是实际情况。”张静一很认真地道:“因为有损耗,所以大家认为理所应当,国库每年的收益,几乎七八成都浪费在这损耗上头,可是诸公却从来不去想办法改变这种损耗,却还个个洋洋自得,这是什么道理?”

    这等于是把大家又骂了一次。

    一旁旁听的人,个个露出蕴怒之色。

    不过碍于对方是张静一,却也奈何不了他。

    孙承宗只好叹息摇头,张静一这是油盐不进啊!

    其实他的意思很简单,现在到处都是灾荒,流寇又闹的厉害,这个时候暂缓新政,是为了收买人心,可别让那流寇趁机将人心给收了去。

    哪里晓得,张静一很刚烈,对此完全不视。

    年轻人啊年轻人……

    孙承宗摇头,心里一时堵得慌,觉得张静一没有明白他的苦心。

    此时……

    大明门开了。

    天启皇帝从大明门出来。

    銮驾一到,众臣纷纷行礼。

    随即,所有人便尾随着銮驾,朝着早已预定好的方向去。

    天启皇帝端坐在銮驾中,偶尔听到后头随驾的大臣在窃窃私语。

    于是天启皇帝便召来了魏忠贤,询问道:“后头在说什么?”

    魏忠贤的呼吸有点急,他一面小跑着,确保自己和銮驾齐头并进,一面道:“陛下,大臣们在议论新政呢,还有议论……辽东郡王呢。”

    天启皇帝便不免好奇道:“这又怎么了?”

    魏忠贤苦笑道:“倒没什么,只是听说……张老弟……张老弟他……一点也不顾念灾民,一意孤行。”

    天启皇帝皱了皱眉道:“张卿不顾念灾民?”

    魏忠贤便道:“是啊,方才孙阁老奉劝他,说是关中发生了大灾,国家现在是左右为难,不知该不该赈灾,又说起赈灾所费的损耗十分惊人,对此担忧,结果……张老弟却说,不容商量,这都怪损耗,与他的新政何干。大臣们都在低声议论,说是张老弟不顾大局,为了新政,已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

    天启皇帝就道:“是啊,朕也觉得张卿没什么错,这些人……呵……”

    魏忠贤立即道:“奴婢也是这样想的,这些人……呸……”

    銮驾出了城,便到了城郊。

    再没走多久,便到了新区了。

    新区的占地很广,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当初关中来的流民,当初为了安置他们,张静一可是花费了不小的功夫,而如今,这里已居住了数十万人,屋宇连绵,道路呈田字形延展开。

    细细一看,这地方似乎散发着无穷的生机,虽然有几处街道被封锁,沿途都是禁卫,可从沿街数不清的铺面,却也可看出这里的繁华。

    这里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干净和整洁,哪怕是远远围看的路人,虽然穿的乃是布衣,却也显得衣冠楚楚。

    许多人的气色,显得都不错。

    这里的人,许多都分到了田地,有了足够的田地,家里劳动力也充裕,便可确保自己不饿死,于是有不少人到街上来做一些小买卖的,亦或者是来务工的,很多人都略微读过了一些书。

    有了一些文化,又有见识,不愁吃,便开始注重仪表了。

    哪怕是再穷的,也努力将自己梳洗得干净一些。

    不过此番,张静一显然不是领着大家来看新区的。

    可即便如此,不少大臣到了此地,还是有不一样的感受。

    因为京城的格局,本是分为皇城、内城和外城还有城郊,皇城不必说,内城住皇亲国戚,外城住商贾和京城的百姓,外城则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大多数人按理来说,都该衣衫褴褛。

    可这里的风貌,分明却更像是内城,连沿街,都载种着许多的树木,此地的商业,甚至连东市和西市都不能相比。

    一方面是吸引了许多的人口,另一方面,则是管理得当,大家愿来。还有最重要的一方面,则是这里的人,往往消费力比其他地方更高一些。

    毕竟……人满足了吃喝之后,手里有余钱,便敢于采买一些东西,一些在东市、西市都未必能有多少主顾的商铺,在这里反而顾客盈门。

    天启皇帝一路看过去,也不禁啧啧称奇,眼中泛着欣赏的流光。

    不过……等穿过了新区的核心地带,这里便见一条青石板的道路,一路延伸至荒野。

    走在这荒野里,天启皇帝不免在心里嘀咕起来,张静一这是买什么葫芦呢?怎么……跑这儿来了,这里连人烟都没有呢!

    坐在乘辇上,又足足过去几炷香,终于,眼前总算豁然开朗起来。

    却见前头,挂了一个个警告的牌子:军事重地,禁止通行。

    甚至,还可看到有穿着灰色大衣的人,背负着火铳,在此巡逻。

    再往里……终于……地方到了。

    天启皇帝带着十二分的好奇心下了銮驾,随即……张静一便迎了上来,笑着道:“陛下,这一路辛苦了。”

    “你的大宝贝呢?”天启皇帝直奔主题道:“怎么还不掏出来给朕瞧瞧?”

    张静一便笑吟吟地道:“就在里头……陛下一看便知。”

    于是天启皇帝便往张静一的视线抬头看过去,只见远处……似乎有一个很大的作坊棚子,规模看着很大。

    而挨着这作坊棚子,便可见一排排的屋宇,而且越往里,似乎禁卫越是森严。

    …………

    第三章送到,求月票。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