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二十六章:恐怖如斯
    天启皇帝远远眺望,一时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张静一这一次关子卖得好,于是兴匆匆地道:“走,去瞧瞧。”

    他率先走在前,大家便呼啦啦地跟在后头。

    却发现越是里头,卫兵越多。

    不只如此,这里还可看到许多短装打扮的匠人。

    一见到许多匠人在此来回走动,有不少人便皱眉起来,露出了不悦之色。

    匠人在官人眼里,虽不至是下九流,可毕竟看着这些满身都是油污的人在自己面前晃荡,却总是不体面。

    这张静一真真是一丁点的礼数都没有,真是越发放肆了。

    陛下亲至,百官毕至,结果呢,你张静一竟然让这些人没规矩的在此闲逛。

    简直斯文扫地啊。

    可这些匠人,似乎也习惯了瞎转悠,大家专心地忙着手里的事。

    倒不是他们没有敬意,在这作坊里,许多东西都需要调试,眼下是至关重要的时候,没心思去顾着其他的人。

    再者说了,张静一这个郡王,不也隔三差五的跑来吗?

    起初的时候大家还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行礼打恭啥的,到了后来,张静一很随意,而且一再言明,在这作坊里头,没有上下之分,更没有尊卑之分,只要大家把事做好便可,再加上张静一来的多了,大家伙儿,也就不在意了。

    所以现在来了一大群人,他们也不在乎,其实根本没注意到,只是专心的忙碌自己手头上的活计。

    从这巨大的工棚里,一条轨道延伸出来。

    当然,大家现在也不关注这个。

    进入了工棚,随即……便见一个巨大的铁疙瘩,就这么卧在铁轨上。

    看着这巨大的铁疙瘩,天启皇帝细细一看,忍不住惊讶道:“张卿,你倒是舍得,拿这铁疙瘩,竟是盖了一件大房子。”

    大房子……

    张静一一脸无语,不过细细一看,还真是,除了蒸汽机车的车头,后头的车厢,不就是一个个的‘房子’吗?

    天启皇帝最擅长的就是盖房子,自然第一眼看去,就是如此。

    其实这蒸汽机车,从在旅顺时先鼓捣出蒸汽机来,而后再验证陆地行走的蒸汽机,紧接着一次次的试验,改良,还有一次次的改变结构……前前后后,也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

    当然,这还不只是如此,若是加上此前蒸汽机还有钢材的准备工作,也已有两三年了。

    即便如此,眼下……也只能制出一个实验车型来。

    真要说起来,这玩意……就是靠着举国之力折腾出来的。

    毕竟,张静一已经提出了理论方向,而且大致的提出了一个制造的方向。

    这让蒸汽机的制造,其实已经少走了无数个弯路,若是没有张静一的指点,许多时候,哪怕是一个方向的试错,在现实世界都需要几年甚至十年的时间。

    再其次,其实就是钱了,当初五千万两纹银砸下去,到了后来,陆地蒸汽机张家又花费了两三百万两纹银,张静一几乎是砸下了血本,这么多的能工巧匠,每日茶不思饭不想,只为验证一件事……需要任何实验的材料,或者是任何的构件,只要这些人提出来,立即便有无数人为之搜罗。

    从橡胶,到合格的钢材,再到数不清的构件,花费的人力物力,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如今……终于成了。

    张静一是个实在人,既然穿越来了这个世界,难道还跟古人们玩心眼?

    说实话,十个张静一,自己都不够和这些科举精英还有阉割了自己进宫的太监们按在地上摩擦的。

    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这个人。若是穿越者来了这个世界,不想尽一切办法,制造出可能实现的东西,那就真白瞎了穿越一回。

    因为这不合理,毕竟,没有足够的基本功,你抄诗词人家一眼就能看出你是水货。

    而你玩心眼,人家闭着眼睛都能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动动手指头,都能掐死你。

    无论你上一世是什么商业巨子,还是某个有为的官僚,毕竟……古人们的专业,玩的就是这个,尤其是读书人,人家是完全脱离了生产,每天瞎琢磨的就是这些。

    干啥啥不行,我张静一若是不靠着一点‘先见之明’,先进行原始积累,而后想尽一切办法,动用一切的资源去攀科技树,那就真的是脑子抽了。

    蒸汽机的原理很简单,这就好像工业革命一般,只要有了巨大的利润,有了一个理论方向,那么便会有无数最聪明的人搜肠刮肚的去为你排除技术的障碍,解决和完善出一个当下世界可行的方案。

    而现在……

    世界上第一台在铁轨上的蒸汽机车,便算是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有人认为是铁房子也好,是其他玩意也罢,张静一不在乎,因为很快,他就要展现出这玩意的厉害了。

    张静一朝天启皇帝笑了笑,道:“陛下,不如,我们先进房中?”

    “用钢铁做房子,很不好,你的想法虽好,可是钢铁毕竟昂贵,而且这房子,住的也不舒服。”天启皇帝摇头感叹道:“建筑这东西,可不是靠一拍脑袋。”

    他一面说,一面在张静一的指引之下,进入了一个车厢。

    车厢进行了一定的处理。

    而车厢的壳……虽然底下的钢铁,可实际上,上头却是木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后世那种铁皮的车厢,张静一折腾不起,太重了,本来这蒸汽机车的火车头就已经很沉重,其他的车厢,能减重的地方,一定不能增加重量,毕竟……眼下的动力,若是里头再堆积一些货物,张静一怕带不起。

    里头是许多的桌椅,车厢只有二十几平大小,有些窄,转身的时候,容易磕碰到桌椅。

    天启皇帝于是便落座。

    至于随驾来的大臣,便好不到哪里去了,他们只能站着,一个个显得很局促的样子。

    大老远……就来见这个?

    有人心里老不乐意了,虽然搞不懂这张静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们还是有想看笑话的心态。

    张静一则朝一个随员暗示:“让人做好准备,要准点发车。”

    “喏。”

    那人匆匆去了。

    随即,张静一便笑吟吟地站在天启皇帝面前。

    天启皇帝眼眸环视了四周,接着目光落在自己坐的椅子上,神色淡淡地道:“这椅子的靠背,总觉得太直了,这地方……朕实在没看出哪里好来。”

    张静一便笑道:“陛下,稍等片刻就知道了。”

    这里唯一觉得不压抑的地方,就是木制车厢墙壁上,是一块块的玻璃,如此一来,倒是能看到这车窗外的景象。

    不过也没什么可看的。

    天启皇帝倒也不急,他心里没什么期待,索性便道:“方才……张卿和孙卿似乎有什么争执?”

    “这……”孙承宗上前,道:“陛下,倒是没有什么争执。”

    反而张静一道:“是为了救灾的事,孙公认为灾情之下,需暂缓新政。臣却不这样的认为。”

    天启皇帝笑了笑,心里颇有几分为张静一打抱不平的意思,道:“那么张卿怎么认为呢?”

    “新政已经刻不容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哪里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而至于灾情,再加上救灾引发的巨大损耗,这是朝中诸公应该想着去解决的事,怎么能因为救灾,反而延缓新政呢。”

    天启皇帝欣赏道:“张卿所言有理。”

    孙承宗早就过了和人争执的年纪,而且他也知道,陛下和张静一都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多说无益,反正也不会改弦更张。

    这时,有人严肃道:“陛下……臣倒以为,孙公说的有理,现在国库的粮食……已经不足了,流寇引发的危害极大,再加上……李贼等人,到处邀买人心。现在关中又大饥,朝廷从哪里调粮?不调粮……则更多人加入流寇,流寇造成了减产会更严重……”

    天启皇帝看去,却是大理寺卿陈扬美。

    他对陈扬美的印象一直不错,再加上这一次,三法司处置了这么多人,陈扬美却不在其中,也可见此人为官,是真正的清正。

    陈扬美道:“臣等这样想,也是为了江山社稷啊。”

    天启皇帝皱眉起来。

    张静一却道:“现在的问题,是损耗的问题,不是流寇的问题,若是粮食调去关中,完全没有损耗,或者哪里有战事,也不浪费大量的人力,那么……岂不是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

    他这般一说。

    许多人讥笑起来,人群之中有人道:“说的倒是好听,你倒是解决这损耗啊……”

    张静一目光搜寻,想找到是谁在此阴阳怪气,可这里太狭小,说话的人又躲在人群里,现在大家都三缄其口的样子,也找不出人来。

    而就在此时……

    突然……呜呜呜……

    一声汽笛。

    这汽笛在发出了一阵嘶吼之后。

    陡然之间,这车厢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

    这一下子……所有人大惊失色。

    有人惊慌地道:“地……地崩啦?”

    ………………

    写完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