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三十二章:贯通
    这种巨大的工程最直接的后果就是,铁价一时间呈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一路飙升,于是京城附近的铁矿纷纷开始挖掘。

    不只如此……市面上也开始出现了以收废铁为业的人,据说生意极好。

    天津卫这条铁路,耗费的钢铁依旧惊人。

    几乎整个大明的资源统统砸了进去。

    以至于封丘的钢铁作坊,派出大量的车马,花费接近三个月的时间,送来一批铁料,居然也有利可图。

    张静一还是觉得铁料不够用。

    居然还出了一个馊主意,那就是检查各地军中的武库。

    查一查有没有废旧的武器。

    可这一查,真要将各地京营的武官们吓死了,武库毕竟是大家贪赃枉法的重灾区,以往朝廷虽也派兵部的人来看一看,可大家蛇鼠一窝,纯粹走个过场而已。

    可这一次锦衣卫来查,却是实打实的查,真是将什么都暴露了出来。

    原本应该入库的武器,根本没入库。

    这些还好,更糟糕的是,许多甚至是成祖、英宗时期的武器,居然还搁在那,早就锈迹斑斑,也没人养护。

    张静一却是如获至宝,没收,统统都没收,作为废铁,支援铁路建设。

    十七个钢铁坊不够用,那就继续开建,以至于三个月之后,京城附近,有钢铁作坊七十二家,而且不少家还扩大了规模。

    为了找熟练工,丧心病狂的钢铁作坊居然跑去数百里外去招募铁匠,为了把人糊弄来,还备了轿子,只要人肯来京城炼铁,也就别收拾家里那点破东西了,人一来,直接入住宿舍,生活起居的用具都给你准备好了,我抬轿子来接你。

    事情总会有夸张之处,可大抵,无数围绕着铁路的作坊和买卖,也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了出来。

    以至于傻瓜都知道,跟着铁路就能挣钱,一度让整个京城,经济开始过热。

    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通货膨胀加剧了。

    好在白银毕竟是硬通货,再如何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却也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之内。

    因为市面上物资和商品的短缺,尤其是铁制品和木制品,还有大量用工之后,这些工徒们都获得了薪水,他们需要吃喝,难免制造出了繁荣,可……这种物价上涨,却还是在可接受的范畴之内的。

    反而张静一对此很是乐见其成。

    因为通货膨胀最心急的,恰恰是那些达官贵人和士绅老财。

    眼看着耕地已经无利可图了,就算有利可图,可现在风险已经巨大。

    手中的银子……半年前一百两倘若能买二十头牛的话,现如今,却只能买十六七头,直接亏损三头,他们家里真的有牛啊。

    于是乎……不少人哀嚎,手中闲钱已不敢放了,而这个时代的投资渠道,是十分狭窄的,做生意又不会,放贷的风险又高,买地现在越发的无利可图,甚至还有可能新政继续推行之后没收的危险,思来想去,也只有跟着大家伙儿,一起认购铁路公司的股票一途了。

    铁路公司的股票,最终销售一空。

    筹措来的资金,无法想象。

    张静一若不是为了稳健,甚至已经打算推出同时修建六条铁路的计划。

    好在他还算理智,这毕竟是第一次,不敢过于冒险。

    终于……铁路通车了。

    这一条耗费了一千二百万两纹银的铁路,从天津卫的港口至天津卫运河码头,再经通州运河枢纽,最后直抵京城,在京城广渠门,最后绕过了内城,直抵新区的铁路,彻底地贯通。

    其实铁轨修得很简陋,甚至每一个站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

    说起来,这就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铁路线,不过依旧还是创下了当下铁轨铺设的记录。

    譬如几个工程队,进行比赛,曾创下某个工程队一日之内,铺设三里铁轨的记录。

    铁路一贯通。

    天启皇帝得知了消息,喜出望外。

    随后……便迫不及待地下旨命人试车。

    一声令下,这最新造出来的几列蒸汽火车随即便从新区的站点出发,轰隆隆轰隆隆的进发,最后,在七个时辰的时间内,安然无恙地抵达了天津卫的终点站。

    三百多里,只需七个时辰,这放在后世,大抵就是电瓶车的水平了。

    可在这个时代,好家伙……这已是人骑着马,一路疾奔,且几乎不带任何辎重的速度了。

    毕竟人和马都会疲倦,而蒸汽机是不会疲倦的,人和马中途都需要休息,蒸汽机却不需休息,最重要的是,蒸汽机还可以驮载货物。

    虽是一切良好,不过要调整的东西还有很多,譬如所有的蒸汽机车最大可以在线上跑多少台,又譬如,怎么确保蒸汽机的检修,还有各处站点装卸货物的问题。

    这种种的问题都需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调试。

    好在此前,张静一拟了一个章程,早就培训了一批人员。

    接下里,才是所有人最关心的事了。

    运货的话,该是收费几何呢?

    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这个距离,首先你得算别人运货所花的成本。

    张静一也早有准备,他走访过不少的商户,于是得到了一个个数据,大抵认为,若是一千斤的货物,若是从天津卫至京城,那么就至少需要雇请十三个人,来回折返的话,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除了工钱,还有沿途吃喝,甚至可能住店的费用,还有畜力的损耗,最终得出的数目是……不算时间的话,那么就是十二三个人力,甚至可能还要搭上两三匹牛马,每日的消耗是五十斤粮食,少量的菜金,还有五十斤左右的材料,半个月下来,则是耗粮八百斤,马料也在八百斤左右,当然,还可能包括打尖住宿的费用,以及其他的一些损耗。

    而之所以需要这么多人力和畜力,是因为人和畜生不只是需要携带货物,同时还需要携带沿途所吃用的粮食,表面上你是运一千斤货,可实际上,却是两三千斤。

    当然,若是沿途都是打尖住店,同时在客栈吃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装卸的费用,以及可能中途遭遇了恶劣的天气,或者是中途染病的情况,总而言之,这是成本价。

    这样七七八八的折算下来,一千斤的货物,即便是从京城送天津卫,那纹银也在十五两上下,因为最近粮价涨得厉害,人力的价格,也越来越高了。

    在此基础上,张静一很是实在地制定出了运输的价格,百斤一两。

    这个价格放在后世,自是吓人的,基本上与抢劫差不多了,因为这个时代的一两银子,其实和后世的六百元没有多大的分别。

    当然,后世的货币,与这个时代的货币也无法同日可语,只能算是粗略的估价。

    这一百斤货,三百里居然就得要十两银子的运输费。

    可事实上,鉴于这个时代运输价格的高昂,张静一的定价却是很合理的。

    至少这价格一公布,不少的商贾眼睛都亮了。

    凡事对比过就知道什么更好!

    自己雇请人力,比这价还要高上五成,而且风险还更大,雇请人力耽误的事也多。

    哪里及得上这个?

    各处的站点,现在已经开始设置货区了。

    所有需要运输的商贾,只要将货物送到车站来,而后搬上蒸汽火车的车板即可。

    所谓的车板,就是露天的运输车,挂在蒸汽机后头,十几节,没有车厢,所有的货物全部固定之后,再用一个大毡布盖上,火车直接发车。

    拆掉车厢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这时候蒸汽机车的动力有限,所有可能增重的玩意,能拆就拆。

    准备发运的第一日,车站之中已是车马如龙。

    有不少商贾是来尝鲜的,也有人则觉得沾了大便宜,因而……这边负责接收货物的站点人员,已是手忙脚乱。

    第一列蒸汽机车,直接拉了十一节挂车,一节挂车五千斤货,直接是五万五千斤货物。

    这放在后世,便是三十吨货物直接发车,这种运载量,放在后世简直是不值一提,运载量可谓是连正常的货运火车的零头的零头都不到,可放在这个时代,却是一个足够让人咋舌的数字了。

    紧接着,这蒸汽机车,便呜呜呜的歇斯底里的发出了嘶鸣,而后跨齿跨齿的像是发出了吃NAI的声音,缓缓而去。

    第一趟车,得银五百五十两。

    当然……第一趟车之后,便是在装卸货区的第二趟、第三趟蒸汽火车。

    无论是通州、京城还是天津卫,都是货物的集散地,聚集了大量的商贾,无数南来北往的货物,都在这里集散。

    因而……这里并不缺有人运货,何况原本不少嫌运输货物麻烦的商户,现在似乎也想尝试,毕竟……铁路运输过于便利,已经远超了大家的想象,而且花费也比以往省钱。一时之间,一趟趟的车开始发出去,而后……后头的蒸汽火车,则开始继续装载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