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三十三章:大发横财
    其实铁路的运营,哪怕是张静一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

    一切都要靠这铁路公司自己摸索出一个方法来。

    不过眼下,大家并不关心这些,因为傻子都明白,铁路修的咋样,这玩意到底有没有用,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能不能挣钱。

    不过三日之后,铁路公司便开始发放了一个极简陋的公告。

    公告之中,大致将开业三日以来,这铁路的运营情况做出了说明。

    譬如这一条线路,每日发车已从九辆,到了第三日的十四辆火车,未来预期发车的数字还会增长。

    而公司的日入,四千五百两,攀升到了七千两,扣除掉一定的火车养护、人员开支以及其他的费用,在第三日,直接实现了日纯利四千两的规模。

    而且在大致的对比了三日的运营情况之后,铁路公司表示现在依旧还有大量的货运订单,这是因为海运以及未来承接漕运的需求,再加上,无论是京师还是天津卫或是北通州,都是天下最重要的枢纽和通衢之地,往来的商贾实在太多,货运的前景大有可期。

    再加上铁路这玩意,从前没有建的时候,许多商品的流通,其实是极少的,毕竟……成本太高,耗费的时间太久,有一些商品不适合运输,比如蔬菜和水果之类,若是以往一样,耽搁个十天半月,等送到之后,早就坏透了。而现如今,却有了运输的可能,再加上一些珍贵的货物,人们不愿进行运输,现如今有了此便利且安全的货运铁路,未来这一片市场,也将不断的挖掘。

    公告之中,还提出了邮件的服务,将在各处设邮局,设在铁路公司之下,大家可以向铁路开通的区域,投递信件。

    这公告一出,所有人都已开始细细的琢磨起来。

    京城的人不是傻子,第三日,纯利就已高达了四千两的规模,一年下来,岂不是实打实的一百五十万两纹银的纯利?

    若是如公告之中所说的一样,发车的火车越来越多,运载和流通的货物越来越大,业绩继续增长,若是增加个三五倍,岂不是一年下来,纯利便是纹银五百万甚至是一千万两都有可能?

    这个数字,实在过于可怕。

    以至于大家写写算算,都觉得不真实。

    这股票可是有分红的,规定每年到了时间,在扣除了运营之后便要按照股票的多寡,予以分红。

    一亿五千万两银子的股票,现在只花了一成的价钱,修了其中一条铁路,就有如此高的分红,岂不是说……若是照这样下去,融资的银子,若是都能兑现成铁轨铺开,这每年股票的分红,便可高达七八成的分红?

    在未来,铁路都修通了,投十两银子,每年躺着都能赚上七八两?

    这一下子,许多人坐不住了。

    大家不相信。

    于是有许多人,亲自蹲去车站,专门看有多少货物。

    还有人热心的跑去亲自查验账目。

    张静一则表示,买了股票的,可以组织股东一起,自行聘请账房,随时到铁路公司查阅账目。

    一下子,一群账房,便在某些大股东的雇请之下,纷纷进入铁路公司了。

    细细查下来,好家伙……

    业绩还在增长。

    十日之后,每日发出的火车,虽然还是只有二十列,却只是因为,现在蒸汽火车只有这么多,新的蒸汽火车还在制造,可是货运的订单,已经延后到了半个月之后了。

    这一下子,不少人疯了,分红啊……买了这玩意,是真的躺在家里拿分红。

    只可惜……现在还想买的人,已经迟了,因为铁路公司的股票,已经全部发售完毕,现在融资的资金,则已开始规划辽东以及山东的铁路。

    辽东可以理解,而山东也是很富庶的地方,沿途有不少府县,都是重镇,最重要的……那地方盛产布帛鱼盐这些重要的物资,而且,登莱一带,本也是天然良港,也是未来海运的一处重要大港,且也是人口重镇,一旦修建过去,未来的钱景一定可观。

    不只如此,又有一个可喜的消息传出,说是铁路因为大量作坊的建立,依旧许多熟练匠人的培养,新建铁路的成本,有望降低。

    成本降了,未来的利润却可能源源不断。

    而且这玩意一旦建起来,将来就是坐地收钱。

    这种许多人想都没有想过的生意模式,让人垂涎三尺。

    再加上没有了新股发行。

    现在的股票,几乎都在二级市场上,也就是说,寻常人若是还想买铁路的股票,就意味着你必须得四处向其他人购买。

    “爹,爹……”

    刘鸿训一脸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府邸,这几日,朝中的事太多,即将要开春了,百事待举,他这内阁大学士忙疯了。

    再加上李自成的事,也让他操心起来,李自成经略襄樊,在得到一部分士绅支持之后,如今的局面已经大为不同,他不再似流寇一般四处转战,而是开始经营自己的地盘,这便让朝廷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局面。

    襄樊之地,西临四川和汉中,向南则为江南,向北则为关中和中原,既是四战之地,却也是英雄之地,一旦让他开始经略地方,尤其是获得了士绅的支持,未来是什么样子,就只有天知道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李自成才是真正的威胁。

    虽说大家都这样看,可高迎祥和张献忠却带着无数流寇,四处在南直隶附近游荡,朝廷不得不将主力镇守于江南,以防不测。

    现在朝中关于暂缓新政的声音,已越来越炽烈,大有一股若是朝廷再不善待士绅,士绅们便都要投奔李自成的傲娇。

    刘鸿训当然是支持暂缓新政的,可陛下显然已经铁了心,眼下是夹在两边都难做人。

    此时,他一脸疲惫,抬头便看到自己的儿子刘文昌兴冲冲地小跑着来。

    他本就心情不甚好,于是此时忍不住吹胡子瞪眼道:“稳重,稳重,老夫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肯像个样子?你是读书人,不是一个孩子了。”

    此时,这刘文昌已到了刘鸿训的近前,看着父亲气呼呼的样子,他只好苦笑着重新整冠,给刘鸿训行了个礼,道:“父亲。”

    刘鸿训这才道:“何事?”

    刘文昌便道:“有人来寻儿子,前些日子,咱们家不是买了五万两银子的股票吗?”

    “嘘!”刘鸿训咬牙切齿,却又尽力地压低着声音道:“你就不能小一点声音,难道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吗?这股票是不记名的,老夫让你去买,你这嚷嚷着,给谁听?你糊涂不糊涂,外头若是知道老夫跑去跟这个风,这多有损清誉?别人怎么晓得你手上有股票?”

    刘文昌道:“放心,那是刘御史家的,父亲怕别人知道我家买了,他们还怕呢。只是私下知道,绝不会到处乱传的。”

    刘鸿训还是觉得这个儿子不可靠,却也无奈,只怪自己当初瞎了眼,行房的时候没有算对日子,生出这么个玩意来。

    刘鸿训便绷着脸道:“他寻你做什么?你要谨慎,切莫让人拿捏着把柄。”

    刘文昌道:“他是想收咱们的股票。”

    “想收?”刘鸿训又打起了精神,便道:“怎么收?”

    “六万五千两,将咱们的股票卖给他。”

    “呀……”刘鸿训一听,竟有些晕乎乎的,随即瞪大了眼睛道:“六万五千两?”

    这才几天啊,五万两的股票,居然人家六万五千两来买?

    这实在令刘鸿训忍不住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于是刘鸿训带着惊疑道:“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行贿?”

    “不不不。”刘文昌忙摇头,接着道:“现在外头的价钱就是这个,不少人都在打听谁的手里有,想收呢,六万五千两,都算是便宜的了,大家都说……等这铁路都修通,以后五万股的股票,将来一年躺着都有三四万两的分红。”

    “父亲你想想看,这不是白捡的银子吗?起初有人不信,还真有人特意跑去铁路那儿去看,又是查账,又是查每日发的车,还有人在铁路公司内部打听各种消息,单单这天津卫小试牛刀,就已挣的盆满钵满了。这样的好事,到哪儿找去?许多人只恨自己当初没有去买,现在铁路公司已经售罄,只能寻咱们手里有股票的人买了。”

    刘鸿训一下子起心动念起来,顿时又来了精神,关切地道:“这样说来,咱们挣了一万五千两,世上还有这样好挣的银子?”

    刘鸿训真的震撼了。

    这种一夜就大赚给人的心理冲击是巨大的。

    想想看,从前攒家业,靠着每年各种经营,还有靠着家里的土地辛苦收割,好不容易靠着吝啬和勤俭一点点的积累财富。

    好家伙……这玩意狠啊,才几日功夫,五万两就变六万五千两了,抄家都没这么快!

    “父亲……”

    “卖呀,你为何不卖,这一万五千两银子,为啥不挣!”

    刘文昌却又忙摇头道:“父亲差矣,不能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