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三十四章:发大财了
    刘文昌倒是急了。

    这爹是不是脑子进了水,做官做糊涂了。

    刘鸿训倒是一时语塞。

    刘文昌便道:“父亲,现在的情势,到处都有人求购铁路公司的股票,大家都说,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现今这个时候…人人都在求,过几日,只怕价格还要涨。”

    “还要涨?”刘鸿训一时无言,良久才道:“意思是,咱们这一万五千两银子,还不够,还能挣?”

    “当然!”刘文昌道:“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父亲,眼下儿子来找您,不是问卖不卖股票的事。而是……咱们家还买不买。”

    “还买?”刘鸿训大为震惊,他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疯。

    “涨到了这个地步,还买?”

    “父亲难道还不知道,其实这外头,早将这利润算出来了,只要铁路公司还在修建铁路,这融资的一亿五千万两将铁路修出来,谁拿着这股票,每年吃进的分红,一年下来,至少便可达到五成利。”

    五成利是很可怕的,十两银子下去,每年分红五两,这对于任何人而言,都足以让人发疯的事。

    “可若是购置土地,当下的行情,单凭土地的收益,父亲可知道,利润是多少吗?有人折算过,一年不过三分,对,一年只有三分利。”

    三分利,即是十两银子下去,每年得银三钱。

    “还有做其他的买卖,大家都算过,哪怕是能获得盐引的盐商,一年只怕也未必有两成利,这铁路,比盐商还挣钱啊!父亲……咱们家,这些年也攒了不少的银子,这么多银子……放在家里,时日久了,就越来越不值钱了,现在外头都说,再过十年,手头上的十两银子,只怕还不如现在的七八两,长久下去,攒的钱越多,咱们就越亏……”

    “听说……江南那边的抄家,还在持续的推进,已抄出不少的纹银来了,父亲啊……这些银子若是都查抄出来,市面上这么多的银子,将来可怎么得了?若是现在还不赶紧将家里的银子拿去买一些东西,将来……只怕哭都没有地方哭的。”

    这刘文昌在外头,和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毕竟是内阁大学士的公子,不知多少人围着他转呢!

    因而他接到的讯息,也是最多的。

    他认真地继续分析道:“现在许多人,打的都是这样的主意,银子未必可靠,必须得将这银子变成实实在在的东西,才有着莫大的好处,而当下,铁路公司的股票是最一本万利的,如今,人人都在持币观望,我们家如此,其他人家也是如此。再者说了,这股票还是不记名的,咱们买的五万两,也不过是一个簿子大小,儿子说难听一些,哪一日咱们刘家要是被抄了家,这东西若是妥善藏着,总比五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好藏匿……”

    刘鸿训一听,瞳孔收缩,猛地暴怒起来,扬手上前就要打人:“畜生,我们刘家安分守己的,抄个什么家,你这逆子……”

    围着刘文昌跑了一圈,实在是这刘文昌跑的快,刘鸿训累得气喘吁吁。

    人自是没打着,刘鸿训却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他思量了片刻,便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照这样的情势,还真说不好,不过做任何事,都不可冒进,你将家里账上的一笔银子支出来,想办法购置一些吧,当然,也不能动了老本,得留一些银子,有备无患,咱们不是商贾之家,做任何事不能单纯计较利益得失,首先还是要求稳。”

    刘家也是大户,祖上积攒的财富不少。

    而刘鸿训追求的显然不是更大的得利,而在于确保自己的家族有抵御任何风险的能力。

    刘文昌得了父亲的首肯,心里已经乐呵呵的,他可不指望刘家掏出家里的老底出来,实际上对他而言,父亲愿再掏出一笔银子,就很满足了。

    于是他喜滋滋地点头,便去取了一大笔银子,四处去市面上收购二级市场的股票了。

    像刘家这样的人有很多。

    现在市面上各种消息满天飞。

    谁都没有一个准确的价格。

    不过因为收购的人多,持有股票的人,倒是很惜售。

    于是一下子,好端端的市场,就成了卖方市场,但凡是肯卖的人,都会被买主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可这样,便造成了一个可怕的现象,到处都是打听谁家卖股票的掮客。

    这些掮客,只要促成一笔买卖,立即便可得到一大笔赏钱。

    因而,不出半月时间,五万两纹银的股票……又涨了。

    这一日,刘鸿训清早便预备去当值,此时才卯时,天还未亮,自己的儿子刘文昌居然已是兴冲冲的在厅里候着了。

    “又有什么事,你今日倒是难得,如此清早起来?”

    “父亲……”刘文昌两眼放光地看着刘鸿训道:“前些日子,儿子花了七万两银子,又收购了五万股股票。”

    “七万?”刘鸿训下意识的皱眉起来,不过他还是慢悠悠地呷了口茶,示意自己稳得住。

    这才又道:“不是说,六万五千两吗?”

    “局势不同了,就这……儿子还是拼了命才收来的。”

    “现在的世道啊,老夫看不懂。”

    刘文昌兴致勃勃地道:“看不懂的还多着呢,咱们家前前后后,花了十二万两,收了十万股股票,这些日子,听说往辽东和山东,还有宣府的铁路,已开始在筹备了。还有天津卫的铁路,现在已经每日发车二十七两,又到了新高,每日的利润,甚是惊人。所以……这几日,五万的股票的价格,竟已到了十万两。”

    “五万的股票,能卖十万?”这一下子,真把刘鸿训给吓着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没有开玩笑,咱们十二万两银子购置来的十万股,现在只要放出消息,只怕用不了多久,便有人肯拿二十万两银子的真金白银来收。儿子听说,现在不只是京城,外地的不少士绅和客商,现在都是闻风而动,大家都死死的盯着这股票的买卖呢。”

    刘鸿训真的是吓坏了。

    这世上……竟还有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

    转眼之间,身家直接暴涨。

    于是刘鸿训问了个很实在的问题:“涨的这么快,会不会有风险?”

    “不会。”刘文昌摇头道:“大家都不是傻子,其实都是计算过的,主要是天津卫的业绩,连创新高,每日的纯利,已高达万两了。还听说,有不少货商,想要铁路运输,可订单太满,得排队延后,你要运货,现在都要找关系。”

    “除此之外,印度公司,就是那些搞海运的,那个叫张三的人,已和铁路公司签下了契约,花了高价,代请铁路公司运输货物……总而言之,现如今是铁路公司日进金斗,而咱们持股的人,自然而然也就水涨船高,大家都觉得有利可图,才纷纷四处收购股票的。只要铁路公司能大赚,这股票涨多少,咱们都不会亏。”

    刘鸿训只觉得晕乎乎的,猛地想到自己的先祖们,从太祖高皇帝时起积攒家业,那时候……真的是恨不得让佃户当牛马一样使唤,得了一块上好的水田,能美滋滋高兴的跟过年一样。

    可现在……

    “哎……早知如此,应该多买一些股票才是。”刘鸿训心底深处,不免可惜。

    是啊,太可惜了,现在突然想想,自己还是过于保守和谨慎了,若是当初多买,现在……身价只怕就更不一样了。

    “儿子来见父亲,就是来和父亲说,咱们家要不要再多买一些?”

    “还买?”刘鸿训吓了一跳:“这不都涨到天上去了。”

    “这哪里是天上啊,外头人都在议论,说是现在才在山脚下呢,儿子听说……如今大量的人都在持币待购,现在铁路公司的好消息,一日出几个。有人甚至认为,未来铁路公司,一件至少进账上亿纹银,还是纯利……每年的分红,更不知多少,现在不买,只怕就要亏了。”

    刘鸿训怦然心动,脑海里,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和他说,赶紧买了,再不买,悔之莫及。

    又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要谨慎,切莫玩火,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不要生出贪念,这样就够了,够了。

    “父亲,父亲,你倒是说话啊。”

    刘鸿训突然内心深处,又生出一种说不清楚的渴望,碰到这种事,抉择竟比朝中的决策还要难。

    深吸一口气,他却盯着刘文昌道:“你怎么看?”

    刘文昌咬咬牙道:“父亲若是相信儿子,就该立即狂购市面上的股票,如若不然,就错失了良机,我听说……黄家都在买。”

    “黄家,哪一个黄家?”

    “还能是谁?”刘文昌道:“当然是黄世伯了。”

    他娘的!

    刘鸿训一听,顿时恼火:“黄公在内阁的时候,可是对着老夫不露声色,还处处说铁路股票的危害,说这都是浮云,敢情他是糊弄老夫的?”

    …………

    昨天的一章,稀里糊涂睡着了,老虎在此说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