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三十六章:剪除奸党
    其实也就是因为靠着铁路,开辟了一个个新的市场。

    否则无论是货运的价格还是邮件的价格,其实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

    此时的一两银子,大抵还可在后世大抵五百元上下。

    当然,这只是参照了大米的价格。

    运送一百斤的东西,你敢收后世那般五六千两银子,还只运输三百里,这几乎等于是抢了。

    邮寄业务大抵也差不多,价格很高。

    但是却填补了这个时候最急需的需求。

    此时无论是铁路还是书信业务,本质上也不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所以这是卖方市场,铁路公司想订多少就订多少,毕竟它的竞争对手是大量的人力运输还有骡马运输,以及仆人送信。

    天启皇帝对于现在铁路公司的业绩十分满意:“照这么下去,朕就算不抄家,也要发大财了,哈哈……真没想到……不过眼下,最紧要的还是蒸汽机车的运力问题,除此之外,就是将铁路铺开,反正融来的银子足够,哈哈……”

    他一边说话一边抑制不住的大笑。

    张静一便道:“是,臣这边,已经在想尽办法了,只有将铁路铺开,我大明才可真正做到民富国强。”

    天启皇帝背着手:“听闻,这股价……已经暴涨了,是吗?竟已有了拿着两万一千两银子,去收购一万两的铁路股票?”

    “是,这也没办法,陛下想想看,现在大家都想投资铁路公司,可是……铁路公司的股票已经卖光了,只能到其他持有的人那儿买,只是可惜……现在买股票的人多,卖的人却是寥寥无几,这价格自然而然,就水涨船高了。”

    天启皇帝来了精神:“那还会涨吗?”

    “照着这个趋势,臣以为还会涨,等到月末之后,我们第一个月的运营收入公布,天津卫这条线,肯定是远远超出预期的,不只如此,还有我们即将推出来的客运以及邮寄的业务,再加上许多新线路的修建,臣敢保证,接下来股票将一飞冲天。”

    有一个真正的原因张静一还没有说,那就是这个时代不像后世,后世的投资渠道是多样的,而这个时代……这购买股票是最傻瓜式的投资方式,再加上……股票单一,如果后世还有所谓的蓝筹股、白马股之类的话,那么在这个时代,铁路公司就是股王之王,因为在这个市场里,它压根就没有任何对手,买股票就等于买铁路公司。

    股票只有一支,而且是一支大利好的股票,可是想从中分一杯羹的人却有千千万万,一群人抢一只股,再加上皇帝和辽东郡王背书,公司再适当的抛出一个又一个的利好,这暴涨其实早就在张静一的想象之中了。

    可怕的不只如此,一个好的股票,最重要的是能讲一个好的故事。

    可是还没等张静一开始编出故事来,这市场上,已经有无数的大儒们,为张静一编出各种所谓投资就是投资自己,又所谓买上一股传三代,传承千年,子孙不愁,再有铁路未来,势必取代一切的交通,这等于是设卡收税,躺着吃喝之类的种种故事来。

    这些大儒们的每一句话,都直击这个时代的人心。

    而大儒们之所以热心的想出一套又一套的理论,编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倒不是他们当真是糊弄人,而是因为……他们自己买了,而且他们自己也信了这一套所谓投资故事。

    正因为如此,无数的理论,一传十,十传百,人人都在拼命打听股票的事,以至于当下股票的市场,已经到了火热的地步。

    “一飞冲天?”天启皇帝抚案,他来了兴致:“可以涨到多少,要不,朕卖一些脱手吧。”

    张静一连忙摇头:“陛下与臣的股票,合计八千万股,占了铁路公司的一半多,将来的得利,已经十分惊人了,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为了一些股票的涨跌,再去挣那些涨跌的银子,陛下安心分红就可。这股票涨涨跌跌,本是常事,若是连陛下都下场收购或者是抛售,一方面对铁路的修建不利,另一方面,则是实在没有这个必要。”

    天启皇帝不无遗憾,不过细细想想,至少自己纸面上的财富是暴涨了的,再加上未来大量的分红,因而点点头:“涨涨跌跌,你的意思,还会跌。”

    张静一面无表情:“有涨就会有跌。”

    天启皇帝又点头:“懂了,不过眼下,有一件事令朕很头痛,还是那李自成的事,这李自成收买人心,现在……又有不少人借李自成的名义,要求暂缓新政,他们这般逼迫,是要置朕于何地,难道在他们的心里,朕说过的话,已经不算话了吗?”

    张静一意味深长的看了天启皇帝一眼:“新政乃是国策,可是现在却阻力重重,臣也很担心啊。”

    天启皇帝道:“逼朕急了,朕只好动用厂卫了,朕就不信了……”

    “不不不。”张静一连忙摆手,道:“陛下,实在不必如此,臣有一策,转手之间,可除奸党。”

    天启皇帝一听,大喜:“怎么,你有什么主意?这些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若是不动用厂卫,怎么让这些人屈服?”

    张静一道:“请陛下放心,包在臣的身上,一个月之内,不说其他地方,至少京城内,那些称赞李自成的,还有反对新政的,臣保准教他们一扫而空。”

    天启皇帝倒是忧心忡忡起来:“其他的事,朕倒是可以仰赖于张卿,可是这些人,哪里有这么好剪除,朕和张卿也不知杀了多少了,可这些人还不是一个个前仆后继,一个月之内?只怕比登天还难。”

    “臣若除不掉,愿拿人头送到。”张静一斩钉截铁道。

    天启皇帝当然知道人头作保,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可张静一的决心却是很大。

    因而,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张静一出了宫,先至北镇抚司,召了一些校尉来,吩咐了几句,那些校尉听罢,先是错愕,随即还是点点头,火速去了。

    随即张静一打道回府。

    今日回来的早,那乐安公主朱徽娖却是喜出望外,难得夫妇二人能正常的吃个晚餐,张静一这些日子确实忙碌,倒不是故意的,而是这北镇抚司、铁路公司还有新县的许多事,都得自己最后拿主意。

    铁路的出现,让整个大明站在了一个新时代的十字路口,这不但给予了这个时代的人巨大的冲击力,也使当下的生产关系,开始改变了。

    今日好不容易可以歇一歇,面对新妇,张静一已比从前自然了一些。

    一个多月的相处,大抵让张静一熟知了乐安公主朱徽娖的性子,她的性情,倒像是这个时代多数的妇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平日里少有抱怨,尝试着开始做家里的女主人,不过偶尔总会出错,因而显得更拘谨小心,对于张静一成日不着家,往往不会找张静一的错处,反而是体谅,或者是自责,难免会想,会不会是这新驸马见自己不喜,或是自己做错什么,说错什么云云。

    这样的性情,当然让张静一回到家的时候,难有那种男女之间彼此调笑的快乐,倒像是已成婚了许多年似得,很快适应了身边多了这么一个女子,慢慢的成为了这个家里的一部分。

    细细思来,娶妻大抵是如此吧。

    每每想到这些,张静一便有一种想在自己祖宗牌位之上,供奉上太祖高皇帝灵位的冲动。

    张家的祖宗们对不起了,我给你们请一位大仙来,委屈你们,因为我张静一实在想拜一拜。

    毕竟,和那汉唐的公主们相比,若不是这位太祖高皇帝,谁能培养出这么一个不骄横的公主出来。

    此人夫妇对坐,这朱徽娖倒还真有几分举案投眉的意思,她端坐着,低垂着眼帘,生怕自己过多的抬眸起来,令张静一感受到自己的不尊敬。

    张静一倒是这时候打开了话匣子:“清早的时候,我路过了几家店,买了一些水粉还有丝绸,也不知道哪一个好,虽然宫里给的嫁妆够了,家里的东西也多,不过寻常百姓家,也要置办新衣和添置水粉的,只是我不晓得你的喜好,因而……”

    朱徽娖神色微微动容,也不知是因为张静一在外还记挂着自己,还是因为她对布匹和水粉有特殊的喜爱。

    便听张静一又道:“因而我将几家最好的店里的货,全部买了下来,明日会送到,你好好挑一挑,自己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便赐给人。”

    朱徽娖本有许多话想说,可是想了片刻,最终只点点头:“噢。”

    二人继续吃饭。

    没有热切,也没有叽叽喳喳的家里长短。

    倒是饭毕,\b朱徽娖道:“夫君有心事?”

    “也没什么心事。”张静一道:“在想着一件事怎么弄。”

    “何事?”

    “坑人!”张静一十分认真的回答道。

    朱徽娖:“……”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