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三十八章:天亡我也
    天启皇帝话音落下。

    刘鸿训也有些忍耐不住了:“陛下,臣倒也以为暂缓新政,或许是暂时解决问题的办法,眼下是不可继续刺激下去了。\u0003”

    说着,他顿了一顿,才又接着道:“臣不是为士绅喊冤叫屈,这些年来,士绅尽得天时地利,积攒了不少的田产,而百姓们确实是衣不蔽体,这是实情,陛下有意励精图治,才开了新政,使百姓们有了一个盼头,这也是实情。陛下的心是好的,可眼下的时局,实在不宜如此啊。”

    “现在满天下的士绅都在怨恨新政,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京城之中,怨声载道。江南那里就更不必言了。而关中、河南等地,本就受到了流寇的袭扰,本来还盼望陛下为他们做主,哪里知道,陛下竟也视他们为寇仇,这个时候,他们不投李贼,又能往哪里去?”

    “眼下重要的是安天下,先解决流寇,所以……新政之事,可以暂缓,不可再对士绅打打杀杀,也不能再重新丈量土地,分夺田地了。”

    刘鸿训乃是内阁大学士,他的话还是有一些用处的。

    至少这满朝的文臣,也纷纷点头,都觉得刘鸿训这番话很是公允。

    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做,这不是要将天下的读书人逼到李自成那里去吗?

    天启皇帝怫然不悦,一张脸紧紧绷着,目光冷然,却是看向了黄立极:“黄卿也这样的认为吗?”

    黄立极道:“陛下……臣也附议,臣其实也是支持新政的。”

    顿了一下,黄立极继续道:“只是眼下……的局面,实在让人担心,继续这样下去,臣恐还要出大乱子。长沙知府降了李贼,这对朝廷而言,是敲了一记警钟,有了此人为先,那么投奔李贼者,臣恐如过江之鲫。”

    “这李贼先拿着湖北,如今又有趁势一举拿下湖南之势,接下来,无论是南下两广,还是西袭云贵和四川,甚至是顺江而下,一举而得江南,对我大明而言,都将是腹心之患,眼下当务之急,是抵住这样的攻势。所以恳请陛下,三思后行。”

    天启皇帝抚案,微微皱着眉,不过他并不急,很多时候,他还是希望听听大臣们的建议。

    倒不是真想知道大臣们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

    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天启皇帝只想知道,这些人里面,谁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谁又是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此时,天启皇帝道:“这样看来,众卿莫不是都支持暂缓新政吗?”

    此言一出,这殿中十之八九的人……轰然道:“陛下,臣等都以为,眼下还是暂缓新政为宜。”

    天启皇帝心里冷笑,这些人终究还是不死心啊!

    自从出了一个李自成之后,便有些想要拿李自成来要挟他这个皇帝了。

    天启皇帝目光一转,却是看向一个人,微笑道:“张卿怎么看待呢?”

    此时只能关门放张静一了。

    张静一道:“陛下,臣也没有想到,新政的影响居然如此之大,现在百官都求免,李自成那里,又闹的不可开交,臣也担心李自成的影响席卷江南,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实在不成……就算了吧,不如先暂缓新政。”

    “……”

    大家都等着张静一来反驳呢!

    可谁晓得张静一如今竟是也支持暂缓新政。

    这让百官有些不适应起来。

    怎么感觉……像有什么阴谋?

    可细细思来,好像确实……这对张静一没什么好处,又能有什么阴谋呢?

    莫非是李自成当真将张静一吓坏了?

    于是大家便又都看向了天启皇帝,天启皇帝居然没有暴怒,很是体谅地叹了口气道:“朕欲行新政,一改气象,试图令我大明振兴,哪里知道,竟是举步维艰……今日连张卿都这样说了,罢了,罢了……下旨,暂缓,暂缓吧。”

    说着,他起身,一副气咻咻的样子,临末了,给了张静一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彼此眼神触碰,很快又错开来,而后天启皇帝便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

    这百官却还愣愣地留在原地,一时无法消化。

    就这?

    这就好像双方在拔河,明明对方一开始力大无穷,一直嗷嗷叫的拔的起劲,百官这边已经力竭了,谁晓得,对方直接松手。

    这有违体育精神啊!

    以至于大家如做梦一般,眼看着陛下决然地走了。

    众臣又很一致地纷纷看向了张静一,却见张静一仰天长啸:“此天亡我也。”

    “……”

    但是大家莫名的感到纳闷。

    这辽东郡王……既是天亡我也,怎么说话的口气,还夹杂着几分喜悦?

    不对吧。

    可哪里不对,大家也说不上来。

    好在这毕竟还是天大的喜事。

    想到一下子,悬在头上的利剑居然不见了。

    不少人心宽起来,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孙承宗却是深深地皱着眉,显得很是不悦。

    你张静一不是人啊,当初你支持新政,老夫不理解,可好不容易慢慢跟上了节奏,现在开始理解了一些,觉得……新政也无不可。

    可现在倒好,你又跳回去了。

    这令孙承宗觉得自己才是一个滑稽的小丑,索性黑着脸,却也没说什么,当下先走了。

    此时,不少人纷纷围着刘鸿训,抱拳道:“刘公仗义执言,令人钦佩。”

    刘鸿训满面红光,对着所有人颔首:“哪里,哪里……诸公抬爱。”

    终究还是高高兴兴的去了内阁票拟办公,夜里打道回府,很是高兴,门房道:“老爷您可回来了,少爷在小厅里喝酒呢。”

    “喝酒?他喝什么酒,是和狐朋狗友胡闹吗?”

    “不不不,少爷自饮自斟。”

    刘鸿训便径直去了小厅,却见刘文昌此时一人自饮自斟,一见到刘鸿训来,就立即起身道:“父亲,来,来,来。”

    “怎么,这样高兴?”

    “大赚!”刘文昌欢喜地道:“后来儿子照着父亲的吩咐,花了六万两一万股的价,又大肆收购了一批,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这几日……果然天不负我刘氏,父亲,你知道现在这股票,外头报价多少了吗?”

    他继续道:“现在这一万股,已经十一万两了,就这,还有人打抢呢,我们刘家,前前后后的收购了十几万股股票,花费了总计四十七万纹银,现在嘛,至少价值一百五十万两以上了,父亲啊,咱们祖辈积攒了十几代,也才这点家财,哪里想到,如今才几天的功夫,就翻了三倍,这是我们刘家祖先有德,合该家门振兴!”

    刘鸿训今日倒是没有教训刘文昌,他笑着道:“正好,老夫也有一件喜事。”

    刘文昌便道:“不知何喜之有?”

    “陛下暂缓新政了。”

    刘文昌一听,笑了,道:“这是双喜临门啊!如此一来,咱们和许多亲朋故旧,都可以松一口气了,所谓的新政,不就是冲着那些读书人和良善士绅们去的吗?这是灭门破家,现在陛下也有幡然悔悟的一天,也是可喜可贺。父亲,不妨儿子陪你喝几杯吧。”

    刘鸿训觉得心里很是痛快,也笑了:“好,好,好。”

    当夜,父子对酌,一夜无话。

    ……

    等朝廷真正下了暂缓新政的旨意,总算让所有人松了口气。

    这在人们看来,这是士绅与皇帝和解的征兆。

    无论皇帝怎么蹦跶,可最终,不还要依靠士绅治天下吗?

    再加上铁路公司的股票,不断的攀高,此时……这京城和天下各州,似乎一下子被这没来由的喜色所笼罩。

    ……

    而此时……

    山东布政使司武定州阳信县。

    这阳信县里,主要有三家大士绅,山东人好积蓄,知书达理,本地的士绅,自是当地的楷模,所以这三大家的家业也最是发达,他们三家的土地,几乎占了整个阳信县的两成。

    其中阳信周氏最富,一方面周家已连续几代,出了进士和举人,另一方面,土地也是最多。

    周家的府邸门前,进士及第的牌坊,就有三个。

    这时候,周家老太公……却处在战战兢兢之中,这几日,县里已经放榜,说是工作组要下来进行新政事宜。

    随着工作组来的,还有锦衣卫的校尉,前者负责丈量土地,后者属于你不肯配合,便来破家灭门。

    这小小的阳信县,已处于一种恐怖的气氛之中。

    各种流言蜚语都有。

    就在此时,有人道:“老太公,老太公,不得了,不得了,辽东郡王的人……来了……来了……”

    这老太公正施施然地正在后园的葡萄架下头晒太阳呢,一旁的婢女正小心地给他揉捏着腿,他心事重重的看着这面色姣好,且酥XIONG鼓囊囊的女婢,今日却无论如何提不起性、趣,只觉得心里压了一块大石,令这年过六旬本是老当益壮的周老太公,骤然之间有些萎靡不振了。

    此时,一听辽东郡王府的人来了,周老太公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几乎要昏厥过去。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

    今天带小孩子去打疫苗,因为学校附近的孩子打的比较多,耽误了不少事,嗯……更新晚了,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