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章:完蛋了
    像周老太公这样的人,这般的思考其实也是有道理的。

    凭啥我家的地,要给你们修铁路?

    这铁路鬼知道是什么,听说很吵闹,跨吃跨吃的叫,这要是吵死了我隔壁田里的庄稼怎么办?

    周老太公这样的人,别看面对锦衣卫的时候害怕得很。

    可人家在地方上经营了十数代人,可能在其他地方,大家没听说过这样的人,可是在山东,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如今……既然人家求上了门,那还客气什么?

    其实站在他士绅的立场,他也觉得很委屈的,我不就是地多吗?那些电佃户给我家的地耕种,二一添作五,每年缴一半的佃租,难道不合理?凭什么你们新政要抢我家的地。

    我能富贵,这是祖上传下来的,我祖上为何能传下地来,而你祖上没传下来呢?

    这里头,其实也是有理论基础地,至少在这个时代,理论基础很深厚,正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也就是说,我家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家业,是因为我的祖先是有德行的人,是积善之家。

    而你们家为何有这么多的灾祸,难道就不该想一想自身的原因吗?

    铁路也是这样的道理,祖宗的地,卖可以,价钱……我说了算。你若是多嘴多舌,那就不卖了。

    现在铁路公司已开始在拼命的加班,当日,总工长张邦正匆匆寻到了张静一。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张静一笑吟吟地道:“怎么,今日怎么有闲暇。”

    张邦正绷着一张脸道:“要出事了。”

    “什么事?”张静一道:“你来说说看。”

    “请殿下过目吧,这是重新核算的铁路造价,这路没法修了。”

    张邦正这个人,脾气很不好,哪怕有时对着张静一,也没有好脸色看。倒不是因为他对张静一不尊敬,而是作为总工长,每日忙的脚不沾地,几乎下头所有人都来找他拿主意,这种烦躁和压力,是寻常人无法理解的。

    张静一倒是勉强忍了这个家伙,毕竟……既要懂工程,还需要有丰富的组织经验,这种人凤毛麟角。

    张静一于是气定神闲地打开了一份账目,只是里头密密麻麻的账目,却直接令张静一看的头大,好在,这张邦正很贴心地在里头夹了一张傻瓜版的清单。

    张静一只大抵看了一眼,便惊道:“一条山东的铁路,造价要两亿两纹银?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开玩笑。”张邦正一本正经地道:“前期的准备工作全部停顿了,新开了这么多的钢铁作坊,现在也不知要不要继续建下去,工程一旦拖延,每一天都是巨大的亏损,还有此前招募了这么多的人手,都要准备动工了,而这些人手都要吃喝,总不能不管,可现在……铁轨铺不下去啊。”

    “沿途所经过的有主土地,从北直隶到山东,涉及到的土地主人大大小小有一千九百多家,这一千九百多家,现在都在谈,有一部分还算痛快,倒是答应了,可有一些人家,十分难缠,尤其是不少大士绅,他们有凭仗,开出来的价格,动辄是几百上千两银子一块地,还有要求朝廷给他们的子侄,在铁路公司安排一个官做的就不计了。学生让人核算了一下,单单这土地的费用,就是惊人的天价。”

    他顿了顿又道:“若只是买地,倒也罢了,问题是……现在不好谈,你一家家的谈,谈到何年何月?还有人今日谈妥了,没过几日,就又反悔,过了几日,价格再翻一倍,唯恐觉得自己还是吃了亏。现在的问题是……有人已将这当作是香饽饽了,不少人已经暗中蓄力,发动宗族,打算靠着铁路公司,挣下子孙十几代的家业来。”

    张静一:“……”

    缓了缓,张静一耐心地道:“可以和他们好好的说,不要急。”

    “急不得的啊。”张邦正气的要死,道:“铺铁路,讲的就是快,今日拖几日,明日又拖几天,招募来的数千上万的匠人怎么办?那源源不断造出来的钢铁怎么办?开发出来的铁矿怎么办?还有各种预备做工程的工具,拖的越久,遇到一个雨雪的天气,又不知损耗多少。这拖一天,便是几千几万两银子丢到了水里,一点水花都没有。”

    “这山东的铁路,是没法修了。不只是山东,去辽东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关外倒还好,辽东的地……都在殿下的掌控之下,大家只需要研究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路线方案来,解决工程上的问题和难点即可。”

    “可京城至山海关这一段呢?这里却也是人烟密集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地主有数百家,北直隶的士绅没山东的士绅那般胆大,直接狮子大开口,可他们胆子不大,办法也有,那就是什么都好说话,什么都愿意谈,偏偏就说谈不拢,大家都在看风向,尤其是听到隔壁有人开价到了三百两银子,五百两一亩,或者是千两一亩,虽也不做声,却心里暗喜。就连起初那些跟市价卖地的老实人,也不肯干了,总不能他家的地卖三十四两的市价,转过头,隔壁人家开价一千两、二千两,还得逞了吧,莫说是那些老实人,便是学生……也保准不愿意,这凭啥呢?”

    张静一见他满是牢骚和抱怨,宽慰着道:“修铁路就是这样的,不要着急,慢慢的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张邦正一时莫名焦躁:“殿下,话可不能这样说呀,当初修铁路,是殿下您……”

    张静一微笑道:“好啦,不要如此,这种事,终究还是要随缘的,有困难是正常的嘛。只是……这事,还是要做到告知义务才好,可不能让那些股东们,毫无知情。”

    “好了,这件事慢慢处理。不是我不想解决问题,是这问题,非我张静一一人就可以解决,我能力有限,若是你觉得其他人有这个本事,那就另请高明。”

    张邦正:“……”

    张静一很干脆地两手一摊,索性不管了。

    这种事怎么管,横竖都是一个死字。

    当然,反正死的不是他张静一。

    由着他们去便是了。

    当日,张静一居然出奇的早回家。

    朱徽娖正费劲地捧着一本书看,见有人来通报张静一回来,便起身要迎接。

    张静一却已大剌剌地进来了,看了乐安公主一眼,接着目光便落在了书上,笑着道:“今日看的是什么书?莫非是诗词歌赋那些,说起诗词歌赋……”

    朱徽娖却是恬然笑着道:“看这股经呢,还有一部,叫铁路记。”

    张静一不由诧异道:“市上还有这样的书,倒是奇怪。”

    现在满天下都在为铁路的事焦头烂额,有人趁此机会,写出各种书籍,居然卖的火热。

    朱徽娖道:“我瞧这铁路记里说这铁路的事,还说未来各种盈利,说是世上有此一本万利的事,我们张家,不是也有许多的股票吗?夫君,这岂不是说……”

    张静一笑了,道:“别听他们瞎说,世上哪里有什么一本万利的事?所谓的一本万利,不过是只告诉你好的一面,却从不告知你任何风险罢了。所谓的盈利面,其实不过是一群人吹着口哨壮胆而已。”

    “风险?”朱徽娖讶异地道:“这里头,也有风险吗?不是说路修出来,便可日进金斗了吗?什么货运、客运、邮寄,除此之外,还有商业、货栈诸如此类的,都是赚钱的。”

    张静一坐下,等女婢给他端来茶水,押了口茶,便笑着道:“这是谁的书?”

    “说是佚名者所作,写的头头是道,看来不是简单人。”

    张静一乐了:“这些家伙,满脑子都是银子,偏偏又怕被人知道自己贪财,这样的书,还是不要看的好,看多了,反而失去了自己的判断。”

    朱徽娖倒是一脸惊异地道:“夫君的意思是……”

    张静一道:“所谓的盈利,是建立在陛下与我为了修建铁路,而披荆斩棘之上的,是陛下与我扫清障碍,为了推广铁路,而冒天下之大不韪,因而这些人跟着一起吃了好处,却只晓得修好了铁路就能吃肉,呵……这肉有这么好吃的吗?你就等着看吧,这些盼着吃肉的人,他们统统都要死。”

    朱徽娖吓了一跳,因为她看到张静一脸上莫名的腾出杀气。

    “夫君……这是怎么了?”

    张静一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笑着道:“没有什么,只是朝中的事太多,心里有些不痛快罢了。”

    “夫君……又要杀人吗?”外头的事,朱徽娖也略听过一些。

    张静一不想吓着他的小妻子,倒是耐心地解释道:“也未必是要杀人,只是……想让大家伙儿的心里有个计较,得告诉有的人,要嘛就站在陛下与我这一边,要嘛就是我们的敌人。”

    说罢,他便面容放松地道:“哈……不说这些啦!这书,我也看看,倒想瞧瞧,这些人是怎么给自己壮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