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一章:降维打击
    其实张静一不是一个杀人如麻的人。

    杀人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可实际上……许多问题也不是凭借杀人就可以完成的。

    正因为如此,哪怕是一通杀戮之后,大家不再敢说三道四,但是背地里阳奉阴违,甚至是私通李自成的心还是有的。

    可到了如今,有这么容易吗?

    朱徽娖则听了张静一的话,自然知道,张静一别有其他的意图,便不禁道:“本来看看这书,是想知道夫君在外头忙碌的什么铁路是什么东西,我是女流妇道人家,许多事也不懂,不过现在却知,原来书也可以骗人的。”

    张静一便笑着打趣道:“书都是人写的,人有亲疏好坏,有不同的出身和不同的成长之后滋生出来的内心价值,所以某种程度,绝大多数的写书之人,其实都在借书来为自己说话。所以我们看书,切切不可想当然,看什么都信,就如陛下若说来写书,他的利益与我们一致,所以他书中的道理,终究还是和我们不谋而合。可若是那些辽东叛将们还活着,让他们来修书,那就会又是另一番言辞了。其实这些书,看看也好,只是不要去信即可。”

    夫妇二人的互动开始多了一些,两人相处也多是温馨。

    当然,还是难免有几分生涩,毕竟这等抽盲盒似的婚姻方式,总是需要时间慢慢地酝酿。

    而在另一头,此时的天启皇帝,却不觉得轻松。

    他已经感受到了某些征兆了。

    虽然这一切还在掌控之中,可是人心毕竟难测,天启皇帝觉得有些吃不准。

    此刻,天启皇帝正端坐在桌案前,手无意识地抚案,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

    半响后,他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魏忠贤,道:“魏伴伴,这铁路的事,你如何看?”

    魏忠贤想了想道:“陛下,奴婢……没有过问。”

    “这么大的事,也不过问?”天启皇帝不禁气结。

    魏忠贤道:“奴婢只想好好侍奉陛下,奴婢说实话,铁路的事,奴婢看不懂,这天下变了,以奴婢的见识……根本无从梳理如此复杂且陌生的讯息,这是奴婢的肺腑之言,所以这样的事,让懂得人去管就好了。”

    天启皇帝意味深长地看了魏忠贤一眼,道:“你呀,真的不一样了,从前魏伴伴,总是恨不得什么事都要管一管呢。”

    魏忠贤便堆笑道:“这不同,那是因为……那时候陛下还年少,孤立无援,可现在……陛下身边,不知有多少人以陛下马首是瞻,奴婢只是一个宦官,如何能和他们相比呢?倒不如做奴婢擅长的事,斟茶递水,偶尔听陛下发一些牢骚。”

    天启皇帝不由自主地失笑道:“朕何时发牢骚了?”

    “是。”魏忠贤恭顺道:“奴婢万死。”

    天启皇帝随即长叹道:“朕也觉得……当下所发生的事,有许多看不懂的地方。你说,出现了一个蒸汽火车,这蒸汽火车,巧夺天工,本是匠人们制造出来,可结果……很快便让商贾们可以互通有无,让旅人出门方便,也让无数人……投入数不清的金银……随之而来的,却又不知是什么,本来一个匠人的问题,反而变成了全天下士农工商的根本问题了。朕越想,就越觉得其中的玄妙。”

    “这不就是张静一所言的……”魏忠贤想了想,努力回忆道:“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嘛?因为蒸汽火车出来了,所以生产力改变了,与之对应的关系,自然而然也会发生改变,哈哈……”

    天启皇帝也不由得笑了:“这家伙……总是口出惊人之语,这天下的格局,难道不是太祖高皇帝定的江山,不是我大明历代天子奠定的大业,和什么生产力有什么关系?他总是口不择言的,你不要总信他。”

    虽是这样说,天启皇帝自己却开始瞎琢磨起来。

    事实上,起初他的心思都在这火车的内部结构上头,发现其实这神乎其技的东西,实际上无论是原理和构造都极为简单,后来又将心思放在铁路公司的经营上头,可到现在,他开始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铁路公司……竟是事事都是有联系的,甚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它的命运,竟在短时间内,开始左右无数人的命运了。

    次日清早,天启皇帝得很早,刚刚穿戴好,魏忠贤却是匆匆的来见驾了。

    “陛下,陛下……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这叫声很是急切,顿时令天启皇帝心里大惊,忙道:“怎么了?”

    魏忠贤便气喘吁吁地道:“铁路公司那里……张贴了最新的公告……铁路公司……巨亏,巨亏……”

    “……”

    天启皇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魏忠贤伸手奉上的奏报。

    一看之下,天启皇帝眼中闪过冷光,不由得沉着脸道:“这些人……真是贪心啊……”

    说到了这里,天启皇帝也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因为在他看来……某些人,已经将自己最后一丁点的机会也错失了。

    …………

    这时候,在铁路公司的外头,早已是车马如龙。

    几乎每一次,外头的公告栏里挂出新的消息,都能引发一阵轰动。

    毕竟捷报频传,也让铁路公司的股票水涨船高。

    有时一个公告,直接就引发暴涨,甚至创造出三天之内涨了一倍的神话。

    这毕竟关系到了无数人的身家性命,正因如此,一般情况,每月上中下旬都有固定的一天,会张榜出来,毕竟这是股份公司,对所有人是有告知义务的。

    铁路公司的生产情况,以及营业情况,大抵都会在这个时候做一个汇总。

    在公告之后,也会欢迎一些人,进入公司核查,确保消息的准确性。

    说穿了,你不让人放心,谁敢买你的股票?

    而恰恰是因为这样的举措,也惹来了不少人对股票的眼热。

    只是今日……

    却很奇怪。

    山东与辽东的铁路,暂时取消。

    利润虽然涨了,天津卫的铁路确实如预期一般,还有上涨的空间。

    营业成本在铁路建设取消之后,依旧还是居高不下。

    里头的介绍也十分的详细,是因为铁路建设产生了预期之外的巨大成本。

    原本融资的一亿五千万两纹银,原本的预计可以修建山东、辽东、天津卫,甚至以及一些短途的铁路。

    可现在……照着这样的成本,可能修建的费用,直接增加了两倍至三倍。

    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只要有利可图,即便增加了成本,其实也无所谓。

    真正让人心凉一截的是……原本预期三年之内全部能完工的铁路,现在无论是建设还是完工,都是遥遥无期。

    即便强行上马,公司这里也预计,建设周期可能增加到十年左右,甚至更长。

    因为公司需要一个个谈下土地,随时可能因为其他的纠纷,导致铁路的停工。

    因而,铁路公司还告知,一旦建设周期变得冗长,即便高成本的拿下了所有的土地,耗费也将是成倍的增长。

    因为……这涉及到大量的人力空耗在建设中的问题,还有生产设备周期的损耗问题。

    总而言之……就是铁路不修了,就算修,成本最低也是三倍起,而想要运营盈利,请下辈子吧。

    几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份公告。

    这一次,看过了公告的人竟是迟迟没有散去。

    许多人都细细地品读着里头的每一个字眼,去推敲它的本意。

    人很多,可这里竟是安静得可怕。

    就好像本是一场狂欢,一股的股票,已经涨到了十七两银子。

    翻了十七倍。

    无数人还沉浸在一种说不清楚的狂热之中。

    可是现在……结束了。

    一切戛然而止。

    “我要见张静一。”有人突然道。

    当然……铁路公司大门紧闭。

    不会有人回应他们。

    “他娘的,退钱!”

    当然……也不会有人回应。

    毕竟,绝大多数人的股票,其实并不是从张静一手里买的,和铁路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

    除了当初一两银子一股的成本发放了新股之外,绝大多数的股票,都是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

    当然……若是有人愿意用新发行的价钱将股票卖给张静一,张静一肯定会很乐意,一两银子一股呢………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亏吧。

    二级市场购买来的股票,就意味着买的人,都是用了极高的价钱购置的。

    有的是二两银子,有的三两银子,有的五两银子,有的七八两,还有人十几两。

    此时……

    整个京城……终于还是炸了。

    因为人们陡然发现,已经有人开始低价抛售了。

    起初的价格还是十七两。

    后来发现,到了十五两……十三两。

    那些当初高额价钱买了股票的人……此时彻底的打懵了。

    毕竟这数个月来,狂欢了这么久,现在突然发现世界彻底变了,而昨日还鲜衣怒马,口称自己百万身家的人,现在却发现……自己可能一无所有。

    京师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