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二章:灭门破家
    这京城的军民百姓,终究还是没有见过世面。

    他们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做股票市场的灾难。

    所以最初的时候,有人只是看着公告后,便惨呼一声:“完了,至少要掉三两银子。”

    是的,三两银子,那些站在山峰上的人肯定要完。

    而之所以有人计算出会下跌三两银子,是因为后续的铁路多了不确定性。

    不过……再怎么样,天津卫的铁路还是蒸蒸日上的,大不了以后铁路公司开源节流,慢慢的也就能稳下来。

    所以……三两银子……是大家理性计算之后的结果。

    可问题就在于,他们不知道,这玩意是非理性的。

    就好像开闸的洪水,一旦过了闸,这滔滔地江水,便要将一切都淹没掉。

    当日……直接从十七两,跌至十两。

    所有人都吓傻了。

    没见过这样的啊。

    跌停是不存在的。

    尤其是这个时代,根本不存在理性可言。

    整个京城,哀鸿一片。

    而许多人以为自己身价缩水了一半,已是惨不可言。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次日清早,就有人八两银子疯狂抛售了。

    没办法……太狠了,一方面是有人是借贷买股票,属于上了杠杆,而当初之所以兴冲冲的去借贷,是自信能暴涨上去,到时候,直接转手将股票一卖,不但可以迅速还上债务,还可大赚一笔。

    这样的人不少,当时看着大家都发了财,脑子一热,便一头扎了进去。

    而现在……最先撑不住的也是他们。

    他们不断地抛售,立即引发了更多的践踏。

    那些原先还想再等等的人,也慌了。

    这是一个时辰一个价啊,晚点抛,不知还要亏多少真金白银。

    于是,价格一泻千里。

    原本还带有一丁点幻想的人,此时也绝望了。

    一时之间,这铁路公司外头咒骂声不绝。

    不过……当一队队的校尉调拨到了铁路公司外头时,大家虽是远远的骂,倒也不敢冲进去作乱。

    只是……那些痛哭流涕者,却是堵在门口,死也不肯散去。

    好不容易,张静一带着一队队的护卫到了,张静一至铁路公司升座。

    随即,这些人便推举了几人前去拜见。

    等他们被请进去,到了中堂,却见张静一气定神闲,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这被推举的都是比较有威望的人,为首的叫刘文鄂。

    刘文鄂乃是北直隶的举人,没有做官,不过却借着这个身份在京城经营一些粮食和土地的买卖,此次他买的股票也不少,早就急疯了。

    一见到张静一,眼泪都要出来了,拜下就道:“殿下,可不能这样骗人啊,这是多少百姓的身家性命,现在这铁路公司这般,岂不是要陷我等良善百姓于死地吗?”

    张静一听了,心里觉得好笑。

    百姓?

    偶尔有几个百姓,张静一是相信的。

    可是这一股都需十几两银子的股票,京城的绝大多数百姓,可能至少要几年不吃不喝才能勉强买一股,你跟我说百姓?

    自然,张静一没有将真心话说出来,只道:“请坐下说话。”

    “殿下若是不做主,学生人等,死也不起来。”刘文鄂还是纠执的样子。

    这些人是真的急了。

    这真跟抄家没什么分别啊!

    真不如死了干净呢!

    几代人的积蓄,如今到了自己的手里,几乎全部砸了进去,跌成这个样子倒也罢了,可怕的是……这玩意价格暴跌之后,即便还有人喊什么八两银子,可实际上,根本无人问津。

    也就是说……这个价也是假的,没有意义,因为你卖不掉。

    这不是要灭门破家吗?

    眼下找谁也没用了,无计可施下,也只能找张静一想想办法了!

    张静一便道:“当初融资的时候,铁路公司的作价是一两一股,我等你们急成这个样子,不如就这样吧,让我来吃这个亏,我一两银子回收你们的股票如何?”

    刘文鄂:“……”

    张静一认为他估计是惊愕得忘了反应了。

    倒是后头的一个人禁不住急匆匆地道:“殿下,这是什么话,这股票,学生的价钱是十一两银子银子一股,一两银子……不如让学生去死。”

    张静一便怒了,冷声道:“那这与我何干?我卖的是一两银子一股,你们自己非要去买十一两银子一股的,难道还怪得了我张静一?你们倒好,四处宣传,说是我坑害了大家,我坑害你们什么了?来给我说说看!现在我原价回收,你们却又不肯,现在又说我害人?这当初谁十一两银子将股票卖给你们的,你们就找他去,反正………不是我张静一。”

    张静一说的理直气壮,伴带着火气!

    一见张静一动怒,大家都傻了。

    其实……张静一说的是有道理的,横竖来看,张静一都没有坑人。

    这刘文鄂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立即道:“我等急火攻心,口不择言,还请殿下恕罪。只是……眼下学生人等也是病急乱投医,就请殿下救我们一救吧。”

    张静一冷漠地道:“救,怎么救?拿十一两银子来收购你们的股票吗?来,我们来算算数,当下在外流通的股票是八千万股,若是我张静一以这样的价格回收,你知道要准备多少银子吗?实话告诉你,若是十一两纹银,你就算是将我卖了,也挣不来这个银子。”

    刘文鄂便忙道:“不如……继续将铁路修下去?只要修下去……人心也就定了。”

    张静一冷笑道:“修下去?你可知道……要修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吗?你以为我是你们,丧心病狂,什么事都干得出?我张静一世受国恩,奉公守法……这铁路,根本就没有办法修。”

    “如何没有办法?”刘文鄂急切地道。

    张静一便绷着脸道:“难道你还要我张静一去抢地不成?从前,我倒是有这个念头,不过自从大家都说士绅可怜,要给士绅们一条活路,陛下从善如流,最终暂缓新政,这征收土地的事,自然而然,也就戛然而止了。”

    “陛下有明言,我大明要善待士绅,可铁路沿线的地主们,都不肯把地拿出来,你让我如何修?难道还要我张静一,跪在这一家家人门口,求他们高抬贵手吗?好啦,不必再说了,这毕竟是好事,逼反了士绅,对国家有什么好处?眼下当务之急,是稳住人心。该说的,也说了。好了,我很忙,诸位请便吧。”

    说罢,对一旁的校尉使了个眼色,让人送客。

    可这些人又怎么可能这样就甘心?

    于是个个都不肯走,毕竟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急得没法儿了。

    于是……结果,被人叉走的时候,还有人叫骂不绝,口里大呼:“殿下……殿下……不可啊,不可啊,我等真的没有活路了。”

    那痛哭的声音,依旧很远还可听见。

    张静一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是冷笑一声,随即对身旁的刘文秀道:“加派护卫,无论是我家,还是铁路公司,要随时有几百人保护我,这些人疯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刘文秀忙道:“是。”

    …………

    刘鸿训在内阁,也略略知道外头发生的事,他显得心神不宁。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暴跌了呢?

    在内阁之中,见黄立极也是心神不宁,他心里就更有数了。

    这黄公只怕也将老底砸了进去了吧。

    这玩意……当初涨的时候,实在太诱人了,黄公肯定……不会错失良机。

    可黄立极依旧还是一脸假装平静的样子,虽然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刘鸿训觉得今日做什么都没什么意思,不只是他,便连内阁里的舍人们,也有不少显得心事重重,根本没有办公的心思。

    就这般枯坐了一日,下值的时候,刘鸿训便火速打道回府。

    谁晓得一到了府上,门房便心急如焚地道:“老爷,老爷……不好啦,不好啦,少爷……少爷……他上吊啦……”

    刘鸿训吓了一跳,立即苍白着脸道:“人……人没了?”

    他一脸惨然,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被人救回来了,方才已请了大夫……”

    刘鸿训却来不及松这一口气,立即快步进府,在这刘文昌的卧房里,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刘文昌此时气若游丝,一旁有许多亲眷在,有的抹眼泪,有的苦劝。

    这刘文昌却好像丢了魂一般。

    刘鸿训快步上前,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非要寻死觅活,不就是亏了银子吗?寻个什么短见。”

    “爹……”一见到父亲回来,刘文昌才好像一下子有了反应:“爹,儿子对不起咱们刘家啊。”

    刘鸿训只好苦劝:“现在来说,也只是一股亏了两三两银子,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刘文昌却是惨然道:“不,不……不是亏了这一些……儿子……儿子……实不相瞒……儿子前几日,借了一大笔银子……十五两银子一股,又买了不少……”

    刘鸿训顿时脸色一僵,猛地头晕目眩,两腿发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