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三章:斩尽杀绝也无可厚非
    刘鸿训这时急眼了。

    他本是内阁大学士,气度还是有的。

    虽然暴跌,但是他比寻常人定力更强,总还承受得起。

    可现在……

    他快步上前去,道:“这……这……你借贷了多少,究竟借贷了多少?”

    刘文昌此时已是万念俱灰,哭丧着脸道:“十五万两……”

    刘鸿训又觉得眩晕。

    说实话,在以前,刘家的家底,肯定是能够支撑十五万两这个数的。

    可是投入十五万两和借贷十五万两,根本就是两回事。

    敢借钱给刘家的人,肯定不是寻常人,人家敢借,就可确保能够收回。

    说难听一些,别人的钱,借了还不容易讨要,可内阁大学士的钱,反而容易讨要。

    毕竟大家都是要脸的人,要是到时有御史弹劾,或者闹的满城风雨,他刘鸿训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这个时代的借贷,往往利息高的可怕,毕竟普通人根本没有融资的渠道,不似后世,可以借银行,可以搞众筹。

    比如现在正常的借贷利息是九出十三归,玩法也很简单,你借十五万两银子,却需要签十六万五千两的欠条,此后呢,每个月你得还款一万六千两。

    若是不还,那么此前的月息不只白白没了,此前你给予的抵押物,也统统没收。

    而根据抵押的原则,要借贷十五万两银子,人家至少需要你超过三十万两银子以上的抵押物。

    刘鸿训只稍稍计算,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这傻儿子不只是借了十五万两银子这么简单,而是拿了刘家所有的家底去做抵押,人家也只肯借贷十五万两纹银。

    自己的家底……全给抵押了……

    此时的刘鸿训欲哭无泪地道:“家里的地……都……都……”

    “何止是地。”刘文昌道:“京城、南京、老宅,都抵了,还有家里的骡马,还有……有金银首饰……还有父亲的藏书……”

    刘鸿训一口气没提上来。

    土地不说,可宅子都是祖宗留下来的啊。

    金银首饰,乃是夫人的陪嫁嫁妆,至于藏书,这个时代的藏书,不只是藏书这样简单。

    因为印刷没有大规模的普及,绝大多数人的书都是从别人那儿抄回来的,所以古人的书市最是热闹,不但卖印刷书,还有各种手抄书。

    而真正值钱的,却是名人的手抄书,或者是市面上的孤本。

    这些书是一个家族以诗书传家的象征,所以士绅人家,未必会给你夸耀自己家里有多少钱多少地,真正像刘家这样的人家,往往夸耀的是自己的藏书。

    比如某某孤本,就是自己曾曾曾曾祖父费尽心机寻访而来,这里头的费尽心机,本质上其实也是需要花钱的,而且花费很高,有的孤本,甚至市值千金。

    正因为如此,刘鸿训这辈子,最值得安慰的是自己不但守住了祖先们的藏书,这些年来,也不吝重金,花费了极大的功夫,搜罗了许多的孤本,这些书,既是刘家诗书传家的证明,也是刘鸿训的命根子。

    现在听到这番话……他愕然抬头。

    便见着房梁上,一根绳索孤零零的悬挂着。

    此时,刘鸿训的内心是彻底崩溃的。

    这种十几代的传承毁于一旦的感觉,让他脑子里只是嗡嗡的。

    儿子的话,他再也听不到了,只是排开一旁的女眷,而后便踩着凳子上去。

    众人醒悟,才发现刘鸿训已踩上凳子,脑袋已伸进了绳索里。

    这一下子,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起来,有人大呼,有人冲上前。

    这刘鸿训便被人救了下来。

    反而那刘文昌现在也急了,死死地抓着刘鸿训,悲痛欲绝地道:“父亲,儿子该死啊……”

    “羞人啊,羞人啊……”刘鸿训整个人像是一下子给抽干了精神气一般,只口里喃喃念道:“辱没了先人啊?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列祖列宗?你们不必拦老夫……”

    说罢,放声大哭起来。

    于是刘家上下,都哭做了一团。

    一直折腾到了子夜时分。

    刘鸿训滴水未进,而此时,他倒是稍稍冷静下来。

    端坐着,刘鸿训凝重地看着刘文昌,这才道:“股票为何跌的这样厉害?老夫也听到了一些传闻,是不是……”

    “是和新政有关系。”刘文昌打断了刘鸿训的话,随即沮丧地继续道:“修建铁路的时候,将新政算了进去,根本没有算多少土地的成本。现在不知是哪一个丧尽天良的硬要陛下暂缓新政,父亲……你可知道……这新政一暂缓,地方的士绅便抬头了,铁路要过境,走他们的地,他们哪里肯依?”

    “有的是狮子大开口,有的是决计不肯随意答应,观望风向,一条铁路线,涉及到的土地购置就有数千人家,这数千人家,哪怕只有有几户人家不松口,这路也就别想修了。可怕的还不是这个,有人已经去打听了。其实有四五成的人,是好说话的,只要市价的价格,就愿意卖地,本来谈都谈好了,现在全部推翻,因为他们也不傻,他们打听到其他人狮子大开口,就算在老实的人,也害怕吃这种闷亏吧,凭什么自己家的地,市价卖出去,其他人可以十倍、二十倍、一百倍的价格来卖?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铁路公司派了很多人好声好气去谈。”

    “涉及到了这么多人,根本不可能谈下来的。”刘鸿训毕竟是内阁大学士,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人,他摇摇头道:“根本无从谈起。”

    其实……刘鸿训的这番话,不是没有道理,你皇帝算个什么,只要不新政,不抄家,这些士绅就绝不会妥协。就说历史上,崇祯皇帝拉下老脸四处去向大臣和士绅们借钱,都要哭了,毕竟……建奴人和流寇的刀子都架在了脖子上,于情于理,无论是为了他们士绅的利益,还是看在皇帝的面上,大家一起拿出一点钱来共度时艰,这其实是说的过去。

    可又如何?人家理都不理,宁可全家尽亡于流寇或者建奴之手,哪怕是被杀了全家,也绝对一两银子也不出。

    刘鸿训很清楚,让人拔毛,跟拼命没有什么分别。

    “这些路不修,一亿五千万两,铁路公司已经将这些银子到手了,他们横竖是不亏的,可是我们高价买的股,赌的就是其他的铁路陆续修建,修不成,得死!”

    刘文昌将死字咬的很重。

    这并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要死的。

    继续这样下去,股票和废纸就没有任何分别了。

    而刘家还能剩下什么呢?

    刘鸿训忍不住心里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厌恶。

    “这朝中,也不知所哪一个奸佞,居然要求暂缓新政,这是要断我们刘家的根啊,这样的狗贼,真是害人害己,父亲……他们把我们坑苦了啊。”

    以前他说厌恶陛下和张静一的滥杀,可现在,他所憎恨的,却是那些不识大体的士绅。

    此时,刘鸿训表情古怪地看向刘文昌,道:“实话和你说,暂缓新政,是为父的主意……”

    刘文昌:“……”

    刘鸿训苦笑着继续道:“当初为父实在不智啊,居然没有梳理这里头的关系,最可恨的是那些该死的所谓士绅……”

    一说到这个,刘鸿训恨的牙痒痒,厉声道:“老夫在朝中为他们说话,这些人,却全不识大体,铁路修建,乃是利国利民,购置他们的土地,他们横竖也不吃亏,只是这些人……过于贪婪了。”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现在细细思来,辽东郡王力主新政,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地方士绅,贪赃枉法,盘剥残害百姓,这些人,自视甚高,更不将朝廷放在眼里,实为我大明心腹大患。”

    “父亲……”刘文昌凝视着刘鸿训:“儿子实说了吧,这些日子,儿子也都在琢磨,你说……这新政有什么不好?这天下的地,不是给士绅,就是给百姓,给百姓有什么错?至于那些所谓的地主士绅,一面得了土地,却又对国家有什么好处?这些人,留之无益。平日里总是说,朝廷还不如流寇,可这些流寇哪里来的,还不是这些该死的士绅逼出来的?”

    “辽东郡王行事确实过激了一些,可矫枉必须过正,如若不然,难道还温言细语吗?就说新政,阻力这么大,好声好气去和那些人说,他们能答应?还不是照样,要和你拼命,横竖不是张静一死,就是那些人死的局面,我等却还非要说张静一残暴不仁,这其实也说不过去。”

    刘文昌顿了顿,随即小心翼翼地看着刘鸿训,继续道:“若是新政失败了,他张静一将来失了势,最后不还是第二个刘瑾,给人千刀万剐吗?既然如此……这张静一大肆杀戮,说是杀人,不如说是自保,无可厚非啊!”

    这番话,若是从前说出来,绝对惊世骇俗。

    可在这里,父子二人避开了别人,再加上今日发生的事,刘鸿训只是深深地看了刘文昌一眼,居然没有训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