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四章:攻守之势异也
    “父亲,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刘文昌满眼炙热的看着刘鸿训。

    他清楚,自己这个爹说内阁大学士,方才确实是有些激动过了头,惊慌失措。

    可现在,定下了神来:“那些地方的士绅,已经过头了,以往对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本道他们也都是读书人,是明事理,识大体的。只是若是再这样纵容,父亲真打算就这样尸位素餐吗?”

    刘鸿训眯着眼,他眼里隐隐有几分杀气。

    别看刘鸿训平日里也讲仁义道德。

    而且也有读书人迂腐的一面,可能得今日之高位,也绝不是良善之辈。

    他轻描淡写的道:“这件事,为父会处理,眼下……只求我们刘家多福吧。噢,对啦。明日你得让张颜、周进几个人来老夫府邸一趟。”

    “他们几个是御史……”

    “正因为是御史,所以才让他们来,周进乃是山东道御史,得让他去山东一趟,查一下山东的实情,看一看眼下这山东的百姓,过的如何……”

    刘文昌一听,顿时明白了,眼睛一亮:“父亲的意思莫非是……”

    “没什么意思。”刘鸿训道:“做任何事,都要名正言顺,不能名正言顺,如何打击这些恶绅呢?辽东郡王,凡事先动刀子,动完了刀子,才让锦衣卫去搜罗罪证。这种说武人们的干的事。老夫是读书人,干不来此等不教而诛的事,得先让人证明山东布政使司,已是生灵涂炭,百姓们被垄断了土地的士绅们折腾的苦不堪言,然后,再让御史弹劾,弹劾之后,朝中在酝酿一二,到了最后,再动手杀人不迟。张静一办的事,不是这样办的,他太年轻,太嫩。”

    刘文昌道:“只是……这事儿……真的……”

    “哎……”刘鸿训叹口气道:“老夫也说不准,只不过……那些劣绅,老夫是深以为恨!”

    刘鸿训是真的愤怒了。

    原本还和颜悦色,为他们争取利益,现在才发现,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傻瓜。

    你们这些家伙,为了好处,已经不要脸皮了,来个坐地收钱,却教我刘家死无葬身之地,那么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当夜,刘鸿训横竖都睡不着,辗转难眠,想到了自己的先人,又想到了七年前过失的先父,便忍不住长吁短叹,仕途上混了一辈子,哪里想到自己临到老来,竟还要受这样的折腾,一旦一切化为乌有,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而所谓的内阁大学士,又能做几年,几年之后,年老力衰,致仕回乡,真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次日,他如往常一般的当值,却发现,已是大清早,那铁路公司附近的几条街道,依旧有许多人,让轿夫去一问,才知道,原来不少人现在日夜守在这里,随时等新的公告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股票是卖不掉了,所有人只希望有奇迹发生。

    刘鸿训一时悲哀,竟是无言,自己何尝和在这里守着希望的人一样的心情呢。

    而到了内阁。

    他如往常一般,进了自己的公房,刚刚坐定,便道:“张力,张力……”

    一会儿功夫,却有一个书吏蹑手蹑脚的进来:“刘公,张舍人……那边来不了,今后学生负责这边……”

    刘鸿训皱眉:“他为何来不了,病了?”

    “死了。”

    “死了!”刘鸿训吓了一跳。

    “听说是借钱买了许多股票,还指着上涨,谁晓得……暴跌,气的投了井,捞上来的时候,人都凉了,家里人嚎哭了一夜……据说治丧的钱都没有,一堆债主围着。”

    说着,这书吏唏嘘。

    刘鸿训一时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这书吏道:“现在内阁这边,大家伙儿,看在往日的面上,都在凑一些钱,打算让他家人,给他好好葬了。”

    刘鸿训道:“黄公和孙公出了多少?”

    “黄公没说。倒是孙公,拿出了十五两银子。”

    刘鸿训:“……”

    “刘公,刘公……”

    “啊……”刘鸿训点头:“老夫知道了。”

    这书吏一时进退维谷。

    都说了凑份子了,孙公那边也做了表率,这刘公平日里向来和善,而且那张舍人一直都是照顾刘公的,关系比旁人更亲近一些,他本以为,刘公一定会招呼一声,算老夫一个。

    可刘公却好像忘了什么似的,低头去看案牍上的票拟,纹丝不动,像出了神。

    自己是不是要提醒一下。

    刘鸿训见他不走,便冷漠的抬头起来:“还有什么事。”

    “没,没事了。”书吏连忙告退。

    心里却不见嘀咕,真是见鬼了,黄公如此,刘公也如此。

    其实这一场危机,远远没有结束。

    那些没有买股票的人,本来还幸灾乐祸,但是很快,一个可怕的事,开始慢慢的酝酿。

    当初修铁路大热的时候,因为铁路公司拼命的撒钱,购置木料、招募人工,收购矿石、铁料……

    再加上许多人有了薪水,招募的匠人和劳工接近十万。

    整整十万人,薪水还算丰厚,随之而出现的铁器作坊,木作作坊,还有围绕着这十万人吃喝拉撒的各种消费市场一时大热。

    譬如有的人,到处派人收购铁料,而后转卖给铁路公司,中间的差价,可能就能大赚一笔。

    可这些人现在吃进了不少废旧的铁料,如今……铁路不修了。

    这时候……这囤积和收购铁料的人,除了死之外,似乎也全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再有大量的人务工,导致成衣的需求极高,不少人招募了大量的女工,专门制作成衣,也赚了个盆满钵满,眼看着市场大好,因而兴冲冲的跑去扩大生产,招募更多的人,营建更大的作坊。

    而如今,傻子都知道,铁路建不下去了,成衣市场直接萎缩。

    更不必说,那些借钱给别人的钱庄,这些钱庄一看不妙,就想收回放出去的债务,可一切……都迟了。

    这京城的百官,即便没有买股票的,可是听说京城附近的作坊,因为铁路公司,而欣欣向荣,有的买卖,居然有三四成的利,因此,不少人鼓励家人或者说故旧出面去做相关的买卖。

    生意好,就会扩大生产,就会收购和囤积更多的货物。

    毕竟……不愁销路的话,投入的本钱越大,收益就越多。

    而现在……莫说是扩大生产,只怕绝大多数人,都得等死了,无论是作坊还是铺面,开一天就亏损一日,不开死的更快。

    彼此之间拖欠的货款以及各种款项,从前大家凭借着默契,自然会照付。

    可现在,就算欠着钱的人,也不敢照付了,手里不留着一点银子,必死无疑。

    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原来有工作的人,如今却突然被解雇,只是解雇的人,当初是从乡下招募来的,如今让他们回去,却没有这样容易。

    京城里,竟出现了许多的流民。

    商户随时破产,已到了摇摇欲坠的地步。

    京中文臣武将,几户无人幸免,无论是买了股票的,偷偷做了买卖的,还是放贷出去的。

    放贷出去,虽然有抵押物。

    可很快放贷人就察觉到,当初抵押的时候,虽然尽力的压低了抵押物的价值,可如今……万物齐跌的情况之下,这些抵押物,其实也都一泻千里,暴跌的厉害。

    整个京城,有人为了拆东墙补西墙,回笼资金,拼了命的抛售股票以及一切手头上的资产。

    原本价格高昂的字画,如今却已无人问津了,孤本的手抄书,而已没人光顾了,所谓的古董,看也没人看。甚至是宅邸和土地,价值也不断的缩水。

    一时之间,京中的情绪,竟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境地。

    天津卫和北通州,也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只是一个股票,如今却慢慢的开始发生了连锁反应,百业齐衰,所有人都到了破产的边缘。

    而这个时候……

    张静一却在张罗着一件事。

    印刷……

    一份类似于报纸的东西,终于开始出现。

    张静一将其取名为大明报。

    这份报纸,是张静一亲自上奏,恳请陛下恩准,而后,建立报馆,开启印刷。

    其实报纸在这个时代而言,是很容易实现的。

    只是当初,张静一死也不敢碰这玩意。

    倒不是因为技术和盈利上的问题。

    而是张静一并不是傻瓜,在舆论上,自己从来不曾占过强势,说难听一点,虽然其他方面,他干的有声有色,唯独舆论这玩意,他一直都被各路大儒还有清流们按在地上暴打,一丁点的招架之力都没有。

    这些大儒和清流,毕竟每日干的就是瞎琢磨进行理论研究,而儒家的理论,早就发展了两千年。

    两千年时间,这理论早就打满了各种补丁,无懈可击。

    最重要的是,这些门徒们,一个个都是理论高手,张静一不是瞧不起自己,实际上可能一个秀才,都能辩的张静一哑口无言。

    在这种情况之下,张静一若是早早弄出报纸来,然后咋咋唬唬的在报纸上宣扬。

    这就等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这些大儒和清流们若是有样学样,无数报纸林立,张静一表面上是率先弄出了一个大杀器,可实际上,难道不是给自己找了无数个爹成日来骂自己?

    只是现在不同了。

    攻守之势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