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五章:动手
    几个印刷的作坊,都是现成的。

    第一版的报纸直接印刷。

    张静一胃口大,直接印刷十万份。

    这个数目,绝对非同小可。

    可张静一对于销量却很有信心,于是又开始联络各家店铺铺货。

    到了次日一早。

    刘鸿训如往常一般的去内阁当值。

    刚刚落座,便有书吏来,将一份报纸送上。

    “这是什么?”刘鸿训皱眉,抬头看着书吏。

    “是大明报,今日清早卖疯了,大街小巷都是,十文钱一张呢……”

    “卖疯了?”刘鸿训看着这一张大报摆在面前,有些瞠目结舌:“就这个?”

    他觉得匪夷所思。

    却没想到,书吏接下来的话会更令他意想不到。

    “印刷了十万份,很快就销售了一空……有五万份是在京城贩卖,还有五万份,快马送去京畿各地,譬如天津卫和北通州等地。”

    这么多,刘鸿训直接吓了一跳。

    十文钱可能对于有的人而言,不值一提,可对不少人家而言,却也是不小的负担。

    就这么个东西,居然也有人抢着买。

    “听说……以后铁路公司的公告,都不张贴了,只有这报纸里才能看到……现在满京城的人,都急切得很,不少人的身家性命,都在这上头呢,这消息一出来,也没人去铁路公司等了,大家清早就去抢那报纸。”

    “这狗东西!”刘鸿训一时无言。

    说句实在话,现在这个情况,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搭在那铁路公司上头,十文钱对普通人而言确实不贵,可对有的人而言,再如何要倾家荡产,也不敢怠慢了最新的消息。

    这绝对是昧心钱啊。

    于是刘鸿训让人取报纸来,随即低头一看,里头果然有关于铁路的讯息。

    大抵说明了现在的经营情况,当然是经营情况十分堪忧,未来将面临亏损,而主要的原因是此前忙碌的投资,毕竟大量的铁路线预备了要修建,所以事线建立了几个枕木和钢铁的作坊,还扩大了蒸汽机作坊的规模。

    可现在因为工程受阻,这些钱等于是白白消耗掉了,不出意外的话,这些新建的作坊都会出现经营上的困难。

    刘鸿训看到这里,心口堵得慌。

    除此之外……这报纸里的内容五花八门。

    居然还有一篇,是关于吹捧士绅的,大抵是说大明能有两百五十年的天下,无不是仰赖士绅,如今流寇四起,正是国家仰仗士绅,共度难艰之时,里头大大地夸赞了刘鸿训人等,暂缓新政,使士绅和地主们无不感激涕零。

    刘鸿训:“……”

    这些文章不少,各色各样。

    若是以往,刘鸿训肯定笑呵呵的看着,可现在却觉得是莫名讽刺。

    刘鸿训觉得这报纸就是嘲讽他们,一看下头文章的署名,居然是当世的一些名儒,在前些日子的一些文章。

    刘鸿训看的心里窝火,偏偏又是发作不得。

    再过几日,铁路公司的股票继续一泻千里,竟达到了三两银子。

    其实现在几两银子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无论是什么价,也没人敢买。

    只是无数人却已陷入了绝望的境地,京城之内,哀鸿一片。

    刘家是最惨的。

    时不时,在院墙内的下人,竟突然会见到有石头从外扔进来。

    甚至还有人在刘家的院墙外泼墨,提笔作各种痛刘鸿训的酸诗。

    以往刘鸿训暂缓新政,本是功绩,可现如今,反而让不少回过味来的人,意识到若不是刘鸿训这狗东西,只怕大家也不至沦落到这个境地。

    刘鸿训却是耐着性子。

    他在等。

    过不了几日,便有人来到刘家,亲自面见了刘鸿训。

    又不出几日。

    那山东阳信县周家。

    周老太公此时已像吃了定心丸,他如今……倒是颇为得意。

    铁路公司等人,隔三差五的会来,尤其是那个叫王涛的文吏,更是为了洽购土地的事宜,而对他好话说尽。

    周老太公这样的人,活了一大辈子,那真是精明的不能再精明的人物。

    现在既然知道,自己拿捏住了铁路公司的七寸,又如何肯甘休?

    他慢慢地谈,一点不急。

    当然,与本地的士绅之间,他也有所联络,有不少都涉及到铁路公司土地收购之人,大家彼此分享应对铁路公司的心得,又或者一次次想要试探铁路公司的底线。

    这一日,那王涛又来了。

    周老太公听到了下人的奏报,却坐在花厅里,继续慢吞吞地喝着茶。

    一旁坐着的是他的长子周应同,周应同奇怪地道:“父亲,怎不叫客人进来?”

    “他算是什么客人?”周老太公淡淡道:“不过是张静一的爪牙罢了,不必理会,去告诉他,老夫今日病了,不见外客。”

    周应同便抬头看着周老太公道:“爹,前几日,不是说一亩三百两纹银吗,我看人家的价钱,也算是公道,童叟无欺,那些地,毕竟不值几个钱,又不是上好的水田,三十两银子银子一亩都卖不出去,这都溢价十倍了。”

    周老太公含笑道:“你啊,真是不懂事,你以为人家为什么心急火燎的想要购地?还不是因为……他们耽误不起,而且这是必经之地,只要老夫不同意,什么样的价,他们也得和老夫谈!”

    “你这败家子,真不晓事,你想想看,只要老夫再晾那铁路公司的人几日,他们只怕还要加价,这可是一百多亩的地,一亩地多加一百两,就多了一万两银子,咱们周家平日里辛辛苦苦,靠收租,得多少年才能挣来这纹银万两?实话和你说吧,现在大家都在等,等着这铁路公司出更好的价钱,谁要是先答应,谁便愚不可及。”

    周应同点头:“我倒听说京城现在搅的很厉害,说是什么股票跌了,不少人寻死觅活。”

    周老太公不以为然地道:“京城的事,老夫不管,可在山东地面,得照着咱们的规矩来。从前老夫倒还忌惮这些张静一的鹰犬爪牙,可现在……哼,他们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昏君的一条狗罢了,现如今,闯将李自成大有划江而治的大势,那昏君这才想起咱们来了,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于是便再不迟疑的让下人打发走了那王涛。

    周老太公接着不无得意地道:“这个叫王涛的人……真是可笑,老夫略施手段,便可教他百爪挠心。”

    周应同便也笑着道:“这家伙,从前还想清丈咱们家的地呢,真不是东西。”

    周老太公便道“不过是狗仗人势之徒罢了,他当初仗着的乃是张静一那狗贼的势,现如今,合该我们周家痛打落水狗了。”

    周应同便乐了。

    只是父子二人没喝多久的茶。

    突然之间,前院一阵混乱。

    周老太公听着吵闹声,不喜地皱眉道:“来人,来人,究竟怎么回事。”

    不一会,便有人跌跌撞撞地进来,急切地道:“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闯入……”

    这人话还没说完,因为他前脚来报讯,后脚便有数十个差役明火执仗杀的进来了,有的提刀,有的手持铁尺。

    周老太公一见是差役,有些吃惊,可随即又松了一口气。

    他是大士绅,平日里,县里的三班差役见了他,都不无是低眉顺眼的。

    只是这些差役,看着有些面生。

    周老太公没有多想,便动怒道:“尔等何人,这里容的下你们这般的放肆吗?”

    为首那个差役,居然拿着铁尺,上前便是劈头盖脸地朝周老太公来了一下。

    铁尺破空,啪的一下,打的周老太公惨叫一声。

    这差役随即便大呼道:“拿住人,下令……一个都别放过,这是御史和知州亲自要拿的人,周家四房三十九口,一个都不要拉下。”

    众人大呼:“喏。”

    随即,为首的差役就上前,呼喝着人按倒了周应同。

    又一把将周老太公揪了起来,冷笑着道:“周代是不是?你东窗事发了,跟我走一趟!”

    周老太公依旧疼的龇牙咧嘴,口里则是大呼:“我要见知县……”

    “不必见啦,知县涉及贪赃枉法,已被收押。”

    这周老太公顿觉得眼前一黑,知县被拿住,他倒无所谓,问题是,人被拿了,为何自己没有收到一点风声?

    要知道,他可是本地最大的地头蛇,他的消息,甚至比官府还要灵通。

    于是周老太公焦急地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等乃知州厅的人,今日拿你问罪,休要啰嗦。来人,将这里查封起来,还有……让下头人手脚干净一些,此乃山东道御史亲自督办的案子,可不要乱摸东西,到时御史计较起来,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又是大声应诺。

    周老太公竟是一时之间茫然了。

    他不知所措,随即道:“山东布政使司的周参政,乃是我堂兄。”

    这差役却是嘲弄地看着他道:“实在对不住了,今日拿你,乃是御史知会了本地巡抚,亲自部署,连同知州督办的大案,莫说是布政使司的参政,便是布政使亲来,也说不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