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四十六章:一个个都得死
    周老太公听到这里,心里便禁不住恐惧起来。

    于是慌张之下,禁不住仰天长啸:“这定是那张静一狗贼要害我,他想占我家的地。”

    于是,便忙嘱咐自己的儿子周应同道:“快,快给你堂兄,给你的岳父他们修书……告诉他们……老夫被奸贼所……”

    可是周应同此时正被人按着身子动弹不得呢!

    那差役冷嘲道:“写信?这好极了,只是现在写不得信,他的儿子也是重犯,一并拿下。”

    这些差役个个如狼似虎,明火执仗。

    其实差役在地方上是最油滑的,他们对上官溜须拍马,对下民又是不容亲近的态度,而遇到了士绅,往往又矮了一截,似这样的人,最懂得察言观色。单单这拿捕人犯,只需看上官的态度,立即便能明白,要抓的人要如何应付。

    今日这差役丝毫情面也不给,完全不将周家这样的人放在眼里,这在以往是绝不可能的。

    在从前,周家即便有人犯罪,上门来抓人,那也是将礼数尽到,表明这件事和自己无关,自己只是奉命行事,在抓捕的过程之中,能给予照顾,一定给予照顾。

    毕竟他们也不是傻瓜,这样的家族往往都树大根深,人家在上面斗法,出了差错,被人抓住了把柄,治不了人家的敌人,还治不了你这区区差役?

    可今日这般的态度,显然是有人已经察言观色,意会到了什么。

    周家之人,全部索拿武定州。

    州衙里,三班差役早已就位。

    信阳县的县令一早就被叫到了州里来,他以为知州有什么事。可谁晓得,人一到,就被软禁了,只允许在小厅里吃茶,外头是一队特意调拨来的巡检司官兵。

    而此时,山东道御史周进,以及武定州知州杨可用二人,已是各自落座,他们低声说着什么,表情都很凝重。

    紧接着,有人道:“那周家的人到了。”

    周进与杨可用对视一眼,各自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周进淡淡道:“杨贤弟,你去办吧。”

    “是。”杨可用点点头。

    随即至正堂升座,三班差役集齐。

    没多久,周老太公便被人押了进来。

    杨可用只冷笑看他道:“来者何人。”

    “信阳县生员……”

    “这里没有生员,今日审的是大案。”杨可用大喝一声,直接来了个下马威。

    “可是老朽确实是秀才功名……”

    “已经不是了。”杨可用淡淡道:“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县学的学官,已经革了你的功名。”

    听到这里,周老太公差点要昏厥过去,随即气恼地大叫道:“我安分守己,为何革我功名,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要为虎作伥吗?他张静一还使唤得动……”

    “住嘴!”杨可用厉声道:“辽东郡王与本官有什么关系?今日是要问的是你危害乡里,聚众谋反一事。”

    听到谋反二字,周老太公顿时给吓得脸绿了,立即激动地大叫道:“没有……没有……你胡说什么,老夫年近七旬,谋什么反?这是污蔑!”

    “是吗?”杨可用冷笑道:“那么你在乡中,招募了这么多的乡勇,削竹为矛,这是要做什么?”

    周老太公感觉到问题的严重了,立即道:“流寇四起,各个府县的士绅人家,统统招募乡勇,结寨自保,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现在谁家不这样做?”

    这是实话。

    流寇虽然没有肆虐山东布政使司,可依旧还有小股的流寇肆虐。

    地方上的士绅,他们的土地和田产毕竟不是在城里,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往往都会招募一些乡勇,这种事,其实从万历年开启,就已经开始出现了。

    周老太公只觉得可笑,竟拿这个理由。

    杨可用却面无表情,道:“你不要狡辩了,看来你到现在还敢抵赖,已不是非同一般的反贼了,来人……动刑。”

    一声号令。

    差役们便立即上前将周老太公按倒在地。

    周老太公吓了一跳,大叫道:“我是有功名的……”

    啪……

    有差役举了票牌,直接掌在他的嘴上。

    他牙齿顿时脱落下来,满口是血,口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似乎是:“张静一……你这……你这狗贼……”

    杨可用却依旧是面无表情,只冷漠的看着周太公,随便他怎么骂。

    一通打下来。

    周太公已熬不住了,只剩下了呜咽。

    杨可用一个眼神,差役们便退下,接着他便道:“到了现在,你交代不交代,你为何要招募乡勇,又为何要结寨,你家里屯了这么多竹矛,还有粮食,意欲何为?还有……你四处凌虐百姓,侵占人田地,这事是有的吗?你的儿子……平日里称今圣是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真以为本官没有办法治你?”

    周太公只是哀嚎。

    不过他也不傻,这个时候认了谋反,这就是将自己全家都坑死了。

    因而他咬紧牙关,却实在拗不过皮肉之苦,便含糊道:“求上官饶命,饶命啊……”

    杨可用抚案道:“这样的刑竟还熬得过,你还说你没有勾结流寇?若是寻常流民,只怕早已招认了,可见本官断没有拿错人,来……给我继续打。”

    差役们便个个上前,又是痛打。

    周太公却是死也不肯认的。

    他于是狂笑着道:“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竟要如此构陷于我,难怪大家都说,那张静一狗都不如……果然是大奸大恶之徒!想要我认谋反,老夫苟延残喘的年纪,怎么会认?”

    他正说着,却在这时候,隔壁却传出了惨呼声。

    过一会儿,有差役匆匆带着一份供状上前,道:“知州,他儿子供认了。”

    周太公:“……”

    杨可用伸手,差役将供状送上,杨可用看了一眼,便道:“姓周的,你看……这上头有你儿子的签字画押,说你一直勾结流寇,图谋造反,还说这一切都是你所为……是你丧心病狂……”

    周太公一听,顿时便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了。

    这意思是让他来担着啊,反正他已经老而无用了,怕也是实在难以熬得过刑,这才出此下策。

    可周太公倒是并不责怪儿子拿自己做替罪羊,不过他依旧放声大哭着骂道:“这个混账,这个混账啊,他难道不知道……但凡是谋反,无论是谁犯了事,都要祸及满门的吗?”

    说罢,一时情急,竟是昏厥了过去。

    杨可用不由皱眉,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一旁的文吏,露出厌恶的表情,口里道:“人既昏了,也让他签字画押吧,这是要案,马虎不得,我们不是厂卫那样的下三滥,凡事还是要讲证据和口供的!”

    “是。”文吏不敢怠慢,立即下笔,很快就写出了一张供状,而后送到了杨可用的面前。

    杨可用看了一眼,指摘里头的错误:“不要写他一过堂就供认,既然是穷凶极恶的反贼,要让他在这堂中,显出气概来,用刑的时候要狂笑,口里要说十八年之后还是好汉。讯问他的时候,他得指天骂地……这些也要本官来教你吗?”

    文吏点点头,便忙重新回到书案跟前,取了新的纸张,开始写‘小作文’。

    写毕,又送至杨可用的面前。

    杨可用只看了一眼,便点头道:“差不多了,让他画押吧。”

    文吏于是取了供状,直接走到了这昏厥在地的周太公面前。

    随即抓着周太公的手指头,先摁了印泥。

    却恰恰在这个时候,周太公一下子惊醒了,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条件反射似的要将手缩回去。

    于是,七八个差役一齐上前,将他按的死死的,几只大手抓着他的手腕,生生让他将这手指头摁了下去。

    周太公悲切地嚎叫起来:“冤啊,千古奇冤!”

    杨可用却已站了起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屑地道:“冤?这天下还真没有几个冤枉的,你平日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之所以治你谋反,不是因为非要冤枉你,而是若是用你平日的罪来治,难免要牵连到本州不少同侪,不然你在信阳县干的那些勾当,和谋反又有什么分别?好啦,时至今日,只好苦一苦你们周家了,人押下去,退堂!”

    杨可用随即收了供状,快步到了别厅,恭恭敬敬地将供状送到了御史周进的面前。

    周进低头看了一眼,忍不住评价道:“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样不妥,这是山贼才说的出来的话,此人毕竟曾有过功名,实在违和。依着本官看,还是用‘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这样的话才显得妥当一些。”

    杨可用便立即道:“愚弟糊涂,竟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幸亏贤兄指点,那愚弟就再去一趟,让他重新画押。”

    周进摆摆手,道:“算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姓周的这些人……他们一个个都得死!”

    杨可用骤然之间,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