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五十章:图穷匕见
    天启皇帝从前是最讨厌周进这样的人的。

    人家内阁首辅说话,你打断个什么劲啊!

    不知上下,没有尊卑。

    偏偏大明的御史和清流,多是这样的人。

    若是别人打断他们,他们则认为这是别人没有礼数,是失礼。

    可若是自己打断别人,却是心安理得。

    因为这在他们看来,这是不畏强权的象征,是铁骨铮铮的表现。

    当然,这也是瞅准了无论是皇帝,还是黄立极这样的宰辅,毕竟还是要脸的,这个时候不能急眼,否则会让人觉得你小家子气,你得大度。

    可今日的天启皇帝,却饶有兴致的样子,似乎很鼓励周进。

    周进于是道:“陛下今日召开廷议,所为何事?”

    天启皇帝道:“你倒是问起朕来了,不是已经明言了吗?是山东布政使司逆党一案。”

    周进便道:“既是逆党,为何要廷议讨论?历朝历代,针对逆党,历来是宁杀错,不放过。这是大是大非,今日放在殿中议论,就已是大错特错,所以臣以为……现在朝廷当务之急,根本不是议所谓的逆党一案。”

    天启皇帝心里不由地想,这一点,倒是和朕还有张卿不谋而合啊,朕和张卿,从前也是这般宁杀错不放过的。

    天启皇帝看着他道:“既然不能议论逆党,那么议什么?”

    “只议一件事,逆党从何而来!”周进正色道。

    天启皇帝道:“那么卿就来说说看,这逆党从何而来?”

    周进便道:“臣奉旨去过山东布政使司,走过几处州县,种种见闻,触目惊心,那里的许多百姓,竟无立锥之地,山东的士绅爱读书,有功名的生员以及读书人也多,于是……许多人仗着功名之便,被免除了税赋和徭役。”

    “可是……朝廷岂可无粮?国家怎么可以没有税赋呢?因而,这税赋收不到士绅和读书人头上,便都落在了寻常小民头上,升斗小民,本就已是赤贫,可动辄要缴纳各种税赋,每年的徭役,却也是多如牛毛,这几年,山东还算是风调雨顺,不似关中等地,可百姓们……却也已到了穷途末路。”

    他顿了顿,随即又道:“因而现在民怨四起,这倒也罢了,那些士绅和读书人,眼见小民苦寒,非但没有怀着圣人所教授的仁义之心,却认为有机可乘。百姓们活不下去了,他们便放贷,今年借你一升米,来年你便要偿还一斗,若是还不出,于是便卖儿卖女,或永世为奴。除此之外,许多地方,早已不修德政了,他们勾结地方差吏,肆意盘剥,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说到这里,周进顿了一顿:“陛下,地方上已经败坏到了这样的地步,朝廷给予地方上的免赋,却如今却成了吃人心肝的利器,而国家危难,流寇四起,他们竟还私通流寇,敢问陛下,这说的过去吗?所以臣忍不住有所思,何以沦落到今日……于是苦思冥想,因而才有了一个定论。”

    百官纷纷垂头不语,今日这殿中,是出奇的安静啊。

    黄立极眯着眼,看着周进,然后,眼角的余光扫向刘鸿训,眼带深意。

    刘鸿训则是一脸无动于衷的表情,好像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此时,天启皇帝的声音道:“是何定论?”

    “陛下,臣的定论很简单,根本的缘由,还是在于这些士绅,垄断了地方的土地,有了土地,便将人丁控制在了手里,以至于一县之地,往往为数家士绅所窃有,县中百姓,多为其佃户、马夫、长工、短工、护卫,地方官府,竟无可牧之民,事事都需对这数家人忍让,正因如此,这长此以往,在令地方到了这样的地步,因此,这些人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视律令为儿戏,将朝廷玩弄鼓掌之中。”

    “若是朝廷继续对此视而不见,那么我大明朝廷非但形同虚设,甚至还可能有覆亡的危险。臣以大明江山计,以为若是不实施新政,则国家将至万劫不复的境地。”

    此言一出。

    有人低着头,默不作声。

    有人面带愠怒之色,死死地看着周进。

    也有人若有所思,似乎在思量和权衡。

    可周进却是一脸坦然,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在短暂的喧哗之后,天启皇帝清咳一声,一副很是不解的样子道:“新政?此前……朕推行新政,诸卿不都极力反对的吗?现在倒好,你们常常说朕朝令夕改,没想到你们竟也是这样的人。”

    周进居然一点也不惭愧,而是一脸真挚地道:“臣也反对当初的新政,这不是因为新政的目的有问题,辽东郡王的新政,其目的是国家长治久安,那么臣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只是……辽东郡王的新政,过程过于粗糙,许多配套新政的条文和律令,都有诟病。”

    “譬如,只说分田,要丈量土地,可是具体怎么分呢?分田不是打打杀杀,不是行军布阵,不是一声号令,就可成事的。怎么丈量,怎么区分田亩的好坏,是按丁口分,以一村一姓分,还是以户而论。不只如此,官府如何管理,百姓们分了田,地又该怎么办,那些山川河泽,是分还是不分?还有对于士绅……又该怎么处置,是直接打杀,还是也予以分田?这耕地分了下去,其他的地,又如何确权,不只这些,重要的是……分了田,徭役要不要变,税赋几何?地方上没了士绅,那么原有的粮长、还有保甲,又该怎么办?往后谁来催粮?宗姓之间若是发生了争执,又该怎么处理。若是国家需要征用土地的时候,又当如何处置?我泱泱中央之国,武王讨纣之后,便先以井田制,此后秦设郡县,又以军功爵位多寡而分田土,至两汉,则为均田制。又至隋唐,又采取均田制、租庸调制、府兵制糅合……”

    “可是至宋以来,私田甚嚣尘上,若是没有对应的制度,只一味要分,那么和流寇又有什么分别?流寇行事,可以草率,可朝廷行事,就要有章法。因此……臣在山东这些时日,又在回京城这些日子,费尽心机,今日请陛下容许臣上‘新政十七疏’,恳请陛下过目,若是陛下恩准,则可以此十七疏为根底,交内阁和各部堂尚书、给事中讨论……”

    说着,周进随即从袖里取出了一份几乎有半部书厚的奏疏来,双手拱起。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

    一旁待侍的宦官,小心翼翼地取了他这‘十七疏’送至御案前。

    天启皇帝内心震惊了,他可不是傻子,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御史,但绝不是莽夫,说穿了,他就是一个打前锋的人。

    问题就在于,他背后的中军是谁,他的左右两翼又站着谁……

    这不是一个人,这是一伙人。

    所以这十七疏,递交上来的是周进,可本质上是一群人群策群力的结果。

    而至于为何是周进上奏,其实也是朝中的常态,这样的大事,一个不好,可能引发巨大的争议,甚至直接陷入无休止的党争之中。

    正因为事情重要,所以往往要达到目的的人,不会亲自站出来站台,而是先让一个御史来探探风。

    若是此事事成,那么大家一伙冲上去,最后大家一起分享胜利果实,排队分果果。

    可一旦出现了巨大的阻力,或者是出了什么大乱子,那么后头的人则继续龟缩不动,大不了,牺牲掉一个御史。

    当然,绝大多数时候,御史也不会牺牲掉,因为御史大多年轻,居上位者总不好和一个稀里糊涂的年轻人怄气吧!

    另一方面,御史毕竟官职不高,今日你对他喊打喊杀,他日人家背后的人若是大举报复,你也未必能占便宜。

    毕竟,报复是对等的。

    这其实和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一个道理,大家毕竟不是花剌子模,专杀使者。

    天启皇帝已经感受到,朝中别样的气氛了。

    好样的,连新政的章程都准备好了,这明显……是蓄谋已久了啊!

    于是,知情的人,一个个带着暧昧不明的淡定从容。事先不知情的,则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群臣,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在这时候,天启皇帝已打开了十七疏,低头细细地看了起来。

    里头……几乎可以理解为张静一新政的补充,几乎目的完全一致,过程其实也差不多,反正就是那些士绅都得死。

    只是需要考虑到的细节,确实比张静一那家伙要周密得多!

    如此详细,这显然绝不是一个御史临时起意的手笔。

    而里头有太多的痕迹,也不只是一个御史能够想到的。

    这里头……可以说很有理论水平,且说是高瞻远瞩都不为过了。

    能有这水平的,只怕在这朝中,不会超过十人。

    天启皇帝装模作样地依旧低头盯着这份奏疏,耳朵却竖了起来,不无意外地听到这殿中又开始吵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