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五十一章:致命一击
    好端端的本来是议罪。

    谁晓得直接是来推行新政的。

    大体的意思是,从前我们反对新政,是因为张静一没有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现在好了,我们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案。

    陛下,干吧!

    天启皇帝缓缓地合上奏疏,他笑吟吟地看着周进道:“里头倒是说的还算详尽。”

    周进则道:“这只是草疏,具体的章程,还需切实的拟定,此事非集众人之力不可。现在有人想要和盘踞武昌的李寇合流,阻止新政,却没有想过,李寇这样的流寇之所以得势,恰恰是因为百姓无立锥之地,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这是孟子说的话,即有固定产业的人会有稳定不变的心思,没有固定产业的就不会有稳定不变之心。如果没有稳定不变的心思,那么违礼犯法、为非作歹的事,没有不去干的了。”

    “百姓们为何沦落为贼,不过是因为没有田产而已,没有田产,妻儿不能保全,沦为人的附庸,为奴为仆,朝廷又指望他们能够遵纪守法,做我大明的忠顺之民呢?在臣看来……现在反对新政的,多为李寇同路之人,臣不才,位卑职浅,却世受国恩,谁若是与李寇同路,臣自然与其不共戴天。今阻新政者,可视为国贼,乱臣贼子,我辈忠义之士,自是人人得而诛之,断不与其苟且。”

    张静一在旁听着,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好家伙……这分明……又是玩不跟我站在一起,便是我的敌人这一套。

    论起来。

    相比于张静一……这些人的玩法更高端。

    因为张静一讲的是利益,他们讲的却是仁义,张静一杀人,他们也杀人,而且还诛心,先一脚将你踹下道德的高地,然后高高在上的朝他砸石头,吐吐沫,最后再一刀结果了你,教你遗臭万年。

    群臣震动。

    有人居然欢欣起来,道:“正是,断不能让乱臣贼子得逞,谁言反新政者,即为我等寇仇。”

    “此等人当诛。”

    “周武王定天下,而周公临危受命时,行的便井田制,这井田制中,便有大量土地公有的内容,我等何不效周公?”

    “就算不学周公,也当学两汉均田。私田泛滥,本来就是礼崩乐坏的产物,周公当时推行的乃是井田制,至秦不然,用商鞅之法,改帝王之制,除井田,民得买卖,以至富者田连阡陌,贫者亡立锥之地。这商鞅改制,遗祸无穷,今当行古法!”

    张静一一听,竟连周公都搬出来了,顿时吓了一跳,此井田还有汉之均田,不是我想要的平均地权啊。

    人家那是王公贵族得更多公田,与我这分田有啥干系?

    不过张静一没吭声。

    他大抵明白了这些人的思路,要推翻一个东西,首先就得要有一套理论,而这个理论必须得符合当下这个时代。

    这是一个什么时代呢?

    是绝大多数人,依旧还推崇圣贤的时代。

    所以……要改制,单纯对人肉体消灭是不行的,你还得有理论基础。

    理论基础从何而来?

    当然是圣贤啊。

    为何要找圣贤?

    因为死人又不会说话,你说他的礼是啥意思,它就是啥意思。

    而且死人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人死了,若是找个活人来,说不准他明日逛窑子被人曝光了,那岂不是尴尬?

    且圣贤这玩意,你不能找近代,越远古越好,比如近一些的……毕竟记录下来的资料太丰富,可若是你说到三皇五帝或者是周公,那么大家可就不困了,因为……那太久远,久远到它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周礼,除此之外就是孔圣人对他的推崇等言论,你想找一点人家的私生活什么的,那是想都别想。

    和圣贤套上了近乎之后,那么就要托古改制。

    托古是打着圣人的旗号,改制是随心所欲改自己想要改的东西。

    你要反对?你是老几,你还敢反对圣人不成了?

    张静一一脸懵逼……

    他陡然想到,好像同样在这个时代,欧洲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所谓的文艺复兴,不就是一群人,打着古罗马、古希腊文艺的旗号,连荷马史诗都搬了出来,然后对当时的宗教进行冲击吗?

    张静一此时有一种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没想到的感觉。

    当然,其实就算张静一想到了也没有用,因为以他的恶名,就他张静一也配代表周公?

    只有像周进,像周进这等背后之人,才有资格当得了这个代表。

    “呜呼,礼崩乐坏,商鞅此贼……贻误我泱泱华夏千载也,以至今日……百姓如蝼蚁一般,若孔圣人在,定又要哀叹礼崩乐坏,奈何,奈何啊。”

    看着一群人,捶胸跌足的样子,张静一只觉得很好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假戏真做,但是看着他们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却好像是真的一样。

    此时,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刘鸿训。

    刘鸿训依旧面无表情,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刘鸿训入阁之后,其实一直都是透明一般的存在,他几乎没有主持过什么实际的事务。

    可现在……张静一方才知道,这样一个腐儒,所迸发的巨大能量,是他所难预想到的。

    只是……一下子的,殿中似乎有些失控。

    因为有人察觉不对劲了。

    有些人后知后觉,直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此时有些仓促,不过却依旧愤怒了:“这些话,实在可笑,周公……”

    “逆贼。”周进随即便破口大骂,不等对方说完,立即义正言辞地道:“逆贼安敢在此饶舌,今日纲纪败坏到了这个地步,不就是因为尔等人纵容的缘故吗?张坚,你平日里的丑行,你以为我不知吗?”

    这叫张坚的人听罢,顿时感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周进又骂道:“读书人本该是靠诗书传家,可今日放眼看去,多少富者垄断了千千万万的土地,却自称自己是书香门第,你张坚便是其中一人!”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里有多少土地,朝廷待你不薄,今日你身在庙堂,正是因为陛下鸿恩,可你呢……你家里这么多的土地,从何而来?你的祖父中进士的时候,还自称自己出身寒门,今日你们家,却是田连阡陌。来,你来告诉我……这地从何而来?”

    接着便许多人附和道:“对,今日不说个清楚,绝不干休!”

    “怕是有些东西,很不干净吧。”

    这叫张坚的人,腾的一下冒火了。

    因为对方提及了自己的祖父,这已经不是侮辱自己了,这等于是侮辱了自己的祖父,还有自己的父辈三代人……都做了什么蝇营狗苟的事。

    且不说真相如何吧,我祖宗在天有灵,受此侮辱,还能不急眼吗?

    我若是不急眼,我便是不肖子孙。

    于是这张坚便大骂:“周进,你可有什么证据?你血口喷人,你自己干了是什么好事,你这斯文败类……你不要以为……老夫不知道你,你乃是关中人……当初你家岂不也是有数不清的土地?这些土地,若不是闹了流寇,你也说不出这样的话。”

    一语惊醒梦中人。

    哦豁。

    原来如此。

    张静一这才明白,为何这一次铁路的股票能绑死这么多人了。

    这得多亏了大大小小的流寇啊!

    流寇肆虐关中、河南等地,几乎小半个大明天下,统统化为焦土。

    按理来说,就算是股票套牢了,其实不少的人,是不至于如此激进的。

    毕竟,谁家没有土地,为了修铁路,让自己家的地没了,到底是亏是赚,还真是两说呢。

    可问题就在于……整个江北区域,要嘛土地已被流寇洗劫,人人从贼,佃户都找不到了,土地早就荒芜,田契也都不知所踪。

    要嘛就是,地还在手上,可是流寇就在不远,鬼知道什么时候杀来,如今手中的土地,要嘛荒废,要嘛已成了无主之地。

    在这种情况之下,许多江北出身的大臣,其实早就失去了土地的收益。

    这边土地没了收益,那边股票还被套牢,换做是谁也受不了啊。

    比如周进,他是陕西人,那地方天灾人祸之下,全家人要嘛死于流寇的刀兵,要嘛躲来了京城避祸,手头上只剩下现银,结果张静一你这个混账,还把我的股票套牢了。

    此时……对他而言,其实已经没有退路了,当然是背水一战,决一雌雄了。

    我家地没了,那就大家都别有地,反正是慷他人之慨。

    张静一心里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佩服,佩服,这是人才。

    周进被这张坚大骂,却依旧还保持着大义凛然,振振有词地道:“关中沦落到这样的地步,不恰恰是因为当初士绅垄断土地,让百姓们求食而无所得吗?这是前车之鉴,今日莫说我周家确实是没地了,就算有地,这新政推行,若要分地,也需从周家而始,我绝不皱眉头。”

    张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