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五十二章:暴涨
    一时之间,朝中乱作一团。

    又恢复了当初阉党与东林党之间彼此攻讦的场面。

    天启皇帝静静地看着,好似是在看乐子似的,眼看一个个人口吐芬芳,今日心情出奇的美妙。

    当然,相互攻讦的,却多是周进和张坚这样的人。

    真正的阁臣以及尚书,却都缄默不言。

    倒是首辅黄立极,终归沉不住气了,才徐徐站出来道:“今日议的乃是国政,怎可如此吵闹呢?这样吧,吵闹无用,还是都看看诸公的看法吧。”

    廷议的本质,就是数人头。

    反对的人太多,什么事都别想办成。

    可一旦支持的多,就不同了。

    那张坚便冷冷地道:“好啊,且看看,有谁支持这所谓的新政。”

    他话音落下……

    刘鸿训便缓缓地站了出来,慢悠悠地道:“老夫赞同。”

    张坚:“……”

    这一下子,朝臣们便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随即,户部尚书李起先竟也站了出来:“某也赞同。”

    李起先很穷,家里的地早就没了,这几年过的很清苦,不过靠着官俸,攒了一些银两,好死不死,当初发行新股的时候,也购了两百股。

    当然,他这点钱,倒也不至于影响他的决策。

    只是苦日子过多了,也能对许多贫苦的人多了几分理解。想到自己至少还是尚书,起码还有官俸,那些没有土地的普通百姓,过的才真是苦不堪言啊。

    而且他深入市井,是亲眼看到铁路修建之后,大量的人工被招募,市面上再没有了游手好闲之人,几乎人人都有了工薪,继而引发了百业兴旺。

    单凭这一点,并不是大富大贵的李起先,便觉得新政利国利民。

    他当然清楚,任何一个国策,都会有害处。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是已经没有更坏的吗?

    这二人,一向官声极好,若是其他阉党站出来,或许影响力要大打折扣,可他们站出来支持新政,对于张坚这样的人而言,却是致命暴击。

    而后,又有人道:“国家已经不能不改弦更张了,恢复周礼,亦无不可,老夫也赞同。”

    众人纷纷看去,乃是孙承宗。

    孙承宗一响应,黄立极松了口气,大家都赞同,那么……

    黄立极咳嗽道:“老夫也赞同。”

    “陛下,臣也赞同。”

    “附议。”

    “臣也附议……”

    内阁几乎全数通过,尚书之中,也有三四人站出来。

    其他九卿之类的官员,亦是为数不少。

    一方面,大明南北榜,北方的大臣和南方的大臣数目相差不多。

    而北方的农村经济,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破坏。

    在天灾和流寇的肆虐之下,说白了,就是从土地之中已经获取不到任何的收益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好不容易,有人从铁路公司里分一杯羹,怎么肯轻易丢掉这一块肥肉?

    而南方的大臣之中,也有为数不少的寒门子弟,反正地也不多,若是能抱住内阁诸公的大腿,却也不是坏事。

    还有一些,无论是股票还是田产,都有收益的,可股票的涨跌,给人的冲击力实在太大,这一下子,大家都心如明镜一般,新政的本质,就是为了铁路的铺设保驾护航的。

    自然,反对的声音也是不少,不过在朝中这个局面来看,竟成了少数。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的,那些地方上的大员,远离京城,自然不知京城里发生的事,可京官们却是购置股票的主力军。

    最终黄立极一锤定音:“既是支持者为多,那么自当实施新政,新政的要旨,既是利国利民,也是为了恢复古法,孔圣人推崇周公,行周公井田之法,定然不会错的。至于新政如何订立,尚需内阁与六部,和陛下商榷,到时再昭告天下,今日廷议已是议罢。”

    说着,他朝天启皇帝行了个礼:“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天启皇帝则是道:“那么山东诸不法士绅当如何处置?”

    “臣以为,该以三司问审为宜。”

    天启皇帝心里想,这些人的罪行,都是周进这些人‘检举’的,为了证明他们没有污蔑,那么后续的三司会审,只怕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跑,想要翻案也没有可能了。

    要实施新政,总要先杀一批人祭天,如此才可震慑那些反对者。

    天启皇帝便打了个哈哈道:“既如此,就这么办吧,诸卿过些日子,以此十三疏为要义,制定出完备的章程,送朕揽阅,朕再行定夺吧。”

    有人高兴有人愤然,但事情总算有了结果。

    百官对着天启皇帝称是,随即便告辞而去。

    这人一走,天启皇帝顿时红光满面,又忍不住拉着还未走的张静一,道:“这些家伙……真是够可恶的,分明是朕与张卿的新政,他们倒是拿了去,却套上了一个周礼的壳子。”

    张静一倒是笑了笑道:“历来新政,都要先托古,不将古代的圣贤拿出来,如何显出大义的名分呢?所以他们要拿就拿去好了,只要一切都按陛下与臣的方向走即可,至于些许的虚名,臣倒是不在乎。”

    天启皇帝晃晃脑袋,蹦出了一句:“可是朕在乎。”

    张静一:“……”

    天启皇帝想来,似乎为此跑去和人撕逼,也没什么意思,便又道:“不过这事总算是定下来了。他们制定章程的时候,可要盯好了,不要让他们在新政之中,掺杂其他的东西。哼,这些人……满口都是大仁大义,可干的事,却都是为了一家之私,朕可不放心。”

    张静一便很是理解地道:“没有利害关系,谁愿意拼命啊,就如陛下认为新政能够稳住大明江山,这对陛下有莫大好处,所以陛下支持一样。任何的新政,若是不给制定和执行它的人一些利益,那么大家也就没有拼命去维护的动力了。”

    他顿了顿,接着道:“现在要推行新政,依旧阻力重重,朝中虽勉强有了共识,可是各州县的士绅,还有地方的文武官吏,甚至是各地的宗室,只怕也都心存不满。这个时候,单凭陛下和臣,是压不住的,恰恰需要朝中支持新政的人,为陛下效命,这样才可一路披荆斩棘,大刀阔斧,如若不然……这新政如何能够深入人心呢?”

    天启皇帝颔首:“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好了,不要啰嗦了,走,我们现在出去。”

    “出去?”张静一看着他,诧异地道。

    天启皇帝兴奋地道:“当然要出去瞧一瞧热闹啊,你以为朕不知道今日这些人极力支持新政是为了什么,为的不就是今日吗?快走,快走。”

    张静一便苦笑,道:“陛下……现在京城之内,只怕不太平。”

    “朕有九条命。”天启皇帝义正言辞的道。

    张静一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却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历史上,你若真有九条命,就不至于落水生一场病就死了。

    可看着天启皇帝饶有兴趣样子,张静一也不忍心泼他冷水,自也不能怠慢了,于是二人便换了常服,又挑选了一队卫士,便出宫去!

    此时,在宫外头,却已沸腾了。

    消息传的非常快。

    几乎廷议刚刚结束,各种流言就已传出。

    新政又要实施了。

    而且这一次的力度极大。

    朝中诸公支持。

    尤其是内阁,内阁之中,三个大学士异口同声。

    而且还可能直接制定出一个章程,昭告天下。

    这可比张静一当初的野路子要强得多。

    这可是直接经过了内阁,明发旨意,属于真正将其纳入大明律令的范畴。

    再不是当初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野路子。

    消息一出,竟是锣鼓喧天。

    市面上,所有要售出的股票,在短暂的时间内,统统被人疯狂扫货。

    有些卖家也察觉到味道了,立即停止售出。

    而求购者如过江之鲫。

    要知道,这股票当初可是十七两银子,现在才二三两,重新推行新政,就意味着铁路的修建,可能再无任何障碍,你只需要考虑修建的费用,以及未来的盈利即可,这是什么,这是大赚!

    而且有人隐隐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为何诸公如此支持呢,莫非也和铁路的股票有关?

    倘若如此,制定政策和执行政策的人,都和陛下还有张静一一样,手握着大量股票,这将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未来的国策,可能都会向铁路公司倾斜。

    这铁路公司……只怕真要一飞冲天了。

    于是……所有人都在拼命扫货。

    甚至不少人不惜拿自己的宅邸,拿婆娘的嫁妆做抵押。

    只要市面上还有股票,无论什么价位,一出现就立即一扫而光。

    只短短几个时辰之间,成交价竟已达到了八两。

    两个时辰,直接涨了四倍。

    这一下子,却好似是风助火势一般,气氛已经开始炽热起来。

    大家此时压根不关心铁路公司的公告了,反正迟早是要公告开工的,这显然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只怕等到公告真正张贴出来的时候,价格就已经到了天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