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五十五章:顺之者昌 逆之者亡
    两百万两啊。

    或许对于那些走私商人而言,这不算什么。

    可对于刘家这样的家族而言,却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一个月之内,定一个小目标,挣刘家十几代来都积攒不到的银子。

    刘鸿训自是怦然心动,转过头,看向刘文昌,只见刘文昌的眼睛,也已红了。

    很明显,这儿子也激动得欲罢不能了。

    这反而让心绪彭拜的刘鸿训,慢慢地冷静了一些。

    这个时候,他反而像冷水浇熄的烙铁,表现出了沉稳的一面。

    “一股不会是二十两。”刘鸿训眼带锐光,口里突的道。

    刘文昌愕然地看着父亲,随即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刘鸿训押了一口茶,才淡淡地道:“你们算对了这个,却没想到,新政的本质是什么,只是分田吗?”

    刘文昌轻轻皱眉,迟疑地看着刘鸿训:“那么……”

    刘鸿训便道:“新政的本质,是从土地的产出,变成……像铁路,像作坊一样的产出,土地已经没有产出了,儿啊,世道变了。这流寇大肆的破坏了土地,这么多年来,连年的天灾,不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吗?更何况辽东那边……一直在拼命的开垦,听说每月出关者,数以万计。不只如此,还有大量发配的罪囚,这一年出关者,不下数十万人,这么多的人口,大量的开垦土地,种植黑麦,等到铁路一贯通,源源不断的黑麦,就要流入关内!”

    “儿啊,你来计算一下,往年的时候,天灾有产出,是因为口粮少了,而人口还是这么多,大家要吃粮,这粮价必然暴涨。因此,无论是灾年还是丰年,土地的产出都是固定的,灾年粮少,可粮值钱,丰年粮贱多。而现在呢?未来一旦源源不断的黑麦冲击,再加上那些可以充饥的红薯之类,你想想看,这意味着什么?”

    于是刘文昌道:“土地就算不分,也已难有收益?”

    “对。”刘鸿训点头,斩钉截铁地道:“只可惜,有的人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大势,还在保守残缺,守着他家的万顷良田,做他世代富贵的美梦,却殊不知,这天下其实已经变了,辽东种出了黑麦,铁路又可贯通,那么这地分与不分,那些人就算能守住家业,也不过是苟延残喘。”

    “所以……到了当今这个时候,变则通,不变则死。新政的本质,是解决粮食的问题,同时将大量的人力,通过铁路,将人力重新调配和流通。老夫细细看来,当初新政暂缓的时候,损失最大的其实未必是铁路,而是围绕着铁路公司的煤铁,还有数不清的客栈、成衣、丝绸、棉布,还有牙行。”

    刘文昌恍然大悟,忍不住道:“我就说那青楼前些日子,怎么竟也萧条了。”

    刘鸿训:“……”

    “这是儿子听人说的。”刘文昌目光闪了闪,面上一本正经地道。

    刘鸿训朝刘文昌摇摇头,却也没有往这上头追问,却道:“看透了这个本质,这便证明了一件事,这铁路公司与百业乃是相辅相成,铁路兴起,百业兴旺,百业兴旺,反而催生了铁路更多的利润,你想想看,老夫只说成衣,要制成衣,得有棉花来纺布,棉花从何而来,得从天下各处运输而来,运输需要什么?运输需要铁路。你明白老夫意思吗?”

    “这不是一个铁路就挣当下银子的道理,而是一只老母鸡下了蛋,蛋孵化出小鸡,小鸡成了母鸡,又生蛋。所以,要算铁路的利润,不能照着现在这样算,要从三年、五年、十年的眼光去算。这叫生生不息,因而……现在这铁路公司……就算涨到了二十两,还是算少了,得奔着三十两、五十两,一百两去算。”

    “刘家不是商贾之家,商贾之家,讲究的是眼前之利,我们刘家自高祖开始,已有两百年诗书传家,眼前这一年、两年、三年的目光,算什么,我们计算的,乃是百年大计。”

    刘文昌点头道:“噢,父亲,我懂了,就是说,咱们预备了银子,照着十年、二十年的长远打算,去购置股票,哪怕是价值二十两,三十两,也一并收购。”

    “也不能这样说。”刘鸿训摇摇头道:“二十两,二十两之内,都是稳赚不赔的,再高,就要等待时间了,可时间拖的越久,未来就不好说。不过至少短时间来看,老夫可以确定,这铁路一定稳赚,老夫算是看明白了,现在朝中从铁路和其他煤铁等营生得利的人太多,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多,将来一切的国策,都会围绕在这上头打转,这就如……”

    他顿了顿,随即又道:“就如当初那些士绅一样,大家都是士绅,自然而然,一切的国策都会朝着士绅倾斜,这是水滴石穿的效果。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老夫也有些拿捏不准,不过……这已是大势所趋。哎,你平日里不肯读书,科举又连番不中,不妨……以后就由着你性子,你去做买卖吧。”

    “做买卖……”刘文昌愣了一下,一脸诧异。

    他可是内阁大学士的儿子,做什么买卖!这做买卖是会被人笑话的。

    刘家可是传承了两百年的诗书,虽然刘文昌确实科举不成,可毕竟还有一些祖荫,会给一个荫官的,虽然这荫官在刘家眼里不算什么,可干什么都比作商人强啊。

    看着刘文昌一脸诧异的样子,刘鸿训耐心地道:“世道变了,咱们刘家也要跟着变。现在固然是从商低贱,被人瞧不起,可是往后呢?现在趁着大家都还在迟疑的时候,你率先去,便是占住了先机,从此之后……或许真能有一番成就,这世上最忌讳的事,就如同当初买那股票一样,先买的人横竖都亏不了,可后头跟着吆喝的,就算将来还有好处,这好处也是有限,至多也就喝一口汤水。做买卖的事,老夫也不懂,教不了你什么,不过为父这些年,也教了你许多做人的道理,你谨记着做人的道理,本份去经营,应该不愁展露不了头角。”

    顿了一下,他接着道:“为父听说新县那里,商业氛围极好,你多去走走,看一看,跟着学一学,将来瞅准了什么,再扑腾进去。总而言之,眼光要准,下手要快,这是做任何事都需有的诀窍。”

    对于这个决定,刘文昌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消化,总觉得这个爹,是不是犯了糊涂。

    不过刘鸿训毕竟是内阁学士,他觉得父亲应该不会坑害他这个亲儿子的,那么一定是看准了什么,才如此特意叮嘱他。

    于是刘文昌咬咬牙道:“这可是父亲说的,儿子过几日就去新县呆着,到时折了本,或者是有损了家声,可就怪不得儿子不肖了。”

    “不怪。”刘鸿训慈和地笑了笑道:“到时要怪就怪为父。”

    …………

    这边刘家父子议定了。

    另一边,张静一此时也已在自己家里,开始布局了。

    辽东的铁路一旦开始修建,那么张家就有太多事要做了。

    辽中卫、海州卫、广宁卫一带,有大量的铁矿,这些铁矿……储量极为丰富,丰富到什么程度呢,即便是后世,那也占了全天下探明储量的四分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煤炭,以及木头的资源,那也是非同小可。

    铁路一建,同时张家便必须筹措银子,修建支线。

    当然……单凭张家的力量,还是不够的,因而……趁着现在铁路公司火热,张静一打算将辽东矿业的招牌推出去,也用吸股的方式。现在张家急需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将各种矿产开发出来,这所需的资金,都是天量。

    现如今,许多人吃了铁路公司的甜头,自然而然,会对张家的新股,产生巨大的兴趣。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新股定价的问题了。

    定的高了,大家觉得亏,订的低了,则是张家亏。

    张静一深思熟虑后,此番打算发行一亿股,售出五千万,每股二两银子。

    这个价格,其实是高了,虽然不算是杀猪盘,这种空手套取一亿两白银的事,确实有些不厚道。

    不过架不住张静一会讲故事。

    其实现在,张静一就已经开始在酝酿了。

    一方面,他放任煤、铁的价格狂涨。

    在这两个价格的带动之下,铁矿和煤矿立即成了香饽饽,哪怕是废铁,现在在市面上价值也在不断的攀升。

    另一方面,大明报已经开始吹风了。

    几乎每一期,都有版面大声疾呼,眼下天下的钢铁和煤炭告急,又说现今天下的铁矿,至多只能用十五年。

    也就是说,用一年少一年。

    再这样下去,铁路无可用之铁,军士无可用之火器,百姓无可用之锅碗瓢盆。

    这消息一经放出,顿时引发了许多人的担忧。

    可也同时,引发了许多敏锐的商贾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于是很快就有人开始囤积铁和煤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