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五十七章:千古罪人
    天启皇帝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焦虑。

    说实在的,这李自成越发长进了。

    其实这也可以理解。

    不管张静一这些人怎么看待,可在天下许多人眼里,这天启皇帝确实就是昏君。

    哪怕打了许多的胜仗,可在不少人看来,这依旧是穷兵黩武。

    总而言之,许多人都认为,大明要亡了。

    这大明若亡,自然会有许多人想要投个明主,好将来也可封侯拜相。

    那李自成开了科举,顿时给人一种贤明的气象,这就难怪他的军队望风披靡了。

    至于那些可怜的宗室,恰恰成了李自成造反,同时团结了一部分士绅之后被宰杀的对象,靠宗室的钱粮来维持自己的军队,让士绅建立起一套行政体系,而流寇们则负责军事。

    当然,李自成可以这样做,一方面是他威望足够,另一方面,也是他手握着当初关中的时候就跟着他的‘老营’。

    这些人跟随他转战千里,经过一次次血腥的战斗和淘汰之后,留存下来的无不是精锐中的精锐。

    再加上,这个时代的流民跟着造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大明是绝计容不下他们的,因而推翻大明,已成了共识。

    可将来会怎么样呢?

    将来当然是推李自成为皇帝,开始新的循环。

    就这……其实这明末的流寇,已算是思想比较进步和先进了,至少总比各种靠上帝附体的思维要强一些,人家还是走古时从龙这个套路,总不至去玩请神这一套。

    既然在许多流寇眼里,造反是填饱肚子,而造反的后果,唯一的生路就是从李自成这条龙。

    所以即便李自成开始与士绅缓和,在他们看来,固然依旧与士绅矛盾重重,却还是能够忍耐的。

    这就好像当初朱元璋靠着红巾军的分支起家,随后开始着手建立一套行政体系,招揽士绅人才为他服务也是一样的道理。

    大家的目标不是消灭士绅,而是成为勋臣。

    此时,天启皇帝背着手,烦躁地来回踱了几步,这才看着黄立极道:“衡州守军,是主动出降的?”

    “是。”黄立极道:“当时有几个儒生先行入城,与当地的官吏洽谈了归降的事宜,次日便开了城门。”

    天启皇帝听到这里,目光越发阴沉,冷冷道:“朕要这些人有何用?”

    “还有一件事……”黄立极苦笑道。

    天启皇帝皱了皱眉,他就知道黄立极特意来此,不会这样简单的。

    天启皇帝便道:“你说罢。”

    黄立极道:“山东那边,士绅谋反案……有人逃脱了。”

    “有人逃脱?这是何意?”

    于是黄立极道:“山东进士孙之獬,本为翰林庶吉士,此后回乡丁忧,前些日子,山东布政使司开始清查谋逆案,这孙之獬本在淄川县,他乃是朝廷命官,本来并没有波及到他,只是……此人却买通了一些人,随即营救了数十个士人,连夜出逃……据最新的消息,这孙之獬带着人,出现在了武昌,还发了布告,声言……声言……”

    “声言什么?”天启皇帝挑眉。

    黄立极迟疑地道:“声言当今天下,朱……朱………”

    天启皇帝一下子就明白了黄立极的为难,就道:“你不必有什么忌讳。”

    黄立极这才道:“声言朱明已失人心,天下义士,应当讨伐陛下,匡扶天下……”

    天启皇帝听到这,禁不住失笑,冷嘲道:“就凭他?”

    黄立极则是带着忧心的神色道:“此人不但是进士,而且在山东,颇为闻名,在山东那边,影响不小。此人文章作的也极好……此番投靠李自成,影响是最坏的。毕竟其他的士绅,都是等到李自成的军马杀至,这才不得已而出降,即便有人主动与之联络,却也只是李自成的军马就在左近。可此人却是千里投奔,何况又是正儿八经的清流……这就不同了。”

    所谓清流……对于很多人而言,是很了不得的。

    怎么说呢?

    因为在官场之中,也是有鄙视链的。

    有功名的鄙视没功名的,举人鄙视秀才,进士鄙视举人,而进士又有一二三甲之分,可有一种人,属于根正苗红,譬如孙之獬这种,属于不但中了进士一甲和二甲,而且还进入翰林院,且成为庶吉士的人。

    这种人自觉地在大明带有一种神圣的光环,几乎大明中后期所有的阁臣和尚书,几乎都是翰林庶吉士出身,偶有例外,却也是一只手数的过来。

    正因为如此,黄立极才会认为这样的影响极坏。

    而且此人到了武昌后,还大造声势,显然是李自成也看到了这个人的利用价值,某种程度而言,借用此人……可以大大的瓦解许多人的士气。

    看,连庶吉士都主动投奔闯军了,我们为何不可以?这大明真的气数尽了吗?

    天启皇帝只觉得可笑至极,不屑地道:“朕认都不认得此人,他算个什么东西。”

    “孙之獬?”张静一却是心念一动,忍不住在旁道:“此人,臣倒是有所耳闻。”

    天启皇帝诧异地看着张静一,下意识地道:“你何时听过?”

    “……”张静一一时语塞。

    他总不能说,在另一个历史时空里,那孙之獬投靠了建奴人,而且还闹出了一个直接改变历史进程的事。

    这个家伙当时干了什么事呢?

    建奴刚刚入关的时候,建奴的官员穿着建奴的服装,而汉臣则允许他们穿着原来大明的官服。

    而且建奴的官员站左边,汉臣则站右边。

    可孙之獬为了讨好顺治皇帝,便有一日在上朝的时候,居然也兴冲冲地穿着建奴人的服饰,凑到了建奴官员那边站着。

    这一下子,却将建奴的官员惹恼了,你算个什么东西,穿着我们的衣服,还想冒充旗人吗?

    于是乎,建奴人将他推了出去。汉臣这边,也嫌他穿着建奴的服饰,不肯让他到班中来。

    孙之獬当时大为尴尬,于是恼羞成怒之下,便向顺治皇帝上了一道奏疏,疏言:“陛下平定中国,万事鼎新,而衣冠束发之制,独存汉旧,此乃陛下从中国,非中国从陛下也。”

    因此,建议顺治皇帝要求天下的汉臣和汉民剃发,并且穿戴建奴人的服饰,甚至他还第一个做出表率,先将自己的头发剃了。

    对于建奴皇帝而言,这孙之獬的上书,简直就是瞌睡有人送来了枕头,自然借此机会,颁布剃发令。

    张静一此时心里只有后悔,自己竟忘了这么个家伙,早知如此,他在京城或者在山东的时候,就该将他弄死省事。

    黄立极这时道:“这孙之獬去了武昌,李自成对他大为欣赏,或许是想将他立为表率,便授予他右谋士之职,这李自成此时尚不敢称王,这右谋士,位置已是显赫。臣所担心的是,李自成得孙之獬,用意在于要分化瓦解各地的府县,一旦此人蛊惑人心,大造声势,只怕这江南……都要受极大的影响。”

    这一次黄立极很聪明,没有提出新政的推行,可能导致天下的士绅离心背德。

    说实话,他可不敢这样说了,再说,股票要是再次暴跌,那些各地的士绅倒是活了,可京城这些人,却都得死了。

    天启皇帝则是带着火气道:“这些士子和读书人,平日里都说君君臣臣,个个都说什么天地君亲师,现在朕不过是行新政而已,他们便可以纷纷投靠流寇吗?”

    黄立极一脸尴尬,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道:“陛下……人都是要吃饭的嘛。”

    天启皇帝冷笑道:“就算推行新政,也饿不死他们,虽是收了他们的土地,可难道朕不知道他们别的营生也是不少吗?朕不是还给他们功名,岂会饿着他们?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朕不信朕推行新政,就能饿死他们。”

    黄立极则道:“可是李自成也给功名,且要延续太祖高皇帝之制。”

    天启皇帝撇撇嘴,甚是不齿地道:“倘若非要朕乖乖的将功名利禄,陪着笑送到他们面前,他们才肯尽忠,那么这样的忠心,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孙之獬……确实可恨,影响极坏,下旨海捕捉拿吧,至于这李自成……现在看来,此人居心叵测,所图甚大,这才数月功夫,他便在荆襄站稳了脚跟,蔓延数省,确实不能小看了。”

    黄立极道:“臣还听说,他们抢掠了不少宗室,又借助士绅,征来了不少的钱粮,如今士气如虹,有许多股的流寇,纷纷前去武昌投靠。他们号称据兵二十万,若是朝廷再不解决,只怕要尾大难掉啊。”

    天启皇帝点点头,想了想,便看向张静一道:“张卿……高迎祥、张献忠此二贼,要从速解决才好,如若不然,继续放任这李自成下去,怕真要夜长梦多了。”

    张静一便皱眉道:“这些流寇,只要官军一到,便四处遁逃,不见踪影……确实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