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章:新世界的大门
    李沁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的。

    即便在新县风气好,可绝大多数的商贾,还是表现的谨慎。

    毕竟不谨慎的人,可能早就死了十次八次了。

    何况京中的环境龙蛇复杂,到处都是官,也到处都是官宦子弟,但凡有人对你起了歹心,哪怕只是被惦记上,这也绝对够恐怖的。

    可好像……这个刘文昌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却见他兴致高昂,信步随着人流进入了这交易所里。

    李沁快步跟上去,压低声音道:“刘贤弟,我有一言,不知该不该说。”

    “怎么,你说吧。”刘文昌又道:“你我兄弟,有什么话不可以说。”

    “你平日里,需谨慎一些,我见你是极聪明之人,可是却需知祸从口出,病从口入。今日你我说的一番话,我只当没有听见,只是……这些话再不可传入起他人的耳里了。”

    刘文昌诧异的看着李沁:“李兄说的是……”

    “财不可外露。”

    刘文昌恍然大悟,他陡然想到,商贾们的小心性子了。

    他起初还觉得这些人很可笑,可现在李沁一脸惧怕的样子,刘文昌却似乎慢慢理解了什么,其实李沁此时的表情,和这番话,却不啻是在刘文昌的内心深处,犹如一潭死水里投入了一颗小石子,引起了涟漪,不过他没有做声,只是微微一笑,道:“学生记住了,有劳李兄提醒。”

    二人进去,交易所占地很大。

    而在这里,最率先看到的一个建筑,却是钱钞厅。

    在这里,似乎还挂了牌子,解释这钱钞厅的作用。

    说穿了,就是你拿真金白银进来,兑换成一张张类似于银票一样的东西。

    这个时代,大明宝钞几乎已经没有信用可言了。

    在东方,使用纸钞的历史很长,从宋朝开始就出现了交子,以至这纸钞一直延续至今。

    只是……每到国家暗弱,或是朝廷在透支之后,纸钞又慢慢开始退出了历史舞台,被人所摒弃。

    所以此时,有人张挂纸钞兑换的牌子,其实根本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李沁这样的人,心里便能了解,这种纸钞的模式,他们再懂不过了,从交子到宝钞,这玩意已出现过数十种变种,可最后的结果却都一样。

    人们对于纸钞,已经开始有了一种本能不信任。

    “兑换纸钞,亏他们想的出,真金白银进去,换来一张张纸,等隔三差五,这纸便越来越不值钱,世上哪有这么好挣的银子。”

    刘文昌笑了笑:“可是李兄,虽说是如此,可是这东西,一旦有了,就离不来了。”

    李沁一听,竟是一愣。

    因为这话……也不无道理。

    尤其是现在……随着货物流通以及商业流通的加快,越来越大宗的货物交易已经越来越多了,就说这股票吧,股票这玩意……一次交易就是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几万两银子。

    一千两银子是什么概念,这可是一百斤。

    你挑着担子,跑来这里兑换股票吗?

    更别说,有一些大商家,交易的数额有多少了。

    而真金白银,确实有太多不确定性,一方面是确实极不方便,另一方面,金银的成色不同,这也给交易带来了许多的麻烦。

    刘文昌叹了口气,道:“这一手,真是厉害,股票一出,再推行纸钞,这是逼得人,非要换钞不可了。”

    李沁道:“是吗?这又是什么缘故?”

    刘文昌道:“因为股票的买卖,和从前的买卖是不一样的,从前的买卖,尚可以大家好好坐下来,喝喝茶,而后签字画押,此后等着各自的管家,约定一个日子,大家彼此带着各自的货物和金银,然后各自上秤交割,纵然耽误个几日,哪怕是十天半个月,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妨碍,这种交易虽然有许多的不便利,可至少,大家心安。”

    刘文昌随即道:“可是现如今不一样了,你要知道,现在大家交易的乃是股票,股票是什么?股票的涨跌,不说十天半个月,也不说一天两天,便是一个时辰和两个时辰,这其中的涨跌都极惊人。这些,想来你是知道的吧,昨日上午的时候,铁路公司的卖价一度达到了二十八两,可到了正午,却突然下跌至二十七两,到了傍晚时,价格却又突回涨,甚至听闻有人二十九两卖了出去。你来说说看,这在从前,大家可以慢慢的交易,可这股票,如何确保交易成功?你迟一些,可能还没有数完银子,这价格却突然涨了,那么卖家还会卖吗?若是价格跌了,买家还会买吗?厘清了这个道理,你便会知道,股票交易,非纸钞不可,你不兑也不成,除非……你当真不打算买卖股票,就算你现在不肯,迟早你还是会被拉下去。”

    “这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你看在这里,人家只挂出一个牌子,兑换纸钞,却没有任何人来主动邀你去兑换,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等到了将来,迟早会有人忍不住,再后来,就算你还不肯用纸钞,可你要买股票的时候,人家说了,新股非要用纸钞不可,那么你要不要兑换?或者有一日,你要卖股票的时候,这买家却说,我这里只有纸钞,你愿意不愿意卖他?我们若是再细想,等越来越多人开始手持这纸钞,你出了这股票交易所,你去丝绸铺子购物,你询问店家,我这里是纸钞,可以不可以买?那店家若是坚持不收,那么你自然会进第二家丝绸铺子,人家肯收,那么,愿意收纸钞的就成了一笔买卖,水滴石穿,长久下去,那不收的铺子必然维持不下去,而收了的,定会生意兴隆。”

    李沁一想,脸色一变:“所以人家根本不担心我们兑不兑,反正迟早都要兑的?”

    “自然。”刘文昌叹了口气道:“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现在只能指望,这交易所……还有这辽东郡王,是真心实意的想做万年的生意,而不只贪眼前之利,只要他还顾忌着长远的利益,维持纸钞的信用,可以让人随时从这里用纸钞取出真金白银,他这买卖,就十拿九稳了。”

    李沁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一直钦佩辽东郡王,只是没想到,你却更钦佩他。”

    “这是当然,他如我再生父母一般。”

    “啊……”李沁惊讶的看着刘文昌:“你还认得郡王殿下。”

    “虽不认得,不过却是闻名已久,心向往之,若非是他,我还是一个糊涂迂腐的可怜虫罢了,所以说他是我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便是这个缘故,他教我寻到了一条出路。”

    李沁低头,若有所思,他禁不住在想,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若不是新县,自己只怕饿死在关中了。

    在新县里头,许多的关中人都流传着一个笑话,说是这关中人在京城,无论发生如何大的争吵,彼此之间再怎样争斗的面红耳赤,甚至可能激化到拳脚相加去了,可只要彼此谈起辽东郡王,便立即就有了共同话题,很快就可以勾肩搭背,烧黄纸做兄弟了。

    刘文昌这个时候道:“不妙。”

    “什么。”

    “我方才说到了新股。”

    “什么意思。”

    刘文昌这时候紧张起来:“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新股可能需要纸钞才可购置吗?”

    “这……好像说过。”

    刘文昌心急火燎道:“十之八九,有这种可能,我需得立即出去一趟,让管事的,带着我那几车银子,赶紧去兑纸钞,如若不然……等放了新股,要交易也来不及了。”

    李沁安慰他:“或许……还是真金白银交易呢。”

    刘文昌摇头:“不不不,这辽东郡王,绝不会无端做某件事,他既决心要做,那么一定要做好,李兄,你且稍待,我得去知会一声,兑银子要紧。”

    刘文昌说罢,一溜烟的出去。

    而这里,却已是熙熙攘攘。

    这股票的交易所里,极为宽敞,足可容下数千人。

    当然……是竖着的。

    而在大堂,则挂着一盏盏的红灯笼。

    整整一面墙壁,悬挂着从清早到现在,每一个时段的股价。

    而股价根本大家在此交易的记录,随时刷新。

    所有要买卖的人,都可以进行记录,有人想要花什么价钱买股,只需记录之后,一旦价位到达,交易所的伙计,便会自动生成交易,而买主要做的,就是拿着保票去领取自己买来的股票,卖家则直接去领取银子即可。

    一时之间,这交易所里乱哄哄的。

    人们这才发现,在这里,价格的刷新速度,远超了平日里的想象。

    可能一炷香时间,价格已经刷新了三次,墙壁上的价位,不断的变化,都会有人负责不断摘下原有的价位牌子,换上最新的价位。

    这种交易方式,真真让人大开眼界,原来大家以为,股票几日的涨跌,可能会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可现在……大家才发现,可能小半个时辰的波动,就足以决定一个人的未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