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二章:新的气象
    刘文昌一听这掌柜的解释,顿时肃然起敬起来。

    听闻锦衣卫里,已经出现了一批带着金手指的人。

    但凡是金银在他们的手上,他们点验的速度,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没想到,今日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刘文昌便对张管事道:“这钱庄里有如此多的人才,何愁大事不成?”

    这是漂亮话,可这其实也是实话。

    要知道,金银这玩意……虽然是贵金属,可是计算其价值,在这个时代也是很麻烦的事。

    因为不同的金银,成色不同,而且上秤的重量,可能也有细微的差别。

    毕竟这时代不存在精确的电子秤,因而对于人的能力要求很高。

    不少的人交易时,容易产生纠纷,也是这个因素。

    你掏出银子来,人家觉得你的银子杂质多,可杂质多少,大家说不清,而这又毕竟涉及到了利益,于是少不得会有口角。

    得了钱钞,刘文昌便甚有兴致地抽出了一张来。

    只见这印刷的纸张,颇为精美,至于油墨,却似乎有些特殊,当然,想要在油墨上印刷特别复杂的玩意,是不可能的,因而,用的却是钱钞的数目来替代,一行写着纹银一百两的字样,下头又有钱庄标记,除此之外,还有钞票的号码,上头还有印章,是银庄的方形章印。

    这小小的钱钞里,有许多的细节,刘文昌只觉得印刷得极为精致,至少在时下,单单这油墨和纸张,却都是极少见的。

    看过后,他于是将钱钞收了,随即利落地道:“走。”

    接着,身后一个个刘家的人,便提着一包包的钱钞跟着他,徐步出了钱庄。

    他一出来,立即便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终于还是有人认出了他,这人兴冲冲地上前,朝刘文昌先行了个礼,接着便道:“见过刘公子。”

    刘文昌疑惑道:“你是……”

    这人连忙谦恭地道:“学生张胜,刘公子贵人多忘事,当初……学生在国子监里做监生的时候,刘公子的父亲抱病,却亲来探望诸监生,那时是刘公子搀扶着刘公去的,当时学生得见刘公风采,真是激动得难以抑制,至今难忘,至于刘公子的孝顺,学生……”

    刘文昌听到这里,便不禁失笑,原来他真不认得此人啊,这人大抵只是远远地看过他。

    虽然在庙堂上的层面,许多人都是和刘鸿训打过照面的,而到了尚书和侍郎这个级别,不少人可能还和刘鸿训是朋友,似张静一那种,已经可以随便闲聊扯淡了。

    可对于这里的人而言,那真是远远能看一眼,哪怕真是说上一句话,也够自己吹嘘半辈子的。

    因而这个叫张胜的人,此时红光满面,过来低三下四地问好,也依旧风采照人,便可从中窥见一二。

    刘文昌则是含蓄地朝他点点头。

    而围观的人们则是议论开了。

    当真是刘家的公子啊,真是没想到……刘公的儿子……也来干这个……难道不怕影响自己的家声吗?

    不过,也有人显得神采飞扬,连刘家的公子都来此,这不正证明了……这股市……未来更有前途吗?

    只是……大家虽是脸上写满了各种的表情。

    可绝大多数人,却不敢随便发声,至多只是窃窃私语而已。

    刘文昌却也不避讳,一脸坦然地径直带着人,直接到了前头的柜台,接着便道:“这新股开市了吗?”

    “正午开售。”

    “是辽东矿业?”

    “正是!”

    问明了新股的价位,刘文昌却是轻皱眉头,久久沉吟不语。

    他显然也在心里嘀咕和计算。

    良久之后,他居然抬头,颔首道:“正午发售之后,所有的新股,我这儿的钱…能买多少是多少……钱钞都在此了,你们就照着这个数给我兑换新股!”

    说着,便命跟在身后的人,将一包包的钱钞直接搁在了柜台上。

    这一下子,许多人却是沸腾起来了。

    这得是多少银子呀?

    有人低声道:“听闻这钱钞有百两的,兑换了这么多的钱钞,这几包怕真是百两的大钞,这样说来的话,那么……可能……这只怕不下百万两了。”

    “怎么买的是矿业,为何不买铁路公司?”

    “会不会有什么利好的消息?”

    “我看是糊涂了,根据我的计算……”

    一时之间,人们众说纷纭。

    只是大家再看这位刘家公子,却更多的是带着调侃的意味了。

    因为……这怎么看着像个败家子?

    哪有这样瞎买的?

    傻子都知道,真正热门的乃是铁路公司。

    矿业虽然有诸多所谓的‘利好’,可实际上,许多的‘利好’都是空中楼阁。

    比如能探出多少矿来?

    这些矿怎么采掘?

    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能招募多少人工?

    招募了人工……又怎么将矿运出来?

    实在有太多太多的变数了。

    可刘文昌对此,却是充耳不闻,于是这边已经开始有人清点起来了。

    此后……算明了银子的数目。

    一到了正午,正式开市。

    一张张的股票则又是一大包的送到了刘文昌的面前。

    刘文昌没有疑虑,很是大气地直接让人提了包,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中,扬长而去。

    此地不宜久留啊。

    可是……留给许多人的,却是无数的怀疑。

    “果然不愧是大学士的公子啊,真够任性的。”

    “他不懂股票,也没算过分红……”

    “老夫浸淫股市一百二十三日,这铁路公司股票一开售,便一直对其有所研究,不敢说有什么所得,却也有几分经验,今日刘公子……哎……”

    在这里,可有不少‘老股民’。

    这些人在尝过甜头之后,每日就是搜肠刮肚的研究股市。

    什么分红计算法,这是经营研究学派的,专门研究铁路公司的营业额以及纯利还有成本,再根据这些,计算股票的涨跌。

    还有利好派,这是感性派的,下暴雨了,好,利好铁路,暴雨之后,道路难行,蒸汽机车在铁轨上行驶,无视暴雨,未来的铁路生意一定蒸蒸日上。

    不下暴雨了,天气万里无云,好,日头这么好,消费一定会大大的增加,许多商贾需要运送货物。

    铁轨出了一些问题,蒸汽机车延误了四个多时辰。好,蒸汽机车延误,势必大量的货物阻塞,那么后头还想要贩运的货物一定会堆积如山,这些堆积如山的货物一定要租用铁路公司的货栈,这可不又是天大的利好吗?得涨,一定能涨。

    说实话,眼下无论哪一个研究的学派,现如今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买铁路,稳赚的。

    而且迄今为止,他们都没有被打脸,这更让各个学派的人腰杆子挺着很直。

    当日……铁路股果然暴涨。

    这一次利好,却是来自于交易所成立所带动的。

    交易所让交易变得便捷无比,确实让许多原本观望的人,也咬牙进入了股市。

    而当下的股票只有两支,一个是铁路,一个则是矿业,那么买什么,大家想来也都清楚了。

    因此,一日之间,铁路涨了接近一成,虽然已经不复当年一日涨四倍的风光,却也足够令无数人眉开眼笑了。

    至于那位刘公子,再看那矿业的新股,似乎现在还在招股阶段,让人认购,鬼知道这么多的新股,是否售得出去。

    于是……大家不免调侃一番。

    堂堂内阁大学士的儿子,见识竟不如我,这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一桩很痛快的事。

    …………

    身在宫中的天启皇帝,对于交易所当然极为关注。

    他一日之间,已让人偷偷去过问过许多次交易所的情况了。

    听说一切稳定,而且今日的交易额极高,股价也大涨,因而天启皇帝也安心了不少。

    到了正午时分,他召了众人来商议新政的贸易事宜,即裁撤各处关卡。

    裁撤关卡,是黄立极提出来的。

    以往的时候,朝廷在各处设关卡,所有的百姓流动,都需有路引,方才可以放行,而商贾带货,往往采用十抽一的办法,也就是直接抽货物来当做税赋。

    当然,这带来了许多的问题,一方面是流民越来越多,冲击了关卡,以至朝廷的关卡已经形同虚设。

    可形同虚设也就罢了,账面上,朝廷可还养着这十数万各路关卡的官兵呢,这些钱粮……花了出去,等于是打了水漂。

    若是裁撤,则可减少一些开支。

    另一方面,就是所谓的商税,其实已经不合理了,因为一般的商贾,关卡上的官兵们往往会敲诈勒索,何止是十抽一,只恨不得你将全部的货物都收走,若是没有贿赂,根本过不了关。

    而另一方面,某些官商或者是大士绅家的货物,却可畅通无阻,没有人敢抽货物。

    如此一来,朝廷的所谓商税,几乎就等于是收了个寂寞,因为寻常的商户已经不见了,贩运货物,这岂不成了羊入虎口?傻瓜才走货呢。

    而对于一些人而言,他们的货物……谁也不敢抽税,拿着一张名帖,便如入无人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