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三章:刘卿好手段
    因而,裁撤关卡已成为了当务之急。

    其实裁撤关卡,也有打压地方士绅的意思在。

    某些士绅,在地方上的权势很大,靠着名帖,可以畅通无阻。

    可如今,大明内阁和六部已经转向,大家大抵已经统一了思想,既然决心新政,那么势必要将这些绊脚石,统统都踢开。

    黄立极上奏了一个裁撤关卡的章程。

    天启皇帝看过之后,还算满意,便笑着道:“黄卿思虑的周详,就照着这个办吧,要裁撤关卡之前,先要清点各路关卡的官兵,说实话……这里头有太多吃空饷的,还有不少,早就被流寇给杀散了,先清点,核查了人数,此后再将他们聚起来,分派其他的差事。只是分派什么差事好呢?张卿的意思是,干脆成立一个巡捕司,各地都要建,用于防火和捕盗的事宜,得给他们一个事做,总不能过河拆桥,直接遣散,若是如此,是要出乱子的。”

    “裁撤完这个之后,依着朕看,路引也就免了吧,反正这东西,已经形同虚设了,对于那些刁民,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这些刁民,没有路引,照样纵横天下。反而是良民,出一趟远门,却是战战兢兢,得向官府索求路引,受那官吏们的压榨。”

    黄立极等人异口同声地道:“陛下圣明。”

    这一次,他们是真心实意的称颂了。

    没有一点虚假,完全是发自肺腑。

    若他们还是从前的士绅,确实认为裁撤关卡是乱政,可现在,不少人屁股后都暗暗坐到了另一边,这形态也就变了。

    裁撤关卡的本质是什么,是人员的流动啊。

    而人员若是不能流动,对他们而言,可是有害的。

    这京城的工价,已经高不可攀了。

    毕竟哪儿都需要人力。

    辽东那边在京城招募人手去挖矿,铁路公司招募人去修铁路,还有伐木的,还有许多的作坊,还有各家的商铺,到处都需要人。

    这么大的劳动力的缺口没有解决,为了抢人,就不得不不断地提高工价。

    内阁和六部,已经有不少人暗中投了铁路公司,也有一些人的亲戚,偷偷地开始做一些买卖了。

    他们最大的抱怨,就是人力不足,招募不到人手,人力成本高昂。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对于黄立极等人而言,办法自然很简单,那就是让人流动起来。

    京城的人力价格,已经高达四两银子上下,这是一般苦力的价钱,一年五十两银子。

    可是在乡下,不少的劳动力,一年到头,劳作一年,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一旦开了人口流动的口子,那么就不愁有大量的人力了。

    现在的内阁和六部,其实无形中,更像是这铁路公司的保姆一般,毕竟维护铁路公司的利益,就是维护自身的利益。

    这是一种无形的倾斜,慢慢的,站到了士绅的对立面。

    本质上,这一次黄立极提出来的裁撤关卡,废黜路引,就是和士绅们抢人。

    当然……在他们的思维里,已经没有士绅了,随着分田慢慢铺开,如今这士绅在他们的眼里,就是死人。

    天启皇帝很高兴!

    能不高兴吗?

    从前自己干点什么,这些人总是说这个不成,说那个也不成,现如今,大家同气连枝,自己没想到的事,他们想到了,不但想到了,还给你连解决方案都一并递交了上来,递交上来之后,你只需点点头,他们就立即撸起袖子,跑去执行,还是不打折扣的那种。

    这才是皇帝的感觉啊。

    张静一也觉得舒心,因为行政这样的事,实在是牵涉到了方方面面,怎么执行,张静一已经习惯了锦衣卫式的暴力手段,但是现在内阁和六部配合,自己也可轻松不少了,直接可以翘着二郎腿,看着他们一个个将新政的拦路石排开。

    正在这个时候,魏忠贤却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而后,拿了一张字条,悄悄地送到了天启皇帝的身边。

    天启皇帝一面听户部尚书李起元的奏报,一面眼帘垂下。

    打开字条,他先是扫了一眼,而后一愣,不由得打断了户部尚书的话,却是目光看向刘鸿训道:“刘卿家,你哪儿来的银子?”

    刘鸿训:“……”

    这话显得很突兀。

    只是……此言一出,殿中气氛骤冷。

    刘鸿训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他心里非常的知道,这陛下……最大的爱好却是……

    于是,深吸一口气道:“陛下……臣的家族,一直都是地方上的大户,如今……虽没有了多少田产,却也积蓄了不少的财富。”

    天启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积攒了一百多万两?”

    刘鸿训立即道:“陛下,臣……砸锅卖铁,也不过数十万两银子,大致,是在五十万上下……”

    “这也不少了。”天启皇帝道:“可是……朕听说,你家却有一百多万两。”

    “这……这是当初买了铁路公司。”刘鸿训老老实实地回答,他脸色惨然,唯恐被‘贼’惦记。

    天启皇帝呼出了一口气,笑了起来:“朕就说嘛,刘卿家……还是清廉的,你不必害怕,朕只是问问而已,其实……你的家底……朕早就摸过一次了,是不是,张卿家……”

    张静一:“……”

    刘鸿训则心里大抵RI了无数次狗,随即有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

    都已经摸过底了……

    其他人也是惴惴不安,刘鸿训家已摸过了,那我家呢?

    天启皇帝又道:“既是你们世代积攒,又是铁路股票所得,这就是你们刘家的,你放心……该你的便是你的,朕又不是强盗,还能抢了你的不成?”

    刘鸿训心里则默默地道,你是不是强盗,你自己心里没谱吗?

    当然,面上则是感激涕零的样子:“陛下宽仁,可追我朝孝宗先皇帝。”

    天启皇帝嘿嘿一笑:“不过你们刘家真的好手笔。”

    “什么?”刘鸿训不解地看着天启皇帝。

    天启皇帝却是道:“方才说到哪了?”

    这话说的云遮雾罩,刘鸿训总觉得话里有话,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说的好好的,怎么就转移话题了呢?

    刘鸿训忍得难受,便立即道:“陛下……方才这话,不知是什么意思,恳请陛下明示。臣……臣何时有什么手笔?”

    看着刘鸿训一脸迟疑和急迫的样子。

    天启皇帝也有兴趣起来,便道:“怎么,这不是刘卿所为?”

    这一下,刘鸿训更是头皮发麻了,此时心已经开始虚了,硬是继续追问道:“臣不知陛下何意,若是臣有不失当之处,恳请陛下指明。”

    天启皇帝道:“这就怪了,一百五六十万两银子,拿去买了矿业的新股,震动了整个京城,现在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个呢,难道刘卿竟是不知?朕还以为你与张卿联手做局,请君入瓮,哄抬矿业的股价,到时再和张卿对半分账呢!”

    刘鸿训:“……”

    张静一这时道:“陛下,臣冤枉……臣安分守己,即便发行新股,也只是照着章程来,怎么会暗地里,搞这些勾当?臣和刘公是清白的。”

    刘鸿训:“……”

    天启皇帝道:“清白就好,规矩是我们立的,维护好规矩,对我等君臣而言,就是最大的利好。”

    刘鸿训:“……”

    天启皇帝笑吟吟地看着刘鸿训:“刘卿好魄力,这是孤注一掷啊。”

    刘鸿训只觉得心里一记闷捶,堵的难受。

    这一下子,全明白了。

    这显然是自己的儿子干的。

    问题在于,自己虽让儿子去经商,但是没让他这么招摇啊。

    还有……这一百多万两银子哪里来的?

    不会是卖了铁路吧?

    什么……铁路都卖?

    跑去买矿业……

    这一下子,他顿觉得身子骤然的有些冷。

    不是他看不上矿业。

    矿业未来或许能涨,但是现在谁不知道,最稳当的乃是铁路?将身家性命都丢到那矿业上,这不是疯了吗?

    难怪连陛下……还有……

    他眼角的余光扫视一眼四周。

    却见许多人用一种……极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这一下子,刘鸿训突然有一种,被人用眼神**的感觉。

    于是他下意识地低着头,默不作声。

    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极为漫长,不知过了多久,天启皇帝让大家告退。

    他回到了内阁,黄立极立即凑了上来,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刘鸿训:“刘公啊,你买股票了?”

    刘鸿训心里正恼火着,此时禁不住道:“难道黄公没买吗?”

    “老夫行的正,坐得直,没有买!”黄立极凛然正气地道。

    刘鸿训:“……”

    黄立极接着道:“不过听闻,吾家内侄倒是买了一些……”

    刘鸿训冷笑:“你家内侄,不就是你买的吗?”

    “这不一样,老夫是老夫……他是他,可不能胡说,老夫和你是不同的。”

    刘鸿训板着脸。

    黄立极的表情越加认真,却又道:“再者说了,吾家内侄和你的儿子不一样,你们买的是矿业,吾家……不,吾家内侄,买的是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