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五章:皇天不负有心人
    看着儿子一脸极认真的样子,刘鸿训一肚子火气,终究还是散去了。

    他只是苦笑,无言以对。

    还能说啥呢?

    良久之后,他才道:“至少还有一个好消息。”

    刘文昌:“……”

    “你这执拗的性子,像极了老夫年轻的时候,至少可以证明,你是为父亲生的。”

    刘文昌:“……”

    当然,这是苦中作乐罢了。

    刘鸿训现在开始有点怀疑,自己让刘文昌去新县是否正确了。

    他像变了一个人。

    只是刘文昌这事在京城里,闹的动静可不小。

    毕竟股票、发行的新股、内阁大学士的公子,一百多万两纹银。

    这一个个天然就容易制造热点的词儿,统统凑在一起,以至于连大明报在次日都做了专门的报道。

    这大明报倒是澄清了几件事,一件是刘文昌的银子,是当初售空了铁路股票来的,而铁路股票,刘家挣了不少。

    至少这平息了刘家哪里来这多银子的流言蜚语。

    大明报的报道,还算是客观,毕竟作为张家的报纸,天生自带流量,而且往往能得到铁路公司以及矿业还有锦衣卫流出来的第一手消息,某种程度,它既是铁路公司,也是锦衣卫的传话筒,单凭这两个属性,就足以让它有着无数的拥趸者了。

    至少在京城之中,人们的认知里,这张家的大明报,是较为准确的,无论是做买卖,还是关注当下的时政,都是每日必读之物。

    可是其他的小报就不同了。

    它们没有第一手消息的渠道。

    说难听一些,你去铁路公司或者是其他地方打探消息,谁会理你。

    因而,它们更喜欢做的,乃是’深入‘报道。

    无非是将大家都知道的消息,进行深加工,然后评议一件一件当下发生的事。

    又或者,制造一些耸人听闻的奇闻异事,什么为何半夜母猪惊叫,为何东城寺庙在夜间隐有女声传出之类。

    还有一种,就是大儒们纷纷兴办坐镇的报纸了,他们最擅长的,是做文章,是讲道理,或者是……研究理论。

    股经的情况,三者都有,在得知了刘文昌大肆购买矿业之后,那杨雄立即撰写了一篇文章,评议此事,他对此的态度,显得带有讽刺意味,全文下来,颇有几分刘鸿训的儿子给张家抬轿子的手笔。

    大抵是张家借着这刘家,吸引人认购新股。

    当然对此,他表现的义愤填膺,认为刘鸿训身为内阁大学士,纵容儿子如此,实在是大不应该。

    不只如此。

    而且有张刘二家,联手糊弄人购置新股牟利之嫌。

    在他看来,这新股的价格根本就不值眼下这个价,纯粹就是张家想要骗钱。

    而在他的心目之中,自然是铁路公司的股票,才有购买的价值。

    支持他论点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天下各处都有矿藏,辽东的那些煤铁,就算是发现了,也不稀奇。

    股经在连续发了几篇文章,对此大加挞伐之后,刘家倒是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那新股刚刚发行,随即竟开始大跌。

    原先的三两银子一股,转眼之间,竟是一下子跌了一成。

    一时之间,也跟着小打小闹,买了一些股的人,禁不住捶胸跌足。

    这倒是给了张家巨大的压力。

    还有许多新股都没有售出呢。

    张静一现在每日起来,都需先看看报纸。

    这股经偶尔也看的,虽也是研究股票,某种程度,也支持新政的,只是他们所理解的新政,却和张静一的新政有些不同。

    于是,少不得这些人阴阳怪气一些,张静一也没往心里去。

    现在对于新股的抨击,倒是让张静一心生厌恶。

    我在此卖股票,你在那里说这股没前途,断人财路啊这是。

    好在,售出的股票,好歹也筹集了千万两以上的资金。

    而张家自己也筹措了一笔银子,现在开发各处矿山的计划,已经提上了日程。

    张静一早已暗中派人,前去几处地方开始寻访,探勘的结果……虽然还未出来,不过张静一却有长足的信心。

    除此之外,就是改进采掘的技术了。

    挖矿可不是简单的事,需要有一整套的管理流程,还需要有一套工具。

    因此,人员的培训,也早已开始。

    万事俱备之后,张静一便指使人……开始推进各项的工作。

    其实历朝历代,哪怕是后世,有矿的都是大爷。

    毕竟……这玩意是天然的产出,卖了就是源源不断的银子。

    辽东现在人口不多,只要矿业发展起来,至少未来一百年之内,都可借着这一股风潮,吸纳人口,并且让张家得以在辽东迅速站稳脚跟。

    当初的辽将们,靠的是控制为数不多的土地,进而收养一批家丁,再糊弄朝廷,发来辽饷,在辽东做了土皇帝。

    那张静一则打算靠着黑麦和矿脉,迅速建立一整套体系。

    于是,一封封的书信,往来于张家和辽东。

    甚至……为了督促辽东和京城的铁路,张静一不留余地的,让辽东那边,极力配合铁路的修建。

    乃至于铁路公司这边,刚刚开始铺路,张静一已经开始指使人在关外,沿着规划的铁路线,筑起路基了。

    这一些日子,他都很忙碌。

    却有一封书信,送至张家来。

    张静一难得回来,一看到书信,又忍不住苦笑。

    乐安公主倒是没有为此露出不悦:“看看吧,夫君公务繁忙,不要耽搁了正事。”

    张静一本是假意一副不想理会这些事务的样子,现在便勉为其难,拆开了书信。

    这书信却是皇太极送来的。

    一看到书信之后,张静一拍案而起,而后大喜道:“好,好的很,果然找到了。”

    “找到了什么?”

    “铁矿。”

    “铁矿?”乐安公主蹙眉:“我虽知道现在缺铁,可是辽东毕竟……”

    “这不一样,铁矿和铁矿是不一样的。”张静一喜滋滋的道:“铁矿的品相各有不同,有的含铁量高,有的低,除此之外,有的铁矿藏在身上老林里,想要挖出来,有时你还得开山,可有的铁矿,就在露天,你随手捡起来,可能就是高品相的铁矿石。关内炼铁的历史,已经接近有两千年了。你可知道,咱们的老祖宗们为了炼了两千年的铁,咱们的锅碗瓢盆,还有咱们的刀枪剑戟,哪一个不是祖宗们从地下挖出来的。”

    张静一顿了顿,又道:“因而,最初的时候,他们是从最容易采掘的地方开始采掘,再到后来,轻易能挖到的矿,已经很难寻觅到了,于是,只好深挖,到了咱们大明的时候,还想找到容易开采的铁矿,其实已经越来越难。”

    张静一眉飞色舞的道:“当下的条件,要挖出关内的铁矿,所需的人力物力,还有成本其实都是惊人的,就算挖出来,品相也是极差,这采矿是有成本的,同样一百斤的矿石,能炼出来的铁也不同。而我们寻到的铁矿,相比于关内,绝对是至高的品相,不只如此,还是露天的巨大矿脉,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乐安公主对这些事不甚懂,她其实倒是尝试想要去了解,至少想知道自己的丈夫都在外头干什么。

    于是她也会尝试着去看报纸,只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因为有不少报纸,不是直接就是阴阳怪气的对张家带着责备的语气的。

    其实这也是和大明朝的风气有关系,读书人指天骂地……似乎已经成为了风骨和正直的象征。

    所以为了显示自己具有道德优越感,总要找个对象来阴阳怪气几句,才显得世人皆醉我独醒,亦或者是显得自己高明。

    “意味着什么?”

    张静一激动的道:“意味着……我们的成本,可以降到最低,采矿和采矿是不同的,不同的成本,还有采出来矿石的好坏,这都决定了矿山的价值。”

    说着,张静一兴奋的搓着手,而后道:“这一次,倒是辛苦了皇太极,为了寻找矿脉,许多寻矿的人,都是他让自己的族人一路护送。好的很,我现在就要回信一封,告诉皇太极,咱们要迅速开始动作,这矿山,要立即开始动起来。”

    乐安公主道:“这是大事,那我不打扰夫君。”

    张静一摇头摆手道:“我只回一封书信即可,除此之外,还有几处矿山,也要让他抓紧,安排的人,要立即开始建起工坊……对,为了节省运输,就在这矿山附近,选择一处地理条件的地方,建几个钢铁的作坊,除此之外,咱们还需修一条支线的铁路,联通未来的干线……好在这银子,已经筹措的差不多了,现在不差钱。”

    张静一眉飞色舞,其实一开始让人找自己记忆中的一些矿山的时候,张静一还是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

    好在,总算是皇天不负。

    他眯着眼,思考了片刻,而后迅速笔走龙蛇,修了一封书信,命人快马加急送了出去,这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