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六章:大涨
    辽东发现了巨矿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了。

    先是大明报报了出来。

    消息一出,自是引起了不少的瞩目,不少人倒是议论纷纷起来,都觉得这矿业可能要成了。

    只是,当次日清早,大家齐聚到了交易所,却愕然地发现,这矿业的股票,依旧纹丝不动,居然还有下跌。

    这一下子,不免令不少来瞧热闹的人疑惑了。

    于是乎,许多人纷纷询问。

    这才知道,原来那些手头有大资金的人,依旧还是纹丝不动,不只是在观望,而是压根仍不看好这辽东矿业。

    “股经今日又撰文,说是此等消息,根本不是所谓利好,发现了矿的地方,本就偏僻,就算能运输,这运输的费用也不是小数目,何况……辽东那地方……”

    这些人议论起来,越来越小声。

    “而且听闻,现在北直隶,也有一些人……打算承包矿山,多半也要上市了。”

    “承包矿山?”

    “这个你不知道?新政的新律已经颁出来了,所有的山林,自然都归朝廷所有,可若是想挖掘,便需向朝廷承包。当然,并非是买卖,而是租赁的形式,譬如租赁三十年,每年缴纳一笔银子,只是这笔银子,却不是小数目。”

    “北直隶这儿,矿脉可是不少的,已经有许多人起心动念了。说实话……有了北直隶的矿,谁还要辽东的?”

    “这话倒是没有错的。”

    “就是不知那位刘家公子,现在怎么样了,若是将来这北直隶的矿山当真上市,只怕他真要亏惨了。”

    当然,刘文昌对这些消息,一丁点也不在乎。

    虽然手头上的股票,依然隐有下跌的趋势。

    不过他现在压根就不关心这个。

    在他看来,自己看好了就成,也不打算指望着几日时间就能有盈利。

    股票这玩意,尤其是他如此大笔的资金,做的本来就是长远的买卖,和某些每日去交易所里盯着那一时涨跌的人不同,在如今的他看来,没有丝毫的意思。

    他现在反而钻在新县里。

    新县里,最近兴办了一个工程大学堂,这大学堂,乃是陛下亲自下旨兴建的,分许多科目,召天下读书人入学读书。

    而这大学堂的校长,依旧还是张静一。

    这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杂学本来就是张静一带起来的风气,学堂想要办好,就得有威望且懂这一行的人来坐镇。

    因而张静一只得安心办学,将这工程大学堂分为十数科,有工程建筑,有地理,有冶炼化工,还有农林诸如此类。

    其实许多人,根本不想学什么杂学。

    毕竟但凡读过书的人,谁愿意学这等东西呢?

    要知道,历朝历代,干这个的,本就是下三滥一般的角色。

    不过……有张静一的坐镇,居然引发了不小的热潮。

    毕竟读书人也是要吃饭的,尤其是不少家境并不太好的读书人,还有一些军校之中有意深造之辈。

    当初的张静一在军校创造了一个神话,让无数人自入军校之后翻了身,其中军校之中,封侯的生员有四人,封伯爵者十九人,再有其他赐世袭指挥使、同知、千户、百户等,已是数都数不清楚了。

    当然,世袭指挥使、千户、百户,其实并不是当真你的儿孙们都能做指挥使,这是一种待遇,在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商定之后,已将这种’殊荣‘,改为了世代的俸禄。

    而且不只如此,现在大家都看的出来,天下的兵马都要改制,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生员们已经开始流入亲军、各地的卫所,而这些人,许多人已经成为了武官,甚至是高级的武官了。

    已经开始隐隐有人认为,将来这大明的天下,可能会到达非军校生员不得成为军官的地步。

    如今,新学堂开设,人们或许还不知道,自己入学,这些所学的东西,到底是否有用。

    可不少人却认为,入学之后,学就是了,前途的事,有张静一去操心。

    诚如所有人所指望的那样,张静一这些日子,召集了所有涉及到各科的人才,开始编撰各科的教材,许多教材最终都需他来给意见,甚至是把关。

    一时之间,张静一也不禁为之头痛,却也只能埋头苦干。

    而这位内阁大学士家的公子刘文昌,竟也报了名入学。

    事实上,他年纪不小了,已年过三旬,居然也报入了商科学习。

    有一些人得知之后,却不免为之莞尔,甚至有人暗暗嘲笑。

    说实话,做生意还需去学堂里学,这显然……有些画蛇添足了吧!

    时间眨眼而过,又过了两个多月,这时,在新政的推进之下,这京城的气氛,已经大为不同了。

    整个京城,似乎焕发了勃然生机,尤其是蒸汽机车的出现,商贸也随之发展,京城之中的人,开始越来越发现,几乎每隔一些日子,都会出现一些新的事物。

    农业社会的人,本是保守的,可如今,在许多新鲜事物的带动之下,不少人也开始尝试新鲜的东西。

    却在此时,广平矿业终于开张了,一时之间,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这广平矿业,就位于广平府,此前就有大量的铁矿和煤矿,此番在新政的推行之下,当地的士绅,当即决定联合起来,将这一带的矿脉承包了下来,因为人力和采掘的作坊都是现成的,当即就可产生利润。

    现在铁价高不可攀,因此……几乎可以想象,这广平矿业未来的利润会有多丰厚。

    最重要的是,这里距离京城很近,广平府隶属于北直隶,抵达京城,若是通过河运,不过两三四百里的距离而已。

    市面上似乎都在议论这件事,有人传言,这一次承包矿山的人非同一般,他们是北直隶的士绅。

    要知道,这北直隶的士绅,可绝不只是单纯的士绅这样简单。

    实际上,这些年北直隶连年遭灾,许多士绅,早就不靠土地生存了。

    而且这些年来,北直隶士绅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这其中……也有着魏忠贤的因素。

    这位九千岁魏忠贤,本就是北直隶人,这魏忠贤虽是个太监,可乡土的情怀还是有的,因而大肆提拔了自己的老乡,甚至有不少’老乡‘,压根就不是阉党,这魏忠贤也去捧臭脚,觉得你虽然不理咱,可咱是乡亲啊。

    一时之间,朝中北直隶的高官数都数不过来。

    譬如内阁首辅大学士黄立极,还有当初的大学士李国,各部尚书,北直隶人也占了两个,侍郎有三个,九卿之中,就更多了。

    不要看北直隶是个很大的地方,可实际上,士绅的圈子是很小的,这些人世世代代居于此,几乎都是世交,正因为有大量的人成为高官,这北直隶的士绅,也水涨船高。

    此番他们敢为天下先,一鼓作气直接承包矿山,也是觉得朝中有人的意思,如若不然,还真不敢冒险。

    而且人家的心思显然不止于此。

    矿山的利润很大,可相比于矿山,上市融资,那才真是数不清的金银。

    而此次,就是奔着上市去的。

    京城之内,各种关于广平矿业的消息,已经传了个满天飞。

    又过了几日,又传出了消息,说是广平矿业,特邀股经的总编撰杨雄前往广平府。

    等这杨雄去过广平府之后,回到京城,很快就连书了几篇文章,对这广平矿业大加赞许。

    在铁价高不可攀的情况之下,广平矿业的铁矿,一直都有开采,每年的盈利,也是丰厚,一旦继续招募更多的人手进行采掘,便可满足京城钢铁所需,又说此地距离京城近在咫尺,将来的利润,自是必不可少。

    除了杨雄,其他造势者,更是如过江之鲫。

    直到一个月之后,这广平矿业终于开始募股,公开发行股票。

    据说数十个大士绅,一起进了京城,先去拜会在京城的同乡高官,而后再去拜会了一些大儒,如杨雄人等。

    此后,才进入了交易所,此番他们胃口不小,直接弄了一亿股,公开发行股票三千万,而价格……在杨雄等人的协助之下,最后定价为一两五钱银子。

    消息一出,不少人乐了。

    这不是摆明着,跟辽东矿业打擂台吗?

    那头辽东矿业现在还不见任何盈利呢,人家却已开始盈利了!而且距离京城也近,未来可期,甚至连未来扩大采矿规模的投入,也节省不少银子,这样算下来,这就是一个下金蛋的母鸡啊!

    而且那杨先生的许多文章,大家都是拜读过的,确实很有道理。

    当日,居然引发了抢购的热潮。

    不出三日功夫,所有公开发行的股票便已售空了。

    杨雄等人,继续推波助澜,很快,这广平矿业,价格居然大涨,很快便达到了二两一钱银子的价位。

    一时之间,风头无两,甚至已盖过了当初的铁路。

    甚至杨雄已经放出话来,这广平矿业今年之内若是涨不到五两银子,他便赤足裸奔于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