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六十九章:太岁头上动土
    实际上,很快张静一就领教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牛股。

    一连数日,广平矿业突然开始暴涨。

    这种涨幅,远超了张静一的意料。

    以至于张静一本是每日埋头干着自己的事,却还是禁不住吓坏了。

    一个个奏报送到了张静一的案头上。

    其中最上头的一份,乃是股经。

    股经中大肆吹嘘广平矿业的业绩。

    其中还提出未来的增长势必大增。

    这几日以来,广平矿业从二两五钱银子,居然直接拉升到了六两。

    如此一来……趋势便形成了。

    这种暴力拉升的结果,就导致大量的人开始对广平矿业进行大肆的吹捧。

    也让不少当初没有买广平矿业的人捶胸跌足。

    越是这种上涨,求购的人就越多,此时的京城百姓,显然是没有遭受过毒打的,此时绝大多数人还沉浸在买股票就能挣钱,买到好股票就能挣大钱的梦境之中。

    因而,求购者越来越多,交易所里……几乎已形成了一面倒的求购潮。

    张静一看的目瞪口呆。

    眼看着今日五两,次日变成六两,再次日则成了七两,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竟还有这样的操作。

    于是锦衣卫緹骑四处打探这疯狂上涨的成因。

    虽然股经和许多报纸,都已明言,这是因为未来广平矿业未来的前途大为看好,甚至定下了来年能增产数倍,盈利超过十倍的目标。

    可张静一依旧还是觉得不真实,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而是因为……张静一在前世,有丰富的被庄家们毒打的经验。

    ……

    而在此时,这张严之却已成了京城里最热门的人物。

    股票暴涨,于是乎他开始四处活动,拜访许多的官吏,顺便也向不少官吏售出一些股票。

    当然,还是老办法,低价售出。

    他毕竟是士绅出身,最看重的就是人脉和关系,如今他的身价,半个月不到,就暴涨了四五倍,此时若是不拿出一点好处,给大家同享,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因而,朝中百官,竟有不少人都受了张严之的恩惠,人们提及此人时,都是眉飞色舞。

    ……

    此时,又一份奏报送到了张静一的案头。

    亲自来送奏报的,乃是锦衣卫指挥使千户刘文秀。

    刘文秀此时黑着脸,笔直着站在一旁。

    等到张静一低头看完了奏报后,张静一道:“前些日子,有人出动了数百万两纹银,疯狂购买市面上的广平矿业,这才引发了抢购?”

    “是。”刘文秀道:“卑下人等,认真的寻访之后,发现当时的资金,几乎都在一个源头。”

    张静一皱眉道:“源头在何处?”

    刘文秀道:“在广平府。”

    “广平府?”张静一坐下,低头呷了口茶,此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他的脑海里慢慢升起。

    这些狗东西,不会才没几天,就开始将后世的手段,都学会了吧。

    不会吧,不会吧?

    看着张静一纠结的样子,刘文秀道:“要不,卑下这就去拿几个广平矿业的人……”

    张静一打断他道:“先不必打草惊蛇,何况人家若是自己回购,你拿人家,用什么罪名呢?说到底,还是这交易所的规矩过于简陋了,有道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刘文秀便道:“那么……此事就算了了?”

    “算了?”张静一摇摇头,想了想道:“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你先继续查着吧,若还有什么消息,速来报我。”

    “是。”

    刘文秀抱拳:“遵旨。”

    张静一想了想还是决定入宫一趟。

    这件事……某种程度而言,其实不算是罪证,因为确实这天下没有自己不能回购自己的法规。

    就算放在后世,回购拉台股价,在许多人看来,也是负责任的表现。

    说穿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出台审计的法令,只有如此,才可确保到时不会出什么大事。

    其实张静一先弄出股市,可是法规滞后,他其实一开始并不在乎,因为他觉得这种新东西出来,不至于很快就有人抓摸到漏洞。

    可哪里想到,有一些家伙,别的本事可能没有,可论起怎么搞钱,思想意识却个个超前。

    张静一在宦官的领路下,至西苑。

    传报之后,便进了勤政殿。

    只是天启皇帝现在却不在勤政殿之中,好一会儿,天启皇帝才穿着一身短装,气喘吁吁地带着魏忠贤踱步进来。

    天启皇帝的精神很好,见着张静一,高兴地道:“张卿难得来看朕……怎么……有何事?”

    张静一直接开门见山道:“陛下,臣今日来见陛下,是希望议一议股市法令之事。”

    “法令?”天启皇帝不解地道:“怎么啦?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张静一便道:“臣觉得那广平矿业,有些不正常。”

    天启皇帝下意识地眯着眼,随即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张静一:“不正常?”

    张静一道:“所以做出一些限制,臣以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天启皇帝倒没有反对,而是道:“由着你吧,你上章程,朕到时准奏就是了,朕倒是听说,现在这广平矿业,上涨得很吓人。”

    张静一松了口气,道:“所以臣才觉得蹊跷。哦,对了,陛下浑身大汗淋漓的样子……”

    “哈。”天启皇帝兴致勃勃地道道:“朕去骑了一会儿马,这几日,这朝中百官都争相在办新政,倒是朕现在每日无所事事了。”

    张静一一时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现在新政的发展,确实是一日千里。

    甚至不需张静一的推动,许多新的法令,也都奏了上来,大家都争着抢着干。

    当然……也有一些不对味的地方。

    可至少比当初……的保守要好的多。

    张静一陪着天启皇帝说了一会儿闲话,便告辞出来。

    刚刚出来不久,后头有人道:“张老弟。”

    张静一驻足,却见魏忠贤追上来。

    魏忠贤确实年纪大了,当初的时候,张静一看他的时候,还显的有几分‘英雄气概’,如今腿脚却有些不便起来,两鬓生出些许的白霜。

    张静一驻足。

    魏忠贤左右看了一眼,而后道:“广平矿业,是威胁到了辽东矿业吗?”

    张静一摇头道:“倒是没有威胁到。”

    魏忠贤便奇怪地看着张静一,随即道:“咱还以为是有私仇呢。”

    张静一不禁苦笑道:“魏哥这话……怎么说的,我提出这些,是希望引发注意,不要将来出事,一旦出事,可就是天大的事了。”

    魏忠贤道:“那广平矿业的大东家,咱也知道,当初他还拜谒过咱,不过咱没理他,咱年纪大了,只想侍奉陛下。不过听说此人,最近可是春风得意,朝中的不少人……都与他利益攸关。”

    魏忠贤的话,意味深长。

    张静一骤然听出来了,于是道:“魏哥提醒的是,我明白了。”

    魏忠贤倒是好心地道:“现在陛下恩准你制定法规,只怕要得罪人,所以……要提前有所防范才好。”

    张静一道:“这是自然的。”

    张静一说罢,便和魏忠贤辞别。

    此时,没有年关将至,张静一让人拟定法令,只是这法令……却总是滞后的,而且这是新东西,许多人依旧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张静一也不好过多干涉,担心的就是生搬硬套,反而和现在的实情不符。

    到了这个时候,刘文秀却又送来了一封奏报。

    这一次……看到了奏报之后,张静一已是大吃一惊,他脸色极为沉重,皱着眉头凝视着刘文秀道:“消息准确吗?”

    “十分准确。”刘文秀很是确定道:“学生不经甄别,怎么敢报来给恩师。”

    张静一又低头看了一眼这奏报,随即站了起来,背着手踱步。

    来回渡了几步,似乎又想起什么来,快步回到原位,又拿起了那份奏报继续看一眼。

    接着他才深吸一口气道:“这是太岁头上动土啊!”

    刘文秀在站的笔直,看着张静一,纹丝不动。

    张静一随即将这奏报拍在案牍上,冷笑道:“老虎不发威,这是当我张静一是病猫了。”

    “请恩师示下。”

    张静一眼睛变得冷厉,而后突然咬牙,杀气腾腾的脸上,蹦出了两个字:“拿人!”

    刘文秀身躯一震,朗声道:“是!”

    …………

    京城钟鼓楼不远,因为这里靠近交易所,而交易所附近聚集了大量的商贾。

    在这里,住宅的价格,也暴涨了数倍,一时之间,许多大商家云集于此,将住处安在这里。

    而在这里,一处宅邸处在幽静的街巷之中。

    平日里,这宅院似乎也没有什么来客。

    突然之间,马蹄传出。

    密集的马蹄踏在青石板上,犹如鼓点一般。

    随即,数十个锦衣卫飞身落马。

    急促的敲门声传出。

    那门环狠狠地敲打在青漆大门上,让人的心也不禁为之跳动起来。

    门……开了。

    门房刚要开口问话。

    随即便被三四人按倒在了地上。

    一人抽出了腰间的长刀,口里大喝道:“一个都不要放过!”

    “喏!”

    人如潮水,涌入宅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