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 > 第六百七十章:重案
    须臾功夫,便有人被拖拽了出来。

    这人口里大呼:“冤枉,冤枉,我犯了什么事,尔等这般侵门踏户。”

    刘文秀拿起了一张驾贴,驾贴上写明了对方的生辰、外貌特征,对照之下,知道是拿住了正主了,于是大手一挥:“带走。”

    这人随即便被人直接丢进了囚车。

    而这人依旧还是喊冤不绝,以至于这街道上,引来了许多的百姓。

    刘文秀却理也不理,直接上马走人。

    其实能引来百姓围观驻足,已经算是社会的进步了。

    想当初张静一还未开始整肃锦衣卫的时候,这厂卫办事,沿街的百姓都是门窗紧闭,个个噤若寒蝉的。

    只是到了后来,大家才意识到,这些锦衣卫虽然个个凶神恶煞,且凶名在外,但是除了捉拿钦犯或者是侦缉不法之徒之外,一般不会侵害寻常的市井百姓,因而才有人开始渐渐大胆。

    那人在囚车之中,涕泪直流,口里还大呼着:“冤枉,冤枉啊,我犯了什么事……”

    哭嚎不绝于耳。

    只是……此人一被拿住,立即附近有人开始向各家去报讯。

    一时之间,整个京城却是震动了。

    因为被抓的这人,身份实在过于敏感。

    半个时辰之后,此人进入了大狱,口里还是喊冤不绝。

    只是没有人理他。

    仿佛此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张静一很快就抵达了新狱,不过却没有立即开始着手审讯,而是查看刘文秀从那府邸里查抄来的一些书信。

    一份份看过之后,张静一才将书信搁下,随即道:“只有这些吗?”

    刘文秀道:“是,只有这些。”

    张静一眯着眼,却默不作声,坐下沉思了良久之后才道:“若凭这个,可不成。”

    刘文秀便道:“要不,卑下再让人查抄一次?”

    张静一摇摇头:“不必啦,走,去瞧瞧此人。”

    说着,张静一便至审讯室。

    这人一见到张静一,反而安静了许多。

    张静一来回踱步,看了此人一眼。

    这人纶巾儒衫,当然,现在纶巾儒衫已经无法证明一个人的身份了。

    随着新政铺开,一些读书人和士人也开始经商。

    再加上风气渐开,某些商贾也喜附庸风雅,穿着纶巾儒衫招摇过市。

    不过眼前这个人,却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而且还是一个举人。

    张静一背着手,笑了笑道:“梁成进,三十九岁,世居广平府,你的祖父,还做过侍郎,是吗?”

    这叫梁成进的人道:“学生冤枉,为何无端来拿学生?学生是有功名之人………”

    张静一道:“我知道你是有功名的人,你的底细,我早就摸透了,今日既然拿你,当然不会拿错人,怎么,这么瞧不起锦衣卫吗?”

    梁成进不寒而栗,随即道:“我犯了什么罪?”

    张静一道:“这是我来问你的事,你自己犯了什么罪,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学生历来奉公守法……”

    张静一已坐下,随即笑了笑道:“奉公守法?好一个奉公守法,看来……你似乎对北镇抚司不太了解,对我张静一,也有一些不够了解。”

    梁成进深吸了一口气,他这个时候,倒是表现得异常的冷静。

    抬头看了张静一一眼,却道:“你想栽赃学生什么?”

    张静一道:“半个月之前,有一大笔银子,在市面上回购股票,银子是从广平府抽调来的,而许多迹象表明,这些银子……都和你有关。”

    梁成进正色道:“不错,是与我有关,只是……我见广平矿业未来可期,收购股票,又犯了什么罪?”

    张静一摇摇手,道:“那么这么多的银子,又是从何而来?”

    梁成进镇定自若地道:“此乃我们这些人,筹措来的银子,难道这股市开了门,还不允许有人筹措银两吗?”

    梁成进随即慨然道:“张都督这些话,好没道理,股市是张都督开的先河,乃始作俑者。我回购股票,也是……照着市场的规矩来,怎么到了现在,张都督却是耍赖了?”

    “学生自然知道,广平矿业,与辽东矿业颇有冲突,乃一时瑜亮,但是总不能因为广平矿业势头好,张都督便拿人吧,这还有天理吗?试问,还有没有王法?”

    张静一却是不急不慢地道:“这些都不算罪。”

    梁成进便道:“那么张都督要诬我何罪?”

    张静一却是答非所问道:“你与孙之獬什么关系?”

    梁成进一听,却是脸色平常,道:“我并不认得他。”

    张静一的唇角勾起一抹别具深意的笑意,道:“不对吧。”

    梁成进便默不作声。

    张静一道:“万历年间的时候,他的父亲和你的父亲都曾在大理寺做官,算是世交了。根据我这里的讯息,早年的时候,山东那边,都会给你的府上送来大枣等特产,怎么现在,你却不认得了?”

    梁成进道:“就算认得又如何,学生郊游广阔,认识的人,如过江之鲫。”

    张静一笑道:“那你方才为何矢口否认。”

    “此人从贼,我自然羞于提及此人。”梁成进一脸认真,说的言之凿凿。

    张静一道:“这样说来,你还是大明的忠臣了?”

    梁成进绷着脸道:“请张都督尽管去查,若是查出我通贼,我愿万死。只是……张都督既要诬赖好人,呵……那我也无话可说!”

    张静一冷笑道:“来了这里,自然一切都会搞清楚的。”

    说着,张静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居然站起身来,而后吩咐身边的人道:“无论如何,我都要他与孙之獬的讯息,无论如何都要撬开他的嘴巴。”

    “喏!”

    随即,张静一背着手,直接走出了审讯室。

    而刘文秀就站在外头,他抬头看了张静一一眼,随即彼此之间,相视一笑。

    那梁成进也被押回了囚室,不过此时……他似乎已经没有来时那般的惊慌了。

    反而变得从容淡定了许多。

    …………

    可此时,京城已是混乱成了一团。

    至少北直隶的士绅们,许多人已经慌了手脚。

    那张严之已是派了许多人四处去打探消息。

    家里的主事也很是着急地道:“老爷,这个时候,是不是找其他几个股东,来商议一下应付之策?梁举人可是知道……”

    张严之摇头,冷笑道:“不成,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要四处活动,他们既已拿了他,那么一定会有人盯着我们了。”

    主事愁眉苦脸地道:“那这可怎么办?”

    张严之目光幽暗,随即道:“办法也不是没有,等天色暗淡之后,我便去拜访张公人等。”

    这主事不由吓了一跳,忙道:“不是说,有人已经盯梢了咱们吧?”

    张严之淡淡道:“这不一样,其他的股东,与我们休戚与共,若是他们有任何闪失,都会牵累到我们头上。可张公这些人不同,他们得了我们的好处,这个时候,我们出了事,他们岂可袖手旁观?我倒是巴不得让锦衣卫知道我与张公他们的关系。”

    说罢,焦灼地等待到了傍晚。

    这张严之,其实已经有些慌了。

    到现在,梁家那边还是封禁,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暗淡,算了算时辰,差不多这个时候,大臣们应该也都下值了。

    于是张严之再不迟疑,立即让人备轿,火速赶往吏部尚书张养浩的府邸。

    张养浩也是刚刚下值,听闻张严之来了,似乎他是早有料到的,因而不露声色,徐步到了府中小厅。

    张严之一见到张养浩,便立即拜下,哭告道:“贤兄救我一救。”

    张养浩莫名的觉得烦躁,不过他显得很淡定,先是将他搀扶起来,好言劝慰:“事情,老夫已经清楚了,正午的时候,老夫在吏部,就已有人禀告。先坐下说话吧!”

    说着,又招呼人道:“上茶。”

    张养浩坐下,凝视着张严之。

    张严之的心里这时就有了底了,知道张养浩已经抽不开身了。

    于是他道:“上午的时候,锦衣卫就围了梁家,而后开始动手拿人,现在是一点消息也透不出来,我担心……”

    张养浩低头呷着茶,却突然打断他,抬头问道:“梁成进和孙之獬什么关系?”

    “孙之獬?”张严之听罢,不禁一愣:“是山东那个投了闯将的孙之獬?”

    “正是。”

    张严之道:“应该算是世交吧,当初他还对我们开过玩笑……这些事,我是略知一二的。怎么……张公听到了什么消息?”

    张养浩淡淡道:“这件事,老夫当然打听了,后来才从东厂那边,得知一些只言片语,东厂那边的人说,此次捉拿梁成进,是因为他暗通了孙之獬,而孙之獬,现如今在武昌,你懂老夫的意思了吧。”

    张严之一时之间,瞠目结舌起来,缓了老一会,才忍不住道:“这……不会吧,梁成进此人……虽然有时会口不择言地骂几句昏……不,会发一些牢骚,可要说他通贼,这……这是断然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