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缘韶华录 > 第五十一章 宗门
    莫长天归来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玄元宗,并且他还修为大涨成为了婴后期,宗门弟子们皆是一派欢喜。

    几个峰主商议之后都觉得此时应当办个洗尘宴,毕竟另外三个宗门都分别传讯来询问此事打探虚实,宗门内多一个元婴后期修士本就是值得庆贺的事情。

    莫长天本来不欲应付这些人情来往的事情,不仅麻烦还扰人清修,他原本打算回来之后带不了多久就要再次离开去往云洲解决一些事情的。

    青云真人并未多说,反倒是紫月真人前来劝了一番,青云师兄作为宗主多年来一直管理宗门多有不易,别的虚礼也就罢了,晋级元婴期也算是此界修士的巅峰强者了,这是为宗门大振声威的事情,更何况能帮青云师兄涨涨脸面也是好的。

    莫长天被说动了,不过什么邀请函之类的东西和一切典礼事宜都不参与,只答应到时候出面随意说几句便是。

    青云真人听到消息想来严肃的面孔也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吩咐下去几个徒弟便赶紧安排起来。

    洗尘宴便定在了下个月中,因为莫长天不让铺张,所以也只邀请了洛仙府的几位与玄元宗交好的元婴期修士。

    而这些事情王语嫣兄妹二人却是一点不知道的,他们二人初来乍到还是这么一个超级大宗,多少都有些不大适应。

    师父又成天不见踪影,把他们二人丢在了凌云峰后,简单吩咐了几句就一连十来天都没见过他人影了。

    王语嫣倒是还好,她前世常出差今生又一直在各地奔波,所以过了起初的些许紧张感之后,发现,自家师父还真是省事儿,既没有下人又没有徒弟,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这玄元宗跟在厄罗山脉的临时洞府有什么区别?

    区别还是有一点的,凌云峰的灵气比之前带过的地方都要浓郁许多,不愧是上古修士遗留下来的宝地之一。

    说到这个,这几天王语嫣也没闲着,将洞府事宜整理妥当后就开始了解玄元宗的渊源历史,毕竟都要成为这个宗门的弟子了,总不能太过闭塞。

    巧的是来接他们兄妹二人前去上宗门玉碟的师兄是赤阳真人的弟子,赤阳真人收弟子喜欢凭眼缘,资质要高但是性格还要能对他胃口的,那结果就是收的弟子跟他一样性格跳脱还口若悬河。

    这位师兄姓李名广,被赤阳真人收入门下一百多年,如今已经是金丹中期修士了,看起来相貌平平却十分幽默喜欢开玩笑,随时都是一副乐呵呵地模样。

    一见到王语嫣兄妹二人便十分自来熟也不拿架子,啧啧称奇:“我说,小师弟小师妹,你们二人可是走了大运,莫师叔传说是从不收徒的,当年宗主想让他收一名资质天赋超高的弟子,竟被他拒绝了…而且现在宗内许多金丹期长老也要称你们一声师叔呢……哈哈,想着我就觉得有趣,有趣!”

    王禹风一脸尴尬,王语嫣感觉李广师兄的言语间满是幸灾乐祸也是一脸黑线:“李师兄快别提了,我们年纪尚小若是不按辈分来称呼也是可以的。”

    因为二人都是初来,王语嫣走出凌云峰后便打量起周围来,李广看了出来了,所以很是善解人意地边走边跟二人简略介绍了一番。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回雁峰,我们从凌云峰过去是要经过赤火峰和白石峰地,玄元宗共有七峰你们应该知道吧?”李广边走边问。

    “嗯,登仙峰、玄元峰、望月峰、凌云峰、白石峰和回雁峰,不过我们却不知道每个峰的峰主都是谁,还望李师兄提点一二。”王禹风客客气气地问道。

    “小师弟不用与我客气,这都是宗内众人皆知的事情,登仙峰位于西北方最高的那座便是,是太叔祖白眉真人的洞府,太叔祖原本是我们宗内唯一的元婴后期修士,十分强大又神秘,我们这些晚辈很少能见到他的。

    玄元峰便是中心的那座,此处能隐约看见,”此时几人已经走上了凌云峰到赤火峰的石桥上,隐约能看见被仙雾缭绕的中心点有一座巨大的山峰,“玄元峰是主峰,也是宗主青云真人的洞府。”

    “望月峰在东北方,是紫月真人的洞府,紫月真人你们见过了吗?她是我们玄元宗唯一的元婴期女修士,她座下的弟子也都是女孩子,几个师姐妹个个美若天仙…啧,比玉霞宗的漂亮多了,咳…不过你们可别随便招惹她们脾气不好。”看李广神情仿佛被收拾过,面上毫无一丝绮念反而有些害怕的感觉,“诺,前面就是赤火峰了,咱们赤火峰最出名是山脚的涧水是火红的颜色,看起来像是被一条火龙盘绕,所以被称为赤火。”

    王语嫣向山脚下看去,的确如李广所言,脚下湍急的涧水翻翻滚着火红的水花,并非岩浆,十分奇特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形成的。

    “然后便是作为山门入口的白石峰了,那边都是外门弟子居住修炼的地方,你们应当也是从那边进入的宗门吧?”

    王禹风点了点头:“原来那日所见的白色山峰便是白石峰,远远看去我还以为是雪山。”

    “那倒不是,白石峰因为整座山都含有特殊的石英,虽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看起来很美远观如同雪山一般,入夜还会发出淡淡荧光,白石峰作为我们宗门入口的门面,还是有些特殊的。”李广解释道,“不过,因为白石峰的灵气浓郁度比其他地方稍微次一些,所以才用来安置外门弟子。”

    “回雁峰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了,那边大多是金丹期长老们和内门弟子的居所,因为回雁峰极为巨大占地面积也很广阔,能容纳更多的弟子。”

    王语嫣大概心里有了些了解,她又想到一个憋了很久的问题:“李师兄,我有些好奇,为何大家都称各位峰主的名号,对我师父却以姓氏相称呢?”

    李广一愣,面色有些古怪,想了一下才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咳…本来应该让你们自己去问你们师父的,但是想想莫师叔的脾气,还是师兄我来跟你们解答吧,”他顿了顿,“你们师父的名号你们知道吗?”

    兄妹二人齐齐摇头。

    李广了然,怪不得会问这个问题了,“莫师叔名号宝花真人,听闻他的本命法宝是一朵花状法宝,威力极大!”然后他又摇了摇头,“因为这个名号太过…嗯,所以莫师叔不喜欢别人叫他称号,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号,都是以姓氏相称。”

    王语嫣好险才忍住了笑声,虽然很不厚道,但师父那冷冰冰的模样配上宝花真人这个名号着实很违和,怪不得他从来不提,她赶紧清了清嗓子将笑意掩了下去。

    三人相聊甚欢,李广因为各种缘由也对他们二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很快便带着二人到了回雁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