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忍界开始的荷尔蒙果实能力者 > 第二百九十一章 秒杀
    “明白了。”罗砂点了点头,而叶仓虽然没有回答,但双手结印,剧烈的火光波动,在她手中缓缓流动。

    罗砂和三代风影也满脸严肃。最大程度地发动了两人的磁遁,漫天的砂金和砂铁铺天盖地,恍如浮在天空的巨大的海洋一般。

    随着轰隆一声,无数巨大的树木爆成碎末,露出了猿飞彻的身影。

    “砂海永葬!”三代风影和罗砂同时大喝了一声。天空上的金属细砂组成的海洋猛然落下,在大地上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的形状。

    叶仓微微撇头,看了一眼紧那罗。眼见紧那罗点了点头,随即手中的火焰光波猛然射出,将整座金字塔烧得恍若赤红之色。

    海老藏张口吐出风遁,风助火势,更何况是叶仓温度远在一般火遁之上的灼遁,整座金字塔的每一处都被可怕的温度给渗透,恍如电焊般焊得死死的。

    几分钟后,黄沙缓缓地吹过,大地上只剩下一个金属铸成的暗金色的巨大高耸金字塔。

    “呼——”三代风影缓缓地呼出了一口气。“总算是……”

    “咯吧!”古怪的声音缓缓地从金字塔中传出。三代风影的脸色立刻变了起来。其他砂忍村的人则更是一种惊悚的眼神看向金字塔。

    “轰!”恍如火山爆发般的巨响中,整个金字塔四分五裂,奇异的黑色雷光,在金字塔裂开的缝隙间暴射而出。

    “这就是你们的绝招吗?挺不错的。居然让我将雷遁之铠施展出来。”漫天的碎石,金属碎块,和巨大的烟雾与风暴中。缓缓走出了一个浑身上下披着黑色雷电之铠的身影。

    强大到不可思议的查克拉波动。在猿飞彻的身上涌动着。原本无形无质的波动气息,居然影响到了外界。整个沙漠似乎都被这股恐怖的气息沁染。连天空上的烈日都微微有种暗淡的感觉。

    单纯的查克拉自然做不到这一点,但猿飞彻如今已经开始进行仙人修炼。一举一动之间,与整个世界的自然能量联系更加紧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撼动外界的情况。

    三代风影只觉得有种肝胆俱裂的感觉。在猿飞彻没有施展出查克拉和忍术之前。他只觉得对手高深莫测,深不见底。时刻都要注意猿飞彻忽然暴起出手。所以三代风影一直期待着自己能逼他施展出忍术。

    然而当猿飞彻真的彻底爆发出了自己全身的查克拉,施展出了雷遁之铠之后。三代风影心中隐隐竟生出了一丝后悔之情,只因为这种差距已经大到了让他感觉到绝望的地步了。

    他觉得自己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人类。那是天灾,那是怪物,那是毁灭!所谓的一尾守鹤,在这种毁灭性的查克拉面前,也不过是一只大了一点的狸猫罢了。

    查克拉是可以传递虚无的杀气,意念这种东西的。原著中的鸣人和佐助,面对再不斩和大蛇丸的时候,就曾经被对手的杀气所震慑。

    然而现在猿飞彻其实并没有传递出任何杀意,仅凭无可想象的查克拉的质和量,就让三代风影这等影级强者,产生了一种天塌地陷般的错觉。

    “真是无聊呀,闹剧该结束了。”猿飞彻彻底击碎了砂海封印之后,本来还有些人前显圣的心思,然而,在看到了三代风影和其他砂忍一副心胆俱丧,毫无反抗之力的模样之后,他便觉得………装逼果然是很爽的一件事呀!

    难怪斑爷总是一副高冷装逼范,这种看着其他忍者一副不可能,不相信,三观炸裂的表情,的确能大大的满足装逼者的虚荣心。

    不过猿飞彻既然已经把底牌拿出来了,这场战斗自然也就该结束了。

    黑色雷电炸裂,三代风影甚至看不到任何的行动轨迹,便感觉到小腹一阵剧痛。随即,他便感觉天旋地转,整个身体被抛上了天空。

    在这一瞬间,三代风影还听到了其他几声痛呼声,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罗砂等人的身影,也已经飞在了半空。

    摔在地上,连续打了好几个滚,三代风影才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腹中的剧痛和口中的血腥味,都告诉了他刚刚连一招都没有走过,就被彻底打飞的事实。

    甚至三代风影还要感谢猿飞彻的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他就不是仅仅吐几口血,断两根肠子的事了。只怕他整个人都得被打成两截。

    三代风影环顾四周。正好看到罗砂,紧那罗和叶仓,海老藏正努力爬起来的身影,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浓。

    紧那罗有黄沙铠甲。自己和罗砂则是拥有砂之铠,而海老藏和叶仓俩人却是全无防御,五个人的防御能力各不相同。然而站起来时受的伤势却并没有什么差别。

    显然,在刚刚的动手时,猿飞彻可以说是游刃有余。还可以根据每个人的防御不同,而使用出不同的力量。

    三代风影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苦涩的说到:“猿飞上忍,你赢了。现在木叶有什么条件,可以说出来了吧。”

    三代风影的声音沙哑无比,隐隐带着一种心灰气丧的感觉。不仅仅是他,其他的砂忍忍者,包括外围的观看战斗的忍者,全都是垂头丧气,满脸苦涩的表情。

    可以说整个砂忍村的心气,都已经彻底被猿飞彻那强大的恍如神魔般的实力给击溃了。他们的脸上甚至连屈辱和不甘的表情都没有,有的只是麻木和沮丧的脸色。

    当然了,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例外。叶仓虽然低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但低下的俏脸上,一双橙色的瞳孔里却满是兴奋迷醉之色,俏脸上更是充满了崇拜的表情。

    一直坐着飞行傀儡上面,哪怕在剧烈忍术掀起的的狂风下,都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战场的蝎,却露出了既不甘,又向往的表情。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也能做到这种程度!”蝎的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爸爸,妈妈,奶奶的傀儡术,做不到的事情,我却一定要做到!”

    “傀儡术的极限,绝对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