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5章 想要陆氏
    宴允行刚结束这次的拍戏行程,按照他的拍戏规律,接下来一段时间是休息期,不会接剧本。

    虽然他不接新剧本了,但这并不代表他闲了下来,反而更忙了。

    帝豪是他的公司,就算有代理人,可有些工作还是需要宴允行亲自来处理。

    “宴总,时间到了,要帮您喂猫吗?”

    称职的男助理准时的向男人禀报时间,会察言观色的眼眸不敢乱瞟,十分恭敬的看着坐在金字塔顶端上的男人。

    宴允行单手摘下金丝边眼镜,拧了拧眉,淡声开口:“不用,下去吧。”

    “好的,宴总。”

    男助理朝宴允行微微弯身,默默的退出了敞亮整洁的办公室。

    陆予宁乖巧的窝在自己的小窝里,从宴允行带她来这里之后,她就没有动过。

    只不过眼神一直望着宴允行,今日的男人戴了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十分斯文儒雅。

    即使如此,男人眼角眉梢却张扬着从骨子里透出的桀骜不驯与淡漠疏离。

    宴允行倒了点猫粮进小碗里,量虽然不多,陆予宁却吃不完。

    一来是她的胃口本来就小,吃不了多少。

    二来就是男人的目光太过炽热,让她食不下咽。

    宴允行喜欢看她吃东西,小口咀嚼秀气又优雅,很像贵族小姐用餐的姿态。

    想来也是,陆家养的猫自然不差。

    宴允行看着猫碗里还剩些许猫粮,不由得拧了拧眉:“饱了?”

    陆予宁呆愣的看着宴允行,摘下眼镜后的男人眉眼里是无法藏匿的矜贵桀骜,特别是那双狭长的眸子里,凌厉又带着些许隐藏的阴戾。

    “喵~”

    陆予宁朝他小声的嘤咛了一声,一人一猫像是在交流,画面看起来很诡异,却没有一丝违和感。

    宴允行舌尖轻抵着下颚,伸出瓷白修长的手覆在毛色黑白相间的小猫头上。

    蓬松软顺,触感不错。

    他很快就发现猫好像变了,才一夜的时间,这猫的黑色毛发好像加重了点。

    宴允行以前没养过猫,不知道这算不算正常情况。

    放置在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宴允行松开满手柔软的触感去接电话。

    头上的触感消失之后,陆予宁轻松了口气。

    这个男人很喜欢摸她的头,她对于这个动作十分陌生,感到很不适。

    “请她进来吧。”

    宴允眉心微潋,看来这陆大小姐要不回猫是不死心的了。

    男人目光幽幽的望了一眼十分乖巧的小猫咪,不蹦不跳,看起来很省心却又会令人觉得很诡异。

    毕竟小动物好动,如果太过于安静指不定是有病。

    陆望舒一进办公室就将视线锁定了窝在小窝里的陆予宁,小猫见到来人,朝她友好的‘喵’了一声。

    这举动一看就知道是认识的情况下才会做出来,陆望舒见状,紧绷的心松了下来。

    予予肯定是有什么事才不跟她回家的。

    不知道陆予宁会在什么时候变回人形,她得抓紧时间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才好带予予回家。

    男助理端咖啡进来时,觉得办公室里面的气氛有些诡异。

    陆大小姐居然将宴总的猫捧在怀里,这令男助理十分震惊。

    不过想到周秘书说进办公室之后要目不斜视,于是认真的放下咖啡之后立马退了出去。

    宴允行皱着眉头望着主动跳到陆望舒怀里的猫,既然认得陆望舒,为什么还要留在自己身边?

    “宴总,予予最近乖吗?”

    今日的地点是在办公室,陆望舒就没有叫他宴影帝。

    “陆小姐,猫很乖,不劳您费心。”

    宴允行眼神幽凉的看着陆望舒,浅褐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阴沉。

    特别是在陆望舒的手柔和的揉着自己刚刚揉过的位置,这让他十分不爽,觉得属于自己的私有物被别人霸占了。

    陆望舒在豪门世家长大,自小就开始见那些形形色色的商人,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是有的,所以她能感受到宴允行对她很不爽。

    可能是因为擅长不露辞色或是教养原因,他并没有直接表现出对陆望舒的不满。

    但看那幽冷的眼神,就能得知他的情绪如何。

    “确实,我们家予予的确很乖,我就是怕她在别人家不适应,会给宴总带来麻烦。”

    陆望舒凤眸轻微上扬,红艳唇瓣勾起的弧度也恰到好处。

    她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易懂,让宴允行心腔里升起一股无名怒火。

    宴允行冷漠的看着陆望舒,嗤笑道:“陆小姐,此言差矣。”

    “小乖是我宴允行的猫,怎么可能会给我带来麻烦呢?”

    “再说了,就算带来麻烦又何妨?自己养的猫自己负责。”

    男人三言两语就把陆望舒怼得哑口无言,这种感觉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那天予予选择的是宴允行,不是她这个姐姐。

    陆予宁察觉到陆望舒的身体有些僵硬,前爪微微划了划她的手,给她安慰。

    陆望舒唇角有些苦涩,声音也没了刚刚那般强势:“宴总,你想要什么才能让我带走予予?”

    宴允行目光幽深的看着陆望舒,见她是认真的在跟自己谈条件,难免心里会生出狐疑。

    为了这只猫,一向敬业的陆经理不顾上班时间来找了自己好几次,这着实是让人觉得古怪。

    “什么都可以吗?”

    男人茶色的眸子里深邃幽暗,眼底深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探究。

    陆望舒颔首,“是,予予是陆家的爱猫,家里二老甚是挂念,劳请宴总能让我将它带回去。”

    “我想要陆氏。”

    男人的话让一人一猫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他。

    “怎么?不是什么都可以吗?”

    宴允行唇角轻扯,带着嘲讽的意味。

    用陆氏来换一只猫,他不信陆望舒会答应。

    陆望舒确实不能轻易答应,沉吟道:“还请宴总给我一点时间,我得跟家父商量一番才能给你答案。”

    按她的意思,如果是她掌权的话,会直接答应宴允行的条件。

    当事人陆予宁直接从陆望舒的怀里跳到宴允行的身上,她的毛发沾染了一丝玫瑰淡香,气味窜到宴允行的鼻息之间,他下意识的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