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20章 露馅
    夜风袭来,吹起了房里的粉色薄轻纱帘子。

    躺在柔软猫窝里的小猫儿轻微扭动着猫身,粉嫩的猫爪处于完全开花的模样,看起来很难受的模样。

    “喵呜~”

    陆予宁难耐的呻吟出声,她又要变身了。

    现在是在宴允行的家里,她有些害怕。

    意识模糊的陆予宁颤巍巍的爬下猫窝,有些湿哒的毛发将她其余的蓬松毛发给濡湿了,此刻看起来颇有点落汤鸡的模样。

    她想去卫生间,只有那里是安全的。

    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宴允行在这个房间里装了摄像头,只有卫生间没有。

    当时她知道其实是十分抗拒的,就算自己是猫也有私人隐私的,况且她还不是真正的猫。

    她用行动跟宴允行抗拒过,男人却没有理会她的抗拒,说什么避免上次的事情发生,要时刻留意她的情况。

    陆予宁很无奈,她上次是因为不小心才会把自己弄伤,而且明明是因为他弄自己生气才会出现那样的事。

    身体内的翻滚汹涌令陆予宁真的要坚持不住了,她现在觉得这条路未免也太长了些。

    明明都走那么久了,为什么还不到?她快坚持不住了。

    “有必要时帮我入侵那个摄像头。”

    陆予宁有些担心自己还没踏进卫生间里就现出了人形,这样的话那个摄像头肯定会拍到她的身影,要是入侵摄像头的话就不会拍到她……

    9979并没有立即回答她的话,因为它能察觉到就算入侵了摄像头也没用,宴允行很快就会过来看宿主的。

    不过它没打算跟陆予宁说这事,只能答应她的请求:【好的。】

    得到9979的同意,陆予宁绷紧的心弦稍微松弛了一点,不过依旧还是处于紧绷的状态。

    她还没现回人形再变回原样,就代表着还有很多危险因素。

    经过漫长的路程,陆予宁终于爬进了卫生间里。

    因为还是猫身无法关门,她只能躲在门后的角落里靠在墙上等待自己的变形。

    这次变形没有上次那么痛,估计是因为那十天寿命的加持。

    陆予宁无奈的张着爪子,对接下来的事既期待又带着丝丝恐慌。

    上次变身她还没好好体验到再次成为人的滋味就变回了猫形……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时间短暂,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被宴允行吓的。

    等那段难耐之意逐渐减弱之后,陆予宁知道自己要变回人形了。

    心里是这样想,片刻之后,似落汤鸡的小猫儿变成了一位出水芙蓉般的貌美少女。

    与此同时,粉嫩嫩的猫房里出现了一道掀长挺拔的身影。

    宴允行四周环顾了一圈都没见到小东西的身影,不由得微微蹙眉。

    都这么晚了,这小东西又能去哪?

    “唔……”

    细微的呻吟声立即引来了男人的注意,原本打算打开手机看小猫儿去哪的宴允行立即潋起眉宇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过去。

    而在里面还不知道身份即将暴露的陆予宁还在尝试着起身,卫生间里有一面镜子,她想起来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存在。

    可惜变形之后的她浑身酥软无力,根本就没能站起来,刚刚尝试一下立即就摔回去了,然后因为撞到坚硬的瓷砖而呻吟出声。

    声音虽然不大,可也让拥有敏锐力超强的宴允行听到了。

    越走近,宴允行的心就跳的有些加速,似接下来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要揭晓一样。

    瓷白修长的手轻推开半阖着的玻璃门,入目的是熟悉的布局,并没有什么异样。

    宴允行轻微迈动脚步,视线很轻易的扫了一圈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收入眼中,而少女娇弱的模样也被他看在眼里。

    宴允行瞳孔微缩,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少女十分讶然。

    陆予宁浑身僵硬的对上男人幽深的目光,白嫩的小脚丫更是无措的微动了一下。

    “你……”

    宴允行刚开口,眼前的一幕令他有些难以置信。

    原本娇弱的少女一下子就变成了猫,而且这只猫还特别的眼熟,是他养的那只小猫。

    陆予宁绝望了,没有任何预兆的在宴允行面前变身。

    宴允行微垂下眼眸,额前的碎发微微敛住了他的眸色,令人有些难以琢磨他此刻的想法。

    陆予宁虚弱的缩了缩猫身,黑中带着浅绿的猫瞳里也满是绝望。

    这亲眼目睹的事无法辩解,而她也没有机会为自己辩解。

    宴允行轻微动了动,高大的身躯蹲在她面前,本就逼仄的角落被他这么一蹲顿时就显得更加的狭窄了。

    男人浅褐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了然,骨节分明的手轻拎起浑身湿漉漉的小东西将她放置到洗漱柜台上。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对于刚刚看到的事没有任何表态,反而是很沉默的帮陆予宁洗了个澡。

    陆予宁全程像个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一样,任由宴允行摆布。

    湿哒哒的毛发被吹干之后,又恢复了以往的蓬松软和。

    一身清爽和本该是轻松的,可陆予宁却觉得身上被什么重物压住了一样,令她无法喘出气来。

    宴允行像往常一样把小东西拎到自己的怀里,瞧见小东西眼里的惶恐不安心里生起了想要逗她的心思,可又怕这样会吓坏小家伙,这样不划算。

    他捏了捏陆予宁粉嫩的肉垫,低声问:“陆家二小姐陆予宁。”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可他的话却是笃定的陈述句。

    陆予宁没有感到任何意外他能立即就猜出自己的身份,她其实还挺好奇宴允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

    “喵~”

    在男人的注视下,陆予宁点点头。

    宴允行轻笑,这一切都解释清楚了。

    为什么陆家对她这么宝贝,原来是陆家的二小姐。

    “变回人形?嗯?”

    男人从鼻腔里轻哼出上扬的尾音,似带着惑人的魔力在引诱她现回原身,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次的变形是什么时候。

    宴允行看出了她的为难,修长的手指轻点了点陆予宁毛茸茸的小脑袋,略微失落道:“变不回人形了呀。”

    陆予宁亦是失落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