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37章 没有恶意的嫉妒
    【啊啊啊!宴影帝好温柔啊!!!】

    【宿主宿主,宴影帝对您真的好好啊!】

    【能认识宴影帝,真为宿主您感到高兴。】

    9979分分钟化身忠实粉为宴允行疯狂打call,一度令陆予宁怀疑这个系统是宴允行的系统。

    陆予宁眨了眨猫瞳,宴允行最近对她确实挺温柔的。

    估计是因为陆家二小姐这个身份吧。

    她又想了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好像就是自己身份暴露之后才开始的,不仅会带她回陆家,还会逗她。

    想到之前男人幼稚的行为,陆予宁明亮的猫瞳里掺杂了丝丝笑意。

    而被念叨的宴允行,毫无悬念的打了个喷嚏。

    彼时刚好到他出场,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喷嚏给打断了。

    “抱歉。”

    宴允行鼻尖微动,只觉得鼻息里嗅到了一丝怪味,很淡,几乎没有。

    他视线悠然的向周围扫了一圈,很快,稍瞬即逝。

    没人见到他刚刚做了什么。

    宴允行一开口,大家都连忙说没事。

    也不算恭维,毕竟这是自然身体反应,忍得了就算了,打了也没事。

    不过对于宴允行来说,这是不应该犯的错误。

    他的忍耐力是别人的好几倍,按理来说,这可以忍的,可他却没有。

    大家都在关系他是不是身体不适,生怕他会感冒抑或是有中暑的倾向。

    宴允行直道没事他们才消停。

    那么多人关心他,宴允行下意识的往陆予宁所处的方向看,只见小朋友歪着脑袋直愣愣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宴允行似乎能察觉到纯粹圆溜的猫瞳里带着调笑?

    男人眸色微闪,舌尖轻抵了抵下颚,心里轻哼一声,小朋友居然敢笑话他!

    看来他要给小朋友树立点威严,看她还敢怎么笑自己!

    “准备——”

    导演组拿着小喇叭下口令,见他们都调整好之后,又开口道:“《京都风云》第二场第三镜第三次,Action!”

    一对上镜头,宴允行身上的气质都变了。

    宴允行很快就能进入角色,跟他对戏的人也不赖。

    同样很快就能进入自己的角色扮演,有些没法那么快进入角色里的话,就被他们带戏带了起来。

    陆予宁朝宴允行伸了伸前爪,似在给他鼓励。

    虽然宴允行没看到她的动作,反倒是旁边的郁冬僮见到了。

    郁冬僮半蹲下来,微微抬起遮遮阳蓬,很快就完全露出了陆予宁的小身板。

    “喵?”有事吗?

    陆予宁奇怪的看着郁冬僮,对于他的行为不是很了解。

    见到她这般萌态,郁冬僮的目光极为复杂。

    【宿主,这个经纪人嫉妒你耶!】

    9979惊呼,又道:【不过他的嫉妒没有恶意在里面,安全!】

    陆予宁猫瞳微闪,水灵灵的眸子里有些了然。

    估计是因为宴允行才嫉妒自己的吧。

    “刚刚你跟宴哥在休息室里做了什么?”

    郁冬僮刻意压低声音向着陆予宁问,似乎是怕有人知道。

    他以为压低声音就行了?

    却不知道那些人可是一直都在关注这边的情况,自然就将他对猫说话的举动看在眼里。

    不过因为没听到说话声,大家只以为郁冬僮在逗猫。

    陆予宁:“……”这老板跟员工真的好像,都喜欢在不清楚她身份的情况下对她问话。

    “唉,我跟你一只猫说这些做什么?”

    郁冬僮气馁,他也真是被不甘冲昏了头脑,居然向猫问话。

    最近他都觉得自己奇奇怪怪的,好像就是从这只小奶猫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才会魔怔的吧?

    郁冬僮沉思,这小奶猫是真的聪明,有时候弄出的动作和表情跟人类真的好像,让他都要有些怀疑她是人变的了。

    但相信科学的郁冬僮不会往那方面想,甚至觉得不可能。

    可郁冬僮却不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这个世界刚好有些玄幻。

    陆予宁听完他的话之后,无语了。

    这个经纪人看起来好像也不大聪明的样子。

    这下9979没敢吭声,似乎也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跟前段时间认为这是‘人身攻击’的它,截然相反。

    郁冬僮并不知道这一猫一系统已经完全对他嫌弃不已,否则的话就会开启碎碎念模式。

    虽然没听到,但郁冬僮本来就是看着陆予宁,所以很快就捕捉到了她眼里的嫌弃。

    被一只猫嫌弃,也真的是绝了。

    郁冬僮下意识的就想要伸手将陆予宁拎出来,脑海里忽然又想起男人阴沉的警告,伸到半空中的手连忙停下来。

    好险!!!

    差一点点身体跟手就要分离了。

    等做完一切之后,郁冬僮才发现自己过于胆小了些。

    宴允行此刻还在拍戏,根本就不可能分心出来看他。

    可是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惧意与乖顺,是难以改变的。

    郁冬僮对宴允行一向是带着惧意跟敬佩,经过多年的合作才没有那么拘谨与不安。

    “有这么一个主人,你是不是烧香拜佛求出来的?”

    郁冬僮没管住自己的嘴,又对陆予宁开口。

    “……”第二次了!

    她真的没想当猫,都是身不由己,她自己也不想的。

    同一天里,已经有两个人当着陆予宁的面跟她说做猫有多好。

    没有被生活压迫,也不用感受人间疾苦,多令人羡慕啊。

    那些人在羡慕陆予宁的同时,陆予宁也在羡慕他们。

    这些人不知道她其实是个人,更不知道她未完成的怨念有多重,所以才会觉得她过的好。

    其实她过的比许多人都要沉重,藏在心底的记忆被挖出来,鲜血淋漓令人窒息。

    陆予宁眸色微暗,墨中带着浅绿的猫瞳里有些无情,与宴允行看人时的表情有几分相似。

    也可以说是相处久了,多多少少都能学到点皮毛。

    虽然没有宴允行的杀伤力高,但陆予宁的也不差。

    郁冬僮对上暗沉的猫瞳,只觉得背后一凉,与方才宴允行看他时的眼神无异。

    他心里暗想:真不愧是宴允行的猫,可真像!

    之后郁冬僮不敢再跟她说话了,一来是因为跟猫说话自己也听不懂猫语。

    二来则是因为宴允行,他差不多要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