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43章 像贼
    “乖乖睡觉。”

    等他将自己放进小推车之后,陆予宁心里更不高兴了。

    亏她还以为是宴允行又要劝她回床,然后跟自己说一堆好话,再顺便给她好多好处啥之类的。

    结果!!!

    他是嫌自己腿短,这还不够,把自己放进小推车之后,还让自己乖乖睡觉,是在内涵她睡觉不老实什么的吗?

    身为直男的宴允行没读懂陆予宁眼里的复杂情绪,只想着等她睡着之后,再悄咪咪把她抱回床上就好了。

    也不得不说,陆予宁的小脑袋瓜子里想得也实在是太多了些,这都哪跟哪呢?

    而把宿主内心想法都窥探了的9979闭麦了,如果没形容错的话,宿主这种行为就是人类所说的矫情。

    明明坚决不躺宴允行的床,却又希望宴允行多哄哄她。

    宴允行回房之前想摸陆予宁毛茸茸的小圆脑袋,结果被小朋友偏头躲开了。

    怎么又生气了?

    宴允行不解的看着陆予宁,心里默叹了口气之后,无奈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茶色的眼眸里满满的无奈。

    小朋友的脾性实在是太大了。

    没关系,自己宠得了。

    宴允行回房了,陆予宁沉默的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墨色的猫瞳了浓浓的幽怨,很像一个不满丈夫离开的深闺怨妇。

    算了,睡觉!

    睡着之后,一切会好起来的。

    坏心情也会全部被睡走!

    这边的陆予宁相通之后,又因为看了许久的动画片,积累下来的困意顿时来袭,很快就睡着了。

    而另一边的宴允行睁着眼眸看着小朋友刚刚在上面打的字,寂静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一声男人的低笑声,浅褐色的眼眸里盈满了笑意。

    他能从中感受到小朋友那次真的被自己气到了,要不然这表述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幽怨?

    艹,怎么那么可爱啊?

    生平第一次说脏话的宴允行隽秀的脸上带着笑意,深沉的眼眸里含着如春风化雨般的温柔颜色。

    薄薄的眼皮微掀,看到右上角上的时间,他才轻声动身。

    挺拔颀长的高大身躯隐在黑夜之中,琥珀色的眼眸在黑暗中尤为明亮,笔直的长腿刻意迈得很轻,就是为了不发出声响。

    察觉到有人靠近的系统立即就能认出是宴允行,不仅如此,它还能感受到宴允行此时的行为。

    嗯……怎么说呢?

    前段时间它上网冲浪,好像有这么一个视频大致内容就是:如何半夜点外卖不被妈妈发现,然后视频里的主人公去拿外卖时,动作轻缓,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像做贼一样。

    而此时的宴允行跟那人好像,有点儿像贼……

    自小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好孩子的宴允行,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用如此不堪的词来形容的宴允行:“……”

    宴允行并不知道自己头上被冠了个这么一个罪名,否则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是很大的推车里,小小的猫身蜷缩着,小巧粉嫩的猫鼻里发出浅淡又均匀的呼吸声,一看就知道是睡着了。

    宴允行心里暗自发笑,都说小朋友到点就要睡觉。

    这不,睡得多香甜?

    睡着的小朋友乖巧又安静,一点儿也不闹腾。

    不过醒着的小朋友更灵动,惹毛她时,情绪更为生动,他更喜欢这样的小朋友。

    男人高大的身躯蹲在小推车面前,即使没有光亮,但这并没有影响到视力极好的宴允行。

    宴允行目光柔和的望了好一会儿陆予宁之后,动嘴轻柔的将陆予宁抱起来。

    他的动作很小心翼翼,似乎那蜷缩的一团是什么珍宝一样,让他不由得极为细心且重视的抱着。

    长腿每迈一步,漂亮的桃花目都会看一眼怀里的小朋友,似乎在观察她会不会被自己弄醒。

    还好,小朋友睡得熟,并没有醒来。

    贴心的帮小朋友盖好被子之后,男人薄唇微动,无声的跟她说晚安之后,才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下。

    一向平睡的男人此刻有些耐不住想要侧身的念头,轻声动了动身子之后,便脸朝向小朋友的脸,绯红的薄唇在黑暗之中轻勾了勾,无人知道。

    真乖真可爱。

    不知道看了多久,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才阖起来。

    一夜好梦。

    【耶!】

    【与宴允行同床共枕一夜,奖励宿主15天寿命!】

    陆予宁是被9979的提示声唤醒的,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脑袋瓜子愣了几下,然后猫脸上顿时染上喜意,甚至还高兴的叫出了声。

    而在一旁的宴允行悠悠转醒,一睁眼便对上小朋友带着悦色的猫瞳,眸色闪了闪。

    看来小朋友没有怪自己偷偷把她抱到床上,甚至还一脸高兴?

    “喵呜~”

    陆予宁高兴到直跳到宴允行的身上,小小猫身没什么重量,但突然的动作还是令男人闷哼了一声。

    处于兴奋的陆予宁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一样,毛茸茸的小圆脑袋似撒娇一样往宴允行怀里蹭。

    一大早就被小朋友用萌态来袭击自己,宴允行心下一软,伸手摸了摸她的小圆脑袋,眉宇里带着一丝满意以及餍足?

    温馨又充满爱意的一幕谁看了也不忍心打断,除却什么都不知道的郁冬僮。

    早早就来敲门的郁冬僮惊扰了一人一猫,宴允行薄唇微抿,伸手拿到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眼里闪过错愕。

    差不多八点半了。

    这个时间醒对于宴允行来说,是不可置信。

    生物钟准时的他,一直都是六点苏醒,这么多年来从未打破过这个点,而今天却破了。

    而且还破得离谱。

    为什么?

    宴允行想不明白,刚刚他完全没有醒的欲望。

    要不是小朋友叫出声,他可能还在睡。

    刚睡醒的男人有些慵懒散漫,又因为出神,看起来有点奶萌,像一头大狼狗转变为小奶狗的即视感。

    “喵?”

    不明所以的陆予宁疑惑的看着他,外面的门要被人给敲烂了,他怎么在对着手机发呆啊?

    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吗?

    秉着好奇与担忧,陆予宁伸出小圆脑袋往屏幕上瞅了一眼,却发现屏幕是暗的。

    而男人却一直看着手机屏幕,几乎不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