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46章 入木三分
    想通之后,郁冬僮明白了。

    刚刚那猫是看上小奶猫了,所以才会突然叫出声!

    果然!不仅主人有魅力,连养的宠物都有人勾搭了。

    郁冬僮轻啧一声,什么时候也有个人来勾搭他?

    纳闷的将陆予宁推回去,然后便对上了一张阴沉的脸。

    刚下戏的宴允行并没有戴眼镜,狭长的桃花眼里幽深阴鸷,眼底深处更是有一层逐渐浓厚的阴霾积压在一起,厚重到几乎要凝固起来。

    郁冬僮被男人阴森的目光看得后背发凉,磕巴问:“宴、宴哥,要喝水吗?”

    宴允行大步跨过去,颀长的身躯因为步伐大,像带了一阵风而来。

    明眼人都能看出宴允行不对劲,由于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气太重,周围的人不由得往后挪了挪,生怕会被他殃及无辜。

    虽然害怕,但止不住好奇心,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瞄着此时特别不好惹的宴允行,想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宴允行什么都没做,只是将郁冬僮手里的推车一把夺过来,然后走到一边去一声不吭。

    郁冬僮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要开口问的,可他这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息,哪敢开口。

    陆予宁望了望周围,见不到那只黑猫之后,从推车内跳到宴允行身上,一脸依赖。

    这个动作让一身寒气的男人减少了一些,虽然还有,但没刚刚那般可怕了。

    宴允行目光暗沉的看着一脸乖巧可爱的小朋友,琥珀色的眼眸愈加昏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予宁伸出猫爪抓了抓他的手,像是在哄他,让他别不开心。

    现在是在布置场景,没过一会儿演员就要上场了,宴允行什么也没说,又将陆予宁放回推车内才去拍戏。

    丰神俊貌的脸上依旧带着冷意,恰好接下来的一幕戏是他被内奸泄露信息,需要狠戾的神情。

    这下好了,都不用演了,直接整一个现成的,导演组那边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宴允行真的是将楼文廷这个角色演得入木三分,如此一来,显得周围的人有些勉强,甚至因为他的气场而频频出差错。

    导演组不知道喊了多少次“卡”,才顺利的通过这一幕戏,弄得满头大汗。

    郁冬僮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像个被罚站的小孩一样,一动不动的待在陆予宁身旁不敢吭声。

    这还不够,似乎是等那只黑猫上场之后,宴允行身上的气息更加冷漠了。

    明明是大夏天,却因为他的气息像是凛冬来临了一样,让大家浑身发凉。

    黑猫作为女主的爱宠,在剧情里是第一次见到楼文廷时不喜他,差点挠了他一把之后,结下了梁子。

    动物对于危险是敏感的,黑猫能感受到宴允行对自己散发出的冷意,顿时弓起身体紧绷着,一副要向他扑过去的模样。

    因为没有人工在里面,他们敌对的一面显得很真实,像真的要挠到宴允行一样,大家呼吸放缓,一脸紧张。

    特别是身为主人的石文琬,害怕宴允行被挠伤,这样的话,她估计得当场吓晕。

    自己的猫挠伤了男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猫朝宴允行扑过去时,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会错过这一幕,也怕猫真的抓到宴影帝。

    只见黑猫朝俊美无俦且凛若冰霜的男人发出进攻,好在男人伸手敏捷躲了过去,否则的话会出事。

    “好!”

    从导演组那边发出惊叹声,嘹亮的声音里满是赞赏,像是对刚刚那一幕特别的满意。

    在一旁待着的石文琬连忙冲上去把石乐乐抱下来,似乎是在害怕石乐乐会再次攻击宴允行。

    推车里的陆予宁目光呆滞的看着宴允行,等胸口处那一阵心慌散去之后才跳出来往男人的方向奔去。

    “喵!”

    墨中带着浅绿的猫瞳里氤氲着一层水雾,眼底深处的慌乱也未来得及藏匿起来,俨然一副担心至极的模样。

    宴允行蹲下来,伸手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而后将她抱入自己的怀里,全然不顾她的猫爪脏了。

    “担心我受伤?”

    喑哑的男音里像是感冒时的低沉沙哑,极富有磁性又带着丝丝慵懒,酥耳撩人。

    精致的眉宇里因为小奶猫的行为而染上了几分柔色,琥珀色的眼眸里如春风细雨般的温柔。

    看着小朋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宴允行舍不得再逗她,低柔道:“假的,它挠不到。”

    “喵~”

    陆予宁不信,刚刚她可是看到就差一点点,宴允行就要被那只想要吃她的黑猫给挠伤了。

    要是这张俊美的脸被猫挠伤之后,会留下伤疤,肯定就不如现在好看了。

    正准备安慰宿主的9979:“……”安慰的话哽在喉间,终究是错付了。

    众人还沉浸在宴影帝的柔情了,而后又听到男人低低的笑声,只觉得世界开始玄幻了。

    宴影帝他不仅对一只小奶猫温柔,而且还笑了!!!

    宴允行微掀起薄薄的眼皮随意扫了一圈懵逼的众人,抱着陆予宁回到推车旁将她放进去。

    “都是假的,不用担心,乖乖待着。”

    见陆予宁没那么惊慌之后,宴允行才重新进剧场。

    【宿主不用担心啦!】

    【宴影帝身手敏捷,不会受伤的。】

    而且宴允行身边的紫气很浓厚,这些小攻击对他而言,微不足道。

    陆予宁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坏蔫坏的趴下来。

    郁冬僮没想到小奶猫这么有人性,以为宴哥有事当即就冲了出去,心里颇有些感慨。

    见到她神色恹恹的模样,郁冬僮心下微动,低声安慰道:“剧本里那只猫伤不到宴哥的。”

    陆予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她知道了。

    郁冬僮被她这么一看,心里有些微妙的异样,这神态怎么跟宴哥的有些相似?

    可是是错觉吧,他想。

    “宴哥这个角色,在后期里经常受伤,甚至结局还是死亡,刚刚那个根本没法比。”

    郁冬僮跟陆予宁剧透,本意是想让陆予宁放宽心,却未曾想过这会让她更加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