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49章 提前更年期
    有的地方硝烟四起,有的地方温馨宁静。

    等陆予宁醒来时,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

    她算是发现了,虽然变回人形不难受了,但会犯困,非常非常困的那种困。

    宴允行这次没昨日睡得那般迟,可也睡到了七点。

    他跟陆予宁说了昨日跟陆望舒的谈话,陆予宁虽然失望,但也没办法。

    知道宴允行等空闲时会让她跟陆望舒通话,陆予宁又没那么难过了。

    其实现在就有空,但现在这个点是陆望舒没空的时间点,以至于视频又要延后了。

    临出门前,宴允行再三叮嘱陆予宁不要被男人的外表迷惑所迷惑,更是要拒绝他们的靠近,除了自己。

    陆予宁依旧迷茫的看着宴允行,真的不是很清楚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

    以她现在的形态,哪会有什么男人来骗她?

    而且她也不好骗啊,又不是脑子不好使,哪能那么容易被骗到呢?

    宴允行看着陆予宁还是没听懂的样子,心里很是郁闷,最后只能无奈的曲起手指对着毛茸茸的额头轻弹了一下。

    兴许是昨日的宴允行冷气太重,到了今日依旧没有人敢靠近他,生怕会被昨日残留的寒意冷到。

    郁冬僮也很是纳闷,以前也不见宴哥这么阴晴不定啊?

    怎么最近这段时间,情绪转变得如此快?

    难道是提前更年期了??!

    这个想法一出,立即被郁冬僮掐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开玩笑,要更年期也是自己更先,怎么可能会是宴哥先提前更年期呢?

    一想到宴哥那个令人无比羡慕的聪明脑袋,郁冬僮心里就是一阵郁闷。

    干脆自己改名叫郁闷得了!

    同样是人,宴哥不仅颜值高就算了,智商也超级高,人也长得高,还有钱。

    再看看自己,长相一般般,智商好像也是一般般,个子也算中等,还没钱。

    这人比人能气死人,要是自己能有宴哥的一半,估计睡着都会被乐醒,所以宴哥的情绪为什么如此多变呢?

    这没道理啊,为什么啊?

    郁冬僮真的特别纳闷,根本就想不通宴允行为什么会这样。

    一遇到想不通的事,郁冬僮下意识的去找度娘。

    [人类最优质男性为什么会阴晴不定?]

    “可能是身体有问题吧,比如暴躁症之类的疾病,尽早带患者去医院看看吧。”

    “谈恋爱了叭,谈恋爱的人一般心情时晴时阴的,像是把天气安装在身上一样,什么样的心情都有。”

    “被生活压秃了头,导致焦虑抑郁障碍?”

    什么样的回评都有,郁冬僮每看一条,光洁的额头就多一条黑线,特别的无语。

    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身体有问题?

    前不久自己才拿到宴哥的体检报告,健康到爆炸,一打三都不是问题。

    谈恋爱?

    天呐,这要是出现在高岭之花身上,那也真是一大奇闻了。

    他敢保证,自己的娃会打酱油之后,宴哥也不一定会结婚。

    有时候太过于信誓旦旦是真的不好,越是不信,脸打的就越痛。

    真香定律虽会迟到,但永远会到!

    陆予宁因为昨日变回人形的原因没有看看动画片,而宴允行怕她会搭理那只黑猫,所以给她放了《猫和老鼠》在推车内让她看。

    虽然声音放的小,但还是能听到的。

    郁冬僮心里诽腹不已,这小奶猫都会看动画片了,还看得那么津津有味。

    这还不算,宴哥还特别嘱咐自己不要将小奶猫带到别处,一定要在他自己规定的范围内待着才行。

    如此一来的话,郁冬僮是不能走开的,只能无聊的坐在原地。

    那些工作人员还不敢靠近郁冬僮那边,像是很害怕宴影帝下戏时会走不回来。

    郁冬僮玩手机玩的有些腻了,又没人跟他说话,很是无聊。

    看见陆予宁看个动画片看得如此入迷,自己也伸着个头跟着看了起来。

    陆予宁见郁冬僮歪着头好像很难受,便将平板往他那边移了移,这样方便他看。

    小小的动作是可以让人感受到细节里的温柔,郁冬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陆予宁的小圆脑袋。

    摸完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有些慌乱的四处张望。

    见没人往自己这边看之后,提起的才敢松下来。

    他刚刚摸宴哥的小奶猫了!!!

    小奶猫的毛发好柔软,还想摸……

    心里想这般想着,行动上就不由自主的开始行动。

    郁冬僮像做贼一样,四处张望了一圈之后,发现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又伸手想要摸小奶猫的小圆脑袋,结果没摸着。

    只见小奶猫缩到了小脑袋,猫脸上一脸警惕。

    “……”这么排斥的吗?

    郁冬僮表示自己幼小的心灵受伤了,他是病毒吗?至于躲他,摸都不给摸吗?

    有被侮辱到。

    【耶!把宴影帝的话牢牢记在心中,宿主真棒!】

    9979非常满意宿主的行为,觉悟性很高。

    其实不是,只是陆予宁厌烦别人碰她。

    但宴允行摸她倒是没有这种感觉,反而是很喜欢他摸她。

    特别是自己睡觉时,宴允行宽厚的大掌轻拍自己的背部或者轻揉着自己的腹部,她会睡得更香。

    其他人摸她的话,让她有种那个医生在挖她心的感觉,特别不好受。

    刚刚被郁冬僮摸到是自己没有反应过来,也可能是因为他是宴允行身边的人才没有对他保持警惕。

    不过在他第一次摸到自己之后,她就留个心眼了。

    所以在察觉到郁冬僮想再次对自己下手,她立即躲开了。

    陆予宁有些不高兴,而后将平板移回来,是不打算再跟他分享的意思。

    被小奶猫的操作给惊到的郁冬僮:“。。。”还生气了,真成精了?

    由于陆予宁不搭理他,郁冬僮又变回一个人玩了。

    不能随意走动,没人跟他聊天,是真的无聊。

    郁冬僮有些懊恼,他刚刚就不应该手贱。

    见陆予宁看《猫和老鼠》看得那么入迷,郁冬僮也去搜来看,却感觉索然无味。

    怎么同样是《猫和老鼠》,看起来却不一样呢?

    难道是因为小奶猫的是平板,自己的是手机,不够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