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56章 揉了一晚上的肚子
    陆予宁伸爪将瓶口推向宴允行,猫脸上满是抗拒。

    宴允行轻叹了一口气,下次一定不能一次性给她吃那么多东西。

    “就喝一点,好不好?”

    男人微垂着眸子,眼里的柔色溢满了整个眼眶,宛如夜幕降临时,繁星密布的模样映在深海上,格外绚烂。

    陆予宁被他这么温柔对待,也不好意思再拒绝,猫爪伸向奶瓶,嘬了几口就不要了,墨色的猫瞳亮晶晶的看着宴允行,似乎是在说,她有按哥哥的要求做,喝了一点。

    宴允行低笑,行吧,一点就一点,总比没有好。

    “今天允许只喝一点,明日可就不许这样了。”

    宴允行捏了捏她的粉垫,虽是商量的口气,但不容置喙。

    陆予宁哼唧了几声,明天的事明日再说。

    宴允行按照蓝子梦给的方法,又开始帮陆予宁揉肚子。

    揉着揉着,陆予宁就睡过去了。

    宴允行看着小朋友睡下之后,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本来以为小朋友今晚可能难以入睡,好在睡着了,那粉嫩嫩的猫爪随着他的轻揉,时常张开,煞是好看。

    噗嗤,怎么睡着也这么可爱?

    冷峻的脸上扬着一抹笑意,如同在深夜悄悄绽放的昙花,光彩夺目。

    轻手将小朋友抱回床上,宴允行坐在床沿帮她继续揉着小肚子,几乎揉了一整夜,差不多天亮时才松手。

    琥珀色的眼眸里盈满柔色,宴允行直愣愣的看着陆予宁乖巧的睡颜,可没过几秒,小朋友就背对着他蜷缩起身体。

    宴允行眉心微蹙,这个动作在自己帮她揉小肚子时,一直出现。

    有时候可以通过人的睡姿可以判断一个人,虽然也有可能是她的个人习惯,但他觉得是因为小朋友缺乏安全感才会侧身蜷缩成自我保护的形态。

    缺乏安全感?

    不应该出现在陆家的掌上明珠身上,除非是假的明珠,但宴允行知道这不可能。

    难道是因为小朋友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怕别人会发现这个秘密才会不安?

    要么是因为这个,要么是小朋友经历过不好的事,只有这两种可能。

    宴允行眸色微暗,思忖了片刻之后,跟黎彦琛发了条短信才阖上眼。

    陆予宁醒来时,见到放大的俊脸就在自己面前,吓了她一跳。

    不过近看宴允行,好像更好看。

    飞扬的剑眉,长卷浓密的鸦睫,高挺的鼻子,绯红的薄唇,无一处不是根据人类完美五官来长,宛如被上帝轻吻过的宠儿。

    陆予宁见到他眼底下的乌青有些严重,不由得伸出爪子轻碰了碰,没碰到她就收回来了,怕自己碰完之后他会醒。

    【宴影帝是刚刚才睡下来的,他帮宿主揉了一晚上的肚子。】

    听到系统的话,陆予宁是惊讶的。

    原来真的有人为了自己一夜未睡。

    墨色的猫瞳里盈满了复杂之色,仔细看的话,能看到猫瞳深处闪烁着光亮,晶亮又纯粹。

    宴允行微掀起眼眸,看着小朋友眼里有些雾蒙蒙的,顿时心慌不已,声音喑哑:“小乖,是不是肚子又难受了?”

    宴允行神色有些紧张,原本有些困倦的桃花眼瞬间变得清明,大手更是下意识的想要放在鼓鼓的小肚皮上揉了揉。

    陆予宁用爪子抓住他的手将自己的小脑袋伸向掌心处摩擦几下,猫瞳里满是感激与坚定。

    感激他一夜未睡帮自己揉肚子,坚定自己以后要好好对他的内心。

    宴允行明白小朋友这是什么意思,薄唇微弯,调笑道:“以后可要对哥哥好一点。”

    陆予宁点头,并抓着他的食指塞自己嘴里轻咬了一口,一言为定!

    “嘶~”

    “才刚让你对哥哥好,你就咬哥哥?”

    指尖上痒痒的,也如同他的心痒痒的,像是有只调皮的小蚂蚁在心尖处咬了一口一样,不痛,但能给人带来瘙痒。

    陆予宁惊得松嘴,墨色的猫瞳更是不安,看到红润的指尖上确实有两颗牙印,顿时感到不好了。

    她只是想咬他一口作为承诺,用的力度不大,没想到还是咬出了印记。

    宴允行眉宇带笑,低沉道:“逗小乖的,一点也不痛。”

    像是怕她生气,他又补了一句:“下次要咬哥哥得提前跟哥哥说一下,让哥哥做好心理准备。”

    “如果不想咬的话,亲亲也可以的。”

    说完最后一句话,宴允行自己也愣住了。

    亲亲?

    那岂不是在占小姑娘便宜?

    宴允行眼里有些不自在,连忙解释:“亲亲小手指。”

    对,小朋友都喜欢将大人的手往嘴里塞,他这话没什么不妥的。

    陆予宁狐疑的看着他,不过既然是他提出来的,便答应了。

    宴允行被她的干脆答应弄得心里有些高兴,只觉得小朋友就是好说话。

    “那肚子还难受吗?”

    差点就被小朋友给带偏话题了,最主要的还是她的身体健康。

    陆予宁摇摇头又微微点头,宴允行便问:“是还有一点点难受的意思?”

    陆予宁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宴允行微垂下眼帘,带她去洗漱,等等再喂一点益生菌说不定就不难受了。

    到时候再等蓝子梦来检查一番,小朋友应该就没事了。

    而见到宴允行的郁冬僮满身怨气,不是很大的眼睛里更是充满幽怨,硬生生将宴允行塑造成一个负心汉的形象。

    “小白菜呀,地里黄啊~”

    悲情的调调惹得陆予宁注目,大大的猫瞳了盈满了好奇。

    这歌在此刻唱合适???

    【唉,宿主,这个经纪人的脑袋瓜子好像真的不是很聪明……】

    【没想到宴影帝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有个这么蠢的经纪人,太拖后腿了。】

    官方吐槽,最为致命。

    郁冬僮此时还在为自己两次被关在门外的事不甘,全然不知自己已被冠上“又蠢又拖后腿”的名号。

    宴允行眉心微蹙的看了一眼郁冬僮,淡声问:“蓝子梦什么时候到?”

    郁冬僮原本想装高冷不搭理他的,可被宴允行问到时,立即回话:“下午两点。”

    工作使然,郁冬僮对宴允行的指示已经刻进骨子里了。

    再者就是,他只是个打工人,哪敢造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