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63章 小哭包
    陆望舒出神的看着对面的两人,只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她没有看错,宴允行真的被予予搞定了。

    虽然看起来予予被吃的死死的,但宴允行还是很疼予予。

    “姐姐,你不吃吗?”

    刚吃了一个虾球的陆予宁对上了陆望舒的目光,疑惑问道。

    虾球是炸的,吃起来脆脆香香的,陆予宁很喜欢。

    下意识的多吃一个,却被宴允行制止了。

    “不能多吃,不然会胀气。”

    宴允行开口阻止了陆予宁还想夹虾球的念头,顺便还拿公筷夹了块青菜给她。

    青菜的颜色拿有虾球的颜色鲜艳有味?陆予宁像大多数不爱吃青菜的小孩一样,嫌弃的看着碗里的青菜。

    “哥哥,可不可以再吃一个?”

    陆予宁眨巴着似水洗葡萄般的眼睛水盈盈的看着宴允行,精致的小脸上像撒娇时出现的表情,很难让人拒绝她的要求。

    “不行!”

    “你忘记那晚胀气的感觉了吗?”

    宴允行一脸严肃,很像是家长在说教不听话的小孩,说到让小孩感到心虚。

    陆予宁微微噘了噘嘴,脸上表露出不太高兴的神色。

    陆望舒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论她根本就插不进嘴,但听到陆予宁胀气之后,顿时开口:“予予你那晚胀气了?”

    说完之后,她颇为不大高兴的看着宴允行,虽然她没资格这样看他,可听到妹妹胀气不舒服就是忍不住。

    陆予宁见姐姐对哥哥不满了,连忙开口解释:“就是跟姐姐通视频那晚吃了蛋糕,然后消化不良就胀气了。”

    “怪阿宁贪吃,不小心吃多了。”

    陆予宁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尖,白嫩的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樱花浅粉,像是涂了腮红一样,精致艳丽。

    陆望舒眉心微蹙,轻声责备:“不许再这样了。”

    “油炸东西少吃,多吃点青菜。”

    说完之后,还将青菜转到了陆予宁面前。

    两个大人都在监督陆予宁吃青菜,陆予宁委屈巴巴的看了两人一样,夹起清淡的青菜塞嘴里嚼了几嚼,觉得不够,又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嘴里,嘴巴撑得鼓鼓的像河豚。

    陆望舒微囧,予予又在散发可爱了。

    不过这样很容易噎着,轻声开口:“别吃得那么着急,小心噎着。”

    宴允行想的也是这个,大手还伸向少女的背部轻拍着,担心她会噎着。

    陆予宁被两人这么关心着,鼻尖微酸,眼神不敢与他们对视,怕会被他们看出端倪。

    不过她想法过于简单,陆望舒跟宴允行两人都是眼神毒辣的人,像她这种涉世未深的单纯小女孩怎么可能瞒得过?

    两人对视了一眼,最终将视线移到陆予宁身上,坐得近的宴允行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低声轻哄:“这么乖啊,奖励小乖一颗虾球好不好?”

    越是哄,陆予宁就越觉得心酸,蓄在眼里的泪珠摇摇欲坠,一副泫然欲泣。

    【呜呜呜,宿主抬头,小公主怎么能哭呢!】

    陆望舒刚想走过去搂住陆予宁,却被宴允行动作快一步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妹妹被宴允行抱在怀里,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还轻拍着妹妹的背部。

    “……”当着她的面把妹妹给抱了!!!

    “小乖要做小哭包吗?”

    男人低声在陆予宁的耳边低喃,低低沉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却不觉得刺耳,颇有种烟嗓音的感觉。

    察觉到胸前有些湿濡,宴允行薄唇微抿,精致的眉宇不经意的蹙了蹙,还真哭上了。

    “以后不叫小公主了,叫小哭包。”

    宴允行轻叹了一口气,大手依旧力度不大的轻拍着小朋友的背部。

    又被他起称号的陆予宁泄愤似的往男人胸襟处咬了一口,只一口,顿时让男人身形僵硬,搂着少女腰部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陆望舒将俩人的相处方式看在眼里,有些气恼又有些放心。

    气恼则是因为宴允行在占妹妹的便宜,放心则是因为妹妹在宴允行这不会受委屈,看宴允行的样子,很宠妹妹。

    她这个做姐姐的,现在这种时候,好像是多余的。

    陆望舒目光怔愣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见到男人冷峻的脸上布满柔色,不由得感叹,看来妈妈说的话是对的,妹妹可以搞定宴允行。

    整个包厢都静默了,陆予宁趴在宴允行的胸口处无声的哭泣着,偶尔会有一两声哭嗝,小身板也因为打哭嗝而轻颤。

    宴允行微微垂眸,只能见到少女的头发有些湿濡,他伸手轻捋她贴在脸边的柔发,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泪痕,浓密长卷的鸦睫已经湿哒哒的黏在了一起,脸颊泛红,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小哭包。”

    陆予宁闻言,从他的胸口处抬起头与他对视,雾蒙蒙的眼眸睁得圆圆的,像是在怒瞪他。

    宴允行抬手,带着薄茧的拇指指腹轻拭着娇嫩脸颊处的湿润,手上软绵的触感跟小朋友的猫垫好像,都软绵绵的。

    “我不是。”

    软软糯糯又带着哭腔的声音,像是被坏人欺负了却不敢大声叫嚷反抗。

    听着小朋友无力的反驳,宴允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怎么哭了也这么可爱?

    杏圆撩人的眼眸还有些迷离带水,眼眶处红红的,看起来很是委屈。

    “好好好,小乖说不是就不是。”

    宴允行唇角微弯,伸手轻刮了刮小朋友的鼻尖,一脸宠溺。

    陆望舒听了宴允行这温柔的语气,细嫩的手臂不由得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太甜了,有被腻到。

    她感觉自己在这里就是多余的,身为姐姐,居然一句安慰的话也插不进去。

    陆予宁察觉到自己做了丢人的事,居然哭了出来,而且哥哥的衣服不仅被自己的泪水浸湿了,还有些皱巴巴的。

    陆予宁小鹿一样懵懂又怯怯的眼神小心翼翼的瞅了瞅宴允行,有些怕他会嫌弃自己。

    宴允行知道她眼里的意思,觉得有些心酸又有些想笑,他怎么可能会嫌弃她?小朋友太没安全感了。

    就算自己衣帽间里的衣服都被小朋友哭湿了也没事,不过一想想这个场面,宴允行觉得不行,会伤眼睛,还是多哄哄小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