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78章 即将迎来女主人
    宴允行带着陆予宁一上车就升起了隔板,以至于栗大均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栗大均:“……”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

    “哥哥不会让小乖白受这个委屈的。”

    宴允行抱起陆予宁与自己额头相抵,浅褐色的眼眸里闪过片刻的冷凝,是对伤害陆予宁的人才有的情绪。

    陆予宁知道他说的是陆慧慧的事,乖软的朝他‘喵’了一声。

    宴允行见到小朋友这么乖巧,忍不住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冷峻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眉宇里满是餍足。

    “小乖,昨晚岳……伯母跟你聊了什么?”

    意识到自己顺口把岳母喊了出来,宴允行赶紧改口。

    不过陆予宁还是听到了,于是睁着迷惑的猫瞳直勾勾的看着宴允行。

    宴允行被小朋友纯粹透亮的眼眸看着,耳根微微泛红,哑声道:“跟哥哥说说,伯母昨晚跟小乖聊了什么?”

    “有没有聊到哥哥?”比如说他怎么样之类的……

    看着哥哥眼里的殷切,陆予宁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宴影帝这是想知道陆妈妈有没有夸他呢!】

    【看了宴影帝也是个喜欢被夸的人,宿主以后可以多夸夸他,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收获哦。】

    陆予宁眼里闪过了然,原来哥哥是想被妈妈夸。

    昨夜妈妈确实有聊到哥哥,还说了一些自己听得不是很明白的话。

    “喵!”

    陆予宁朝宴允行软软的叫了一声,同时也是回答了他的问题。

    宴允行眼里闪过几丝雀跃,忍不住又问:“那伯母跟小乖聊了哥哥什么?”

    陆予宁伸出前爪挠了挠额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妈妈昨天跟她聊得挺复杂的,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哥哥复述。

    虽然复杂,但妈妈最终的意思是在夸哥哥。

    见小朋友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为难模样,宴允行也知道自己心急了,这事等她变回人形再说。

    “呵呵,还是等小乖变回人形再亲口跟哥哥说吧。”

    宴允行捏了捏小朋友的软垫,眉宇里含着笑意,宛如三月的春风吹过流水,让本就隽秀的面容愈发的惑人。

    被隔绝在前排的栗大均听不到自家老板说的话,也看不到后面发生了什么,他默默的将车开到澜庭星苑,而后熄火。

    栗大均抬眸望了眼后视镜,只能见到隔板,轻啧了声,拿起对讲机沉声道:“老板,到了。”

    宴允行闻言,抱着小朋友下了车。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身材高大的男人一手撑着藏青色的伞,一手珍视的抱着小奶猫,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径上,唯美又有诗意。

    “先生。”

    佣人见到宴允行都一一开口喊人,等他走之后才继续忙自己手中的活儿。

    “先生,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您的房间与隔壁房间连在一起,衣帽间也改造完毕。”

    “董先生那边来电,说衣服还需一些时日才能完工,还请您见谅。”

    管家将近日宴允行安排的事情都一一汇报出来,淳朴的脸上平静不已,似乎没有一点儿波澜起伏。

    这只不过是表面功夫而已,实则内心已经激起了浪大的水花,震惊不已。

    天呐,当他接到董先生的电话时,差点晕倒。

    是被吓晕的!

    董先生说,先生定制的女装暂时还无法完成,还需等一段时日才行。

    董先生名为董士倧,是先生的专属私人服饰负责人,也可以理解为他只负责生产先生的衣服。

    当时他以为董先生喝醉说胡话了,毕竟先生身边哪有什么女人?

    再三确定之后,管家才发现是真的,并不是董士倧在说醉话。

    挂完电话之后,他久久不能平息心里的震惊。

    同时也明白了,先生为何让他把主卧改造成更大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家,即将要迎来女主人了。

    “嗯,到时候把衣服放到衣帽间里。”

    放到衣帽间里,当然是放到先生的衣帽间里,意思是要把两人的衣服放到一起。

    管家看着先生的背影,微微有些出神,先生的春天到了。

    这一次出去拍戏回来,先生好像变了,终于染上了一点人间气息,不再生人勿进,对谁都神色淡淡的样子。

    不过先生回来了,女主人呢?怎么不见女主人跟着先生一起回来?

    管家有些疑惑,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一想到那个可能,瞳孔猛缩,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先生该不会是得了臆想症……臆想了一个女人吧?!

    管家一脸惊悚,把旁边想要跟他说话的佣人给吓到了。

    那个女佣人磕巴道:“管、管家,冀先生来电了。”

    管家因为想东西想得太入迷,被佣人的话吓了一跳,不仅是他自己被吓到了,同样也把本就害怕的佣人再次吓到。

    佣人吓到手抖,手里的电话差点甩了出去,幸好拿稳了。

    管家接过电话,伸手挥退了佣人,脸上的表情微微收敛,恭敬道:“冀先生,您找先生有什么事吗?”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管家回话:“好的,请稍等。”

    暂时将电话挂起,管家往楼上走,来到了宴允行的房门口。

    抬手敲了敲房门,而后沉默的等待里面的人发话。

    等了几秒,里面才传出低沉的声音:“什么事?”

    管家闻言,顿时将冀天骐的话转告给宴允行:“先生,冀先生说有要事与您商量,还问您的电话为何打不通。”

    其实当时冀天骐的原话是这样的:“聂管家,你帮我问问宴哥为什么把我拉黑了。”

    冀天骐说这话时,声音里带着一股幽怨与莫名其妙,听起来很是委屈。

    不过管家聂义勇哪敢将原话一字不差的转告给宴允行听?只能委婉的表达才不会尴尬。

    躺在床上的宴允行眉梢轻挑,淡然道:“嗯。”

    很冷淡的一个嗯,非常无情的将自己拉黑别人的罪行给跳过了。

    聂义勇能明白冀天骐为什么委屈了,他听到先生的回话之后,感同身受。

    “好的。”

    尴尬的对话就此结束,聂义勇转身下楼回话给冀天骐。

    否则还不知道这位爷要多暴躁,别看他看起来很稳重,实则是个暴躁美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