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92章 永远站在你这边
    澜庭星苑。

    此时佣人在公寓里搞卫生,见到突然回来的宴允行吓了一跳。

    再见到他难看的脸色,更是有些惶恐不安。

    聂义勇见到宴允行沉着一张脸回来,连忙上前接迎。

    目光瞥到宴允行手背上的抓痕,聂义勇想要去拿医药箱给他包治。

    但没有得到先生的吩咐,聂义勇自然是不敢轻易走动。

    走到楼梯口时,宴允行转身开口吩咐:“让大家先回去。”

    聂义勇怔愣片刻,连忙答好,目送宴允行回房间之后,才将佣人遣散。

    打扫卫生工作才进行到了一半,佣人有些无措,再次询问聂义勇真的要离开吗?

    在这里工作的人都知道,先生对卫生问题要求很高,不允许有一点脏污出现,每日都必须打扫得非常干净才行。

    最近新立的规矩,让她们没事的话就回隔壁别墅里待着,抑或是去其他地方也行,只要不在先生住的房子里出现就行。

    前段时间还好,先生在外拍戏,新立的规矩还没开始施行,大家工作都挺顺利的,而不像现在……

    “统统都回去。”

    聂义勇挥手,让她们都回去,自己则是提着医药箱上楼。

    思来想去,还是先把医药箱给先生再走。

    房门被敲响,宴允行阴沉着脸去开门,眉宇里很是不耐。

    按以往,就算他遇到什么大事都不会露出这种神情,但今时不同往日。

    “先生,您的手……”

    聂义勇不敢直视宴允行阴鸷的目光,将医药箱递到他面前,视线也落到泛红的伤口。

    “要叫家庭医生来吗?”

    聂义勇知道先生的小奶猫很健康,但怎么说都挠伤先生了,要去打疫苗吧?

    宴允行垂眸望了一眼手背上的爪痕,眸色微暗,哑声道:“不用。”

    聂义勇闻言,只能离开公寓。

    宴允行将医药箱放到桌子上,自己往床边走,抱起陆予宁再躺上床。

    他沉默的轻抚着陆予宁的背部,一言不发的陪着她。

    宽敞的卧室里寂静一片,本是暗色系的装饰风格,此时又因没有拉开窗帘,一片昏暗。

    陆予宁的心绪渐渐回笼,才惊觉自己在哥哥面前失控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哥哥那么聪明,肯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了。

    陆予宁僵硬着身子不敢动,像一块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唯有那双圆溜溜的猫瞳在转动。

    宴允行一直抱着陆予宁,自然是察觉到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也知道她现在不再像方才那样有极端情绪。

    狭长的桃花眼深邃的看着陆予宁,哑声问:“乖宝,你相信哥哥吗?”

    相信哥哥的话,可以跟哥哥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

    陆予宁不敢直视他幽暗炙热的目光,爪子无措的拽着他的衣摆,眼神飘忽。

    宴予行伸手将她的脸对着自己,让她跟自己对视,不允许她退缩。

    “乖宝,你相信哥哥吗?”

    他再次重复刚刚的话,沙哑的嗓音略显沧桑。

    陆予宁怔愣片刻,而后点头,她自然是相信哥哥的。

    但……

    宴允行眸色微暗,唇角轻扯了扯,跳动的心口一阵刺痛。

    她刚才犹豫了。

    宴允行深深的凝视陆予宁许久,哑声道:“乖宝,告诉哥哥……”

    他的声音有些沉重,像是被什么压住一样,难以开口。

    陆予宁猫瞳微闪,心底里并没有惊讶,她就说哥哥那么聪明,肯定会看出端倪。

    “告诉哥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好不好?”

    宴允行喑哑的声音里带着恳求,俊美无俦的脸上有些忧郁,淡淡的伤感浮现在俊脸上。

    陆予宁动了动猫唇,湿润的猫瞳里犹豫不决。

    哥哥对她自然是好的,但是这么骇人的秘密,哥哥听了之后会不会……

    像是看出了她的思虑,宴允行低声许诺:“无论是什么事,哥哥都无条件偏向乖宝,永远站在乖宝这边。”

    “如若哥哥失信,必定不得好死。”

    他的声音坚定有力,丰神俊貌的脸上更是凝重不已,信服力十足。

    陆予宁一听到他说死,连忙伸爪捂住他的嘴巴,不想从他嘴里听到他说那个字。

    奈何腿短,根本没碰到他的唇。

    宴允行微微俯身,让她的爪子能够碰到自己的嘴巴,琥珀色的眼眸炙热的看着她,眼底深处含着一点期望,希望她能跟自己坦白。

    “喵~”

    陆予宁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样,轻声叫道。

    宴允行见状,知道她这是答应跟自己坦白了。

    大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伸手帮她脱掉裙子,低声开口:“睡吧。”小朋友闹腾了那么久,一定累了。

    “等乖宝变回人了,再告诉哥哥。”

    陆予宁点点小脑袋,同意他的提议。

    她想亲口跟他说自己的事,也只跟他说。

    宴允行伸手轻拍着她的背部,试图哄她入睡。

    陆予宁原本是不困的,但哥哥真的好温柔,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

    宴允行侧躺在床上,眼神柔和的看着陆予宁。

    见她睡着之后,轻拍着她背部的手渐渐停下。

    “乖宝,你能相信哥哥,哥哥很高兴。”

    “以后有什么事都跟哥哥说,好不好?”

    幽暗的房间里,响起男人低磁且温柔的低语,让人听了很难不沉沦其中。

    淡淡的哀求之意令人感到心痛,仿佛他不该如此卑微。

    ——

    因为宴允行在公寓里,佣人们并没有回来。

    聂义勇接到宴允行的电话,立即把食材送过来。

    “先生,要让李厨师来帮忙吗?”

    聂义勇见宴允行丝毫没有要开口吩咐的模样,不由得轻声问他是否要佣人帮忙。

    “不用。”

    宴允行淡漠的拒绝了,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摆明是不想让他再多留。

    聂义勇张了张嘴,哽在喉间的话被堵住,只能离开公寓。

    宴允行这种举动,让聂义勇有种他们即将要失业的错觉。

    走回隔壁公寓的聂义勇面露苦笑,轻声感慨道:“很难找到这么一份好工作咯。”

    的确如此,宴允行拍戏期间是不回公寓的,他们每天不需要做什么,而且休假期间还会有薪资。

    这样的好工作,很难再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