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29章 交集
    宴允行边唱边用潋滟的桃花眼深情的看着陆予宁,自然是瞧见了她脸上的笑意,声音愈发轻柔。

    狭小的后车厢里充满了粉色泡泡,暧昧又撩人的气氛很容易让人沉浸进去,宛如置身在里面一样,会有种自己也谈了场甜甜恋爱的错觉。

    …

    “宴哥,你没事吧?”

    宴允行刚回来,黎彦琛立即就凑了上去,神色担忧的看着他。

    而他身后的冀天骐同样是一副担忧的神色,不过他并没有黎彦琛表露得那么直白。

    “没事。”

    宴允行压低声音跟他们报平安,而后又道:“我先上楼一趟,等会聊。”

    黎彦琛心里有些着急,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宴允行汇报自己查的信息,欲要跟上去开口跟他说话,却被冀天骐拉住了。

    “唉,小三你做什么?我有正事要跟宴哥说呢!”

    被拉住的黎彦琛急忙开口,声音也没控制好,有点大声。

    宴允行垂眸看着已经苏醒的陆予宁,抿了抿唇,脚下的步伐迈大了些,很快便上了楼。

    而那头的黎彦琛还不知道自己吵醒了陆予宁,依旧在嚷嚷着让冀天骐松手。

    冀天骐一直观察宴允行的动作,见他加快了脚步,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低声呵斥道:“闭嘴!再不闭嘴就让你这周都合不上嘴。”

    被凶的黎彦琛委屈的看着冀天骐,原本张个不停的嘴巴此时也消停了下来,眼神幽怨的看着冀天骐半响,不高兴道:“你凶我做什么?难道谈正事不重要吗?”

    冀天骐沉默的看着他,却又听他继续开口说:“难不成小三你一点都不关心宴哥?”

    听到黎彦琛这一番话,冀天骐额头的青筋猛然鼓起,俨然一副生气的模样。

    “你耳聋吗?没听到宴哥说要上楼一趟,等会聊?”

    冀天骐咬牙切齿的说到,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凶狠的看着黎彦琛。

    要说黎彦琛最怕的人是谁,那肯定是非宴允行莫属。

    除去宴允行之外,那就是温玄祐的手段与冀天骐的眼神,这些都能让他感到一股惧意。

    “什、什么嘛,有话好好说不行吗?”在冀天骐愈发冷漠的眼神之中,黎彦琛的气势越来越弱:“一、一直拽着我的衣领,谁会有好脾气相待啊…”

    冀天骐呵笑了一声,眼角余光瞥到走下楼的宴允行,当即松开拽着黎彦琛衣领的手。

    他的力度大且突然,黎彦琛没做好准备,当即就往沙发上倒了下去,很措不及防。

    “妈的,小三你是不是有病啊?有你这么欺负哥哥的吗?”

    黎彦琛怒了,只觉得冀天骐坏得很。

    还未等他说过多的抱怨话,宴允行已经走到旁边坐下来了。

    黎彦琛顾不得太多,像小学生一样坐直身体沉声道:“傅之羽这人的背景很干净,干净到更容易令人起疑心。”

    他冷着一张脸,隽秀的脸上一片严肃。

    这次的事跟上次鼎盛出事的情况同样严峻,黎彦琛收到宴允行的信息之后立即就开始查,查到的仅仅是很普通的资料。

    为什么黎彦琛会认为过于简单的个人资料会更令人起疑心呢?原因无他,他从傅之羽的眼里看到了野心。

    看似很温润,实则野心很大。

    而且,一个在国外生活多年的总裁,身上真的能做到如此干净简洁吗?

    黎彦琛不信,他用自己酒窖里的美酒赌,这个傅之羽绝对不简单。

    “嗯,继续查。”

    宴允行伸手拿起傅之羽的照片,只觉得越看这个人,心里的厌恶感愈发浓重。

    “宴哥?”

    冀天骐喊了一声浑身散发着冷意的宴允行,剑眉微蹙,似乎是遇到了很难解决的困难。

    宴允行回神,把照片放回原位,不再看那张照片多一眼,宛如刚刚定定看着照片的人不是他一样。

    “宴哥跟傅之羽有交集?”

    冀天骐疑惑问道,只觉得宴允行刚刚的反应不对劲。

    黎彦琛虽然能察觉到宴允行刚刚的情绪不对,但没往冀天骐说的这方面想,反而狐疑问:“啊?傅之羽才刚回国不久,宴哥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交集?”

    “没有。”

    宴允行敛了敛眉,薄薄的镜片遮住了他眼里的情绪,沉声应道。

    虽然没见过,但他对傅之羽很不喜。甚至不能用不喜来形容,用仇恨形容更为准确。

    在宴会上初见傅之羽时,他心底就生出了厌恶之意。

    不过对方跟他并没有交集,所以他将自己的情绪给隐藏住了。

    当傅之羽审视他时,他眼里的情绪就很幽冷。

    现在见到傅之羽的照片,他的情绪会不自觉的泄露出来,就很自然而然,仿佛他就该这样做一样。

    这种感觉给宴允行当年想进娱乐圈时的感受很相似,仿佛是注定的事一样。

    冀天骐闻言,剑眉又拧在了一起。

    对于宴允行的话,冀天骐是深信不疑的,可方才宴哥身上的冷意与恨意不假,他看得一清二楚。

    “唉,小三你别纠结了,反正傅之羽这个人不对劲就是了。”

    黎彦琛没冀天骐想得那么多,直接言明傅之羽不简单,他会继续查傅之羽。

    等三人谈完事情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黎彦琛想着,都这么晚了,干脆留在宴允行的高级公寓里住一晚得了,省得他要半夜开车。

    心里这么想着,便问了出来:“宴哥,那么晚了,我跟天骐就不回去了,在你这留宿一夜。”

    还未等宴允行开口,冀天骐便催促道:“走了。”

    “事都谈完了,还想赖着不走。”

    黎彦琛语噎,不满道:“都这么晚了,留宿一样怎么了吗?怎么能说我赖着呢?难道我跟你住宴哥家也不行吗?”

    越说黎彦琛就越不爽,只觉得冀天骐真的是很奇怪。

    刚才不让他跟着宴哥上楼,现在又不让他留在宴哥家过夜…忽然,黎彦琛像是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缩,震惊道:“不是吧?你俩背着我聊了什么秘密?”

    “难不成宴哥家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是说…”

    黎彦琛越说越觉得很有可能,视线来回往两人身上扫,宛如侦探一样,欲要从中探出点他不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