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32章 挑破
    宴允行听了关仲卿的话,心里了然是怎么回事了。

    骆之淳之所以会选择性失忆,是因为他本人不愿意面对,他是在逃避。

    而脑门受伤只不过是他逃避的过渡方式!

    关仲卿把该说的都说了,他们也没什么好留在办公室。

    两人一猫走在走廊上,保持的距离也恰到好处,从背后看的话,确实有点般配。

    不过因为距离,明显的可以看出两人很疏离。

    “喵~”

    陆予宁侧着身子直勾勾的看着陆望舒,刚才姐姐的话她也听到了。

    两人确实是因为误会才分开的,而那误会,是一个很大的误会。

    不然姐姐不会在骆之淳母亲出事时跟他分手的,如果没那个误会,两人的孩子估计都能上小学了。

    陆予宁心疼的看着陆望舒,姐姐在外是个女强人的形象,那只不过是因为家族使命才会如此,褪去这一层外膜,也只不过是个想要被人疼爱的小女人。

    陆望舒笑了笑,伸手将陆予宁抱过来,捏了捏她的软爪垫,微微松了口气。

    “要跟姐姐一起回家吗?”

    陆予宁点点头,前两天她跟哥哥回去了,妈妈跟爸爸问了他们追尾的事。

    三人又一起回了陆家,吃饭时,陆望舒接到了骆之淳的电话。

    陆望舒看了眼来电显示,眸色微敛,草草的扒拉了几口饭才去接通。

    等她接完回来之后,跟陆母他们说了一声要出去一趟,就走了。

    陆母看她碗里的饭只动了一半,连忙喊住:“什么事那么着急?先把饭吃完再去。”

    陆望舒想说有急事,但见到大家的目光都看这自己,只能坐回饭桌,继续吃饭。

    因为要出去,陆望舒吃饭的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许多,没一会儿就吃完了。

    陆母看着陆望舒这般着急,动了动唇,想问她是不是去医院,后来想想又算了,她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吧。

    那天已经跟她谈过了,陆母相信大女儿会有分寸。

    陆予宁看着陆望舒的倩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也想到了刚刚那通电话应该是骆之淳打来的。

    宴允行将挑好的鱼肉端到陆予宁面前,低语道:“乖乖吃饭。”

    陆予宁看着面前白嫩的鱼肉,眼前一亮,朝宴允行甜甜一笑之后真的乖乖吃起了饭。

    宴允行弯了弯唇,又夹了一些蔬菜给她。

    陆母看着两人的举动,微微上扬的美眸很是满意。

    如果大女儿的感情生活也这样,该多好啊。

    陆望舒去了医院。

    刚刚骆之淳打电话来问她怎么还不回来,陆望舒犹豫了许久才开口跟他说自己不去医院了,因为这句话,骆之淳闹着要来找她。

    他才刚苏醒没多久,现在从医院里出来不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吗?

    陆望舒听到他毫不在意自己身体情况的口吻,心里燃起了一股怒意,不过她很快又释怀了,他自己本人不在意,她那么在意做什么?

    想是这样想的,但心里仍然感到不舒服。

    以至于陆望舒去到医院时,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舒舒……”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陆望舒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里就一顿气,想也没想的开口呵斥他。

    骆之淳抿了抿唇,伸手抱住陆望舒,俊脸埋在她的颈间,声音微哽:“没有舒舒,没有意义。”

    因为他这一举动,陆望舒僵硬着身体不敢动,生怕碰到他的伤口。

    “骆之淳,我们已经结束了。”

    “那天的事很感谢你,你的伤口,我会负责到你痊愈……”

    陆望舒最终还是把俩人的关系挑破了,说完之后她又有些后悔,觉得不应该现在说。

    裸露在外的纤细脖颈处感到一阵温热之意,豆大的水珠顺着脖颈往下滑,一滴接着一滴,接连不断。

    陆望舒伸手,细嫩的手悬在男人的后背处,久久不落。

    “舒舒,我们别分开好不好?阿淳只有你了…”

    哽咽沙哑的声音满是委屈,仿佛刚出生的幼兽感受到了父母的抛弃之意,难过又无助。

    陆望舒呼吸微滞,悬在半空中的手最终还是落了下来:“你吃饭了吗?”

    她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再次选择逃避问题。

    骆之淳低声啜泣了好一会儿,同样没再谈那个问题,哽咽道:“没吃。”

    陆望舒也预料到了,见不到她,他不会乖乖吃饭。

    “先吃饭吧。”

    陆望舒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松手。

    骆之淳嗅着陆望舒身上的蔷薇花香,神色有些痴迷,根本不想松手。

    “我还不饿。”

    骆之淳不愿意松开她,回了她一句还不饿,手还是很紧实的抱着她,丝毫没有想要松手的念头。

    陆望舒知道他这样的举动是因为什么,心里默叹了一口气之后,低声道:“我想去洗手间。”

    骆之淳抿着薄唇,依依不舍的松了手,通红着眼眶委屈巴巴的看着陆望舒。

    陆望舒指尖微动,看了他一眼之后去了病房里的洗手间。

    镜子里的人脸色有些憔悴,上扬的凤眼本该妩媚动人,可如今却有些黯淡无光。

    陆望舒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脸,黏腻的脖颈也洗了洗,直到玻璃门被敲响才停止洗漱的动作。

    “舒舒…”

    陆望舒没回话,抽了几张纸巾擦干脸跟脖颈之后,又抽几张纸巾出来将它们弄湿才开门。

    “擦擦。”

    陆望舒将弄湿的纸巾递给他,示意他擦擦脸。

    骆之淳静默的看着面前娇艳的小脸,而后把头伸到她面前,与她面对面对视着,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温热呼吸。

    他的动作很明显就是想要陆望舒帮忙擦脸,但陆望舒并没有如他所愿,直接将纸递到他的手边啊,让他自己来。

    骆之淳手握成拳放到身后,对于她递过来的湿纸巾,根本不搭理。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最终还是陆望舒败下阵来,亲自帮他擦脸。

    陆望舒心里很唾弃自己,明明可以直接不理走人,却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骆之淳弯了弯唇,双眼发亮的看着陆望舒,原本委屈的神色变为喜悦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