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37章 再给一次机会
    陆望舒在接触到他含着浓浓情意的目光之后便垂下眼眸不看他,卷翘的羽睫轻颤着,轻声道:“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那天要不是他的车挡住了那辆车,后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骆之淳见她那么客气,眸色暗了暗,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从心底涌现出的戾气有些控制不住,最后还是被他死死压抑住才不泄露出来。

    “舒舒,我们不用那么客气的。”

    “我妈她要是知道舒舒跟我那么生份,肯定不让我进家门。”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柔和,唇边挂着浅笑:“舒舒,还记得第一次见我妈时的情形吗?”

    陆望舒指尖微动,怎么会不记得呢?

    她想忘记的,但每次午夜梦回时,都会梦到,有甜蜜的……也有痛苦的。

    第一次见到骆之淳的妈妈,是在高中学校里。

    当时他们刚谈恋爱不久,正如胶似漆时,被来学校送东西的骆妈妈撞见了。

    当时的情况有些囧,毕竟未成年人谈恋爱嘛,见到家长都挺害怕的。

    不过骆妈妈见到他们牵着的手并没有生气,反而像对待亲女儿一样对她,很热情。

    当晚还叫她去他们家吃饭,令人记忆犹新。

    “可惜我妈她现在……不在了。”

    陆望舒听着他哀伤的语气,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很沉重,像是被一块石头压住了一样。

    “阿姨…她只是去另外一个世界生活了……”

    “你好好生活,她在那个世界会感到欣慰的。”

    陆望舒声线微哑,轻声安慰道。

    “舒舒,我是不是很没用,眼睁睁看着我妈被那人带走?”

    他口中的那人是骆父,对骆母十分痴迷,却让她成为了小三。

    骆父跟世家千金联姻,将骆母囚禁了起来。

    跟那个千金结婚了好几年都没生下孩子,反倒是骆母传出怀了身孕的好消息。

    骆之淳出生好几年之后,那个千金使了点手段才生下孩子,只不过那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有缺陷。

    骆家自然是不能让一个有身体缺陷的人继承财产,于是骆之淳便被接回了骆家。

    那位千金怎么会愿意?自然而然就给骆之淳母子俩使绊子。

    而骆母被囚禁了好些年,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骆父知道之后,才允许她出门。

    能出门的骆母精神慢慢好了起来,不过仍然会偶尔出现失控的情况。

    但在陆望舒眼里,骆母就是个温婉的女人。

    可惜这么温婉的女人,居然被人谋杀了。

    骆之淳现在只记得他母亲的尸体被骆父带走了,他跟骆父纠缠了好几年才拿回骆母的尸体,并亲手将骆母安葬好。

    他臆想了很多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陆望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他真相。

    关仲卿专家说,骆之淳现在的情况就是,把那些他不愿意记起来的记忆都换成了一个他能接受的结局,而这些事大多数都跟她有关。

    “你…现在挺厉害的。”

    陆望舒干巴巴的吐露出夸人的话,眼神微闪的看着他。

    看来她要找个机会,跟他全部坦白才行。

    骆之淳泛着水光的眼眸呆呆的看着陆望舒,绯红的薄唇轻微蠕动着:“厉害吗?厉害怎么会把舒舒弄不见了?”

    “阿淳说过要跟舒舒永不分开的……”

    陆望舒捏了捏指尖,状似轻松道:“我们还是朋友。”

    “你现在可是广礼的总裁,掌握了几千人的饭碗,能跟你做朋友还是挺好的。”

    “不,阿淳不想跟舒舒做朋友,阿淳想跟舒舒做夫妻。”

    骆之淳神色坚定的看着陆望舒,郑重道:“舒舒,可以给阿淳一次机会吗?”

    他握住陆望舒的手,阒黑的眼神盈满了深情,隽秀的脸上有些紧绷着,神色紧张。

    陆望舒神色有些呆滞的看着他,片刻之后,婉拒开口:“我觉得我们还是当朋友比较好一点。”

    骆之淳紧抿着薄唇,刚想开口,却被陆望舒的电话给打断了。

    “抱歉,我先去接个电话。”

    陆望舒神色微松,特别感激打这通电话的人。

    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是陆母。

    这个时候陆母打电话来,陆望舒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边接边往门外走。

    “什么?宴允行已经答应了?”

    因为惊讶,导致她的声音有些大,以至于骆之淳听到了。

    陆望舒也察觉到自己过于激动了,下意识的往回看了一眼骆之淳,只见他直勾勾的望着自己,神色有些阴沉。

    不过陆望舒现在全被陆母的话给吸走了注意力,没什么心思顾及骆之淳的情绪。

    骆之淳看着紧闭的房门,握成拳的手发出‘咯咯’的清脆声。

    宴允行、黎彦琛!

    这两人为什么要来跟他争舒舒!

    明明说好公平竞争,宴允行居然趁他住院时去跟陆母接触,太阴险了。

    还有黎彦琛,竟然当着他的面对舒舒献殷勤,跟宴允行一样令人讨厌!

    骆之淳越想越气,气得胸膛猛烈的起伏着,脑门上也隐隐作痛。

    舒舒是他的,舒舒只能是他的……

    男人阴沉着脸定定的看着那扇门,漆黑的瞳仁里布满了阴鸷与疯狂。

    而在外面接电话的陆望舒得知宴允行要带妹妹去参加综艺之后,跟陆母通完电话便拨通了他的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陆望舒直接开门见山问:“宴总,你为什么要答应那档综艺?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陆望舒情绪有些激动,不等那头的人开口就说了一大通话。

    “姐姐,是我让哥哥答应的……”

    陆予宁软糯的声音透过电话传进陆望舒的耳膜里,陆望舒听到这个答案,怔愣了几秒,而后柔声问:“予予,为什么要答应?这样很危险的,我们推掉它好不好?”

    明显的态度转变,陆望舒十分有耐心的跟陆予宁商量着这件事,她所说的话都只表达了一个意思,那就是不想让陆予宁去拍综艺。

    拍综艺那就代表着要上镜,而且在录制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外人,这对于现在的陆予宁来说,很容易暴露秘密,十分危险。

    虽然说她现在可以控制形态,但万一有突发情况呢?

    而且前段时间他们才刚遇险,到现在还没查清楚是谁下的毒手,未知的危险因素是个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