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宴影帝家的小奶猫重生了 > 第181章 出自哪位太太之手
    “宴总,晚好。”

    宴允行是背对着骆之淳的,所以从骆之淳走过来的角度,他是见不到宴允行刚才的动作。

    以至于他不明白为何陆予宁会惊叫,而他手里的猫听到陆予宁的叫声,顿时从猫包里站了起来,两只前爪还扒拉着透明的窗口往外看,似乎对于刚刚那一声软叫很好奇。

    骆之淳带了他的猫来,刚坐下来就把团子放了出来,还友好的朝宴允行笑了笑。

    宴允行见到他的猫之后,眉宇里渐渐聚拢不悦的情绪,浅褐色的眼眸里也一片冷意。

    骆之淳在商界里混迹了几年,自然很敏感的就能察觉到宴允行此时的情绪是不悦的,甚至还散发出令人感到寒意的低压气息。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风大浪。

    “宴总,这是我先前跟你介绍过的猫,团子。”

    陆予宁轻瞥了一眼团子,只觉得这个名还真符合它。

    之前她可是亲眼看过团子小时候的照片,那时候它还瘦瘦小小的,哪像现在都胖成一团了。

    【猪咪!这是个小猪咪!】

    9979惊讶的吐槽团子,似乎对于它的成长也感到讶然。

    骆之淳给宴允行发团子的照片还是它小时候的模样,当时它是刚出生不久,体型跟陆予宁的体型相差无几。

    而如今……真的变成小猪咪了,圆圆滚滚的。所以陆予宁觉得团子这个名,真的挺衬它的。

    【啊,还是宿主可爱!】

    虽然小猪咪是挺可爱的,但9979仍旧觉得自家宿主最可爱。

    “给你三秒钟。要么你带着你的猫滚,要么让你的猫哪凉快哪待着去。”

    宴允行目光幽幽的看着骆之淳几秒,随后才把目光移到团子身上。

    骆之淳真是好的很,自己耽误他的时间就算了,居然还敢带这只猫来。

    他可没有忘记,骆之淳想让这只猫跟他的乖宝配对!

    一想到这,宴允行心里的火气顿时就涌上来了。

    陆予宁见宴允行吃醋了,连忙伸爪轻拍着他的手背,示意他不要生气。

    陆予宁的举动,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但他的目光仍然不善的看着那一人一猫。

    团子现在是呈警戒状态,绿油油的猫瞳警备的盯着宴允行,似乎在担心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危险举动一样。

    骆之淳也没想到宴允行的情绪会这么激动,也没想到宴允行对自己的猫有如此大的敌意。

    他的猫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对这么可爱的猫敌意如此大?嫉妒?宴允行的猫也很可爱啊。

    两只可爱猫在一起的话,生的小猫咪肯定也是可爱的。

    想到这,骆之淳的唇角不由得向上扬了扬。

    他越笑,就衬得宴允行的脸色有多难看。偏生骆之淳还沉浸在美好未来里,并没有注意到宴允行那愈发冷峻的面容。

    “团子一个人在家,怪可怜的。”

    骆之淳并不想走,也不想让他的团子走。

    “宴总,你养猫那么久了,知道小猫是很黏人的,如果不陪伴它的话,会闹脾气的。”

    确实,养熟的猫很黏人。

    想让主人跟它玩,经常让主人摸头,或者主动蹭过来。

    宴允行狭长的桃花眼里带着一股冷意,他沉默的看了片刻他们,冷声问:“骆总来宴某这,有什么事要谈?”

    言外之意就是,没事的话就赶紧走。

    他这话里的意思骆之淳自然是能听懂的,但他会装不知道。

    这宴允行最近脾气怎么那么大?以前再怎么样,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明显啊。

    骆之淳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舒舒的头像,跟宴总的头像是出自哪位太太之手画的,骆某也想要一张这样的头像。”

    陆予宁挑眉,没想到骆之淳还知道太太这个词。

    太太的由来是因为画师大触常常被叫大大。大大和太太字形相似,画师会把自己画的角色叫女儿或者儿子。所以画师大大会生女儿或者儿子,被称为太太。

    宴允行看着他讨好的脸,冷哼一声:“骆总跟望舒不是很熟吗?不如直接问望舒?”

    他把这个问题抛回给陆望舒,而自己本人也不想回骆之淳这个问题。

    骆之淳不配得到他家乖宝的画!

    骆之淳呼吸微滞,自己这不就是因为不太确定才来旁敲侧击确认一下才来问他的?

    “远帆想要对付帝豪。”

    话题一转,骆之淳将话题移到了生意上。

    看宴允行这个样子,是不想把画这两张图的画手说出来。

    看得出来,他们都很维护这个画手,想来这位画手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不低。

    是谁呢?他们身边的共同好友?那也不对。据他所了解,宴允行跟舒舒身边的共同好友大多数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且他们也不算好友,只能说是在生意上有来往的合作伙伴。

    越想越多,也越想越乱。骆之淳的目光渐渐落到宴允行怀里的小猫咪身上。

    思来想去,宴允行跟陆家的羁绊是因为这只猫。

    是的,都是因为这只猫。

    骆之淳目光幽深的看着陆予宁,似乎要从她身上看出点什么花样来一样。

    但陆予宁动作乖巧,猫瞳清澈的看着他,丝毫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些悚然了,因为她能感觉到骆之淳隐隐能猜到一点答案。

    骆之淳是聪明的,且他又对陆望舒痴狂不已,自然就特别关注她周边的人或事,所以能很敏感的察觉到一点蛛丝马迹。

    宴允行将陆予宁的猫脸对向自己的怀里,随后冷眼看着骆之淳,幽声道:“所以?广礼也想跟帝豪成为敌对关系吗?”

    见宴允行又极力护着那只小奶猫,骆之淳心里只觉得这很不正常,这明显远超过人类对宠物的感情了。

    虽然有人爱宠物如命,但骆之淳知道宴允行并不是这种人。

    他想,其中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幕,这个内幕绝对是宴允行跟陆家关系友好的关键。

    予予……

    舒舒叫它予予,陆伯父陆伯母也叫它予予,而宴允行叫它乖宝。

    每个人的叫法都代表着一种意义,陆家的叫法很亲切,像叫自己的家人一样。

    而宴允行的叫法,像是甜蜜情人独有的爱称。

    骆之淳只觉得答案呼之欲出,就在自己脑海中,可却让他不敢确信。